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009章 狗男女
    妻子挂断了李韬的电话后,微微抬头:“老公,你看看!李总都说我不够意思了,他是我的领导我要不去的话,那多不好。”

    理智来讲,我是不会因为不参加一次生日宴会而得罪领导的。

    可李韬这种人,让我非常不放心。

    妻子又在他的手下工作,总不能因为我的不放心,让妻子辞掉这份工作吧。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妻子这份工作,待遇挺高的,而且还挺轻松,属于那种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要的位置。

    “老公你不放心吗?”

    妻子看出我的心思,随后笑着对我说道:“要不这样,老公我们一起去。”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放心了不少。

    本来想说不跟妻子去的,但一想到今天李韬来找我商量换老婆的事情,再加上妻子最近的种种异常,我决定还是跟妻子一起去。

    妻子让我换了衣服,带着我去她同事的生日patient。

    夜天夜总会是我们城市里面最好的夜总会之一,名副其实的消金窟,很多富豪喜欢来这里玩。

    不知道有多少大生意在这边谈成。

    我跟妻子准备去夜天夜总会参加她同事的生日patient。

    走进包厢里面,人非常多,几乎都是妻子的同事,看到妻子过来他们纷纷打招呼。

    李韬坐在那边跟妻子打了个招呼。

    看到李韬跟妻子的那种眼神,我怎么就觉得妻子跟李韬有什么不明不白的关系?

    我这是想什么呢?为什么非要将妻子想得那么的不堪?

    坐在李韬身边的金发女人就是今天的寿星,画着淡淡的妆,看起来挺清秀的一个的,略微有些文静的样子。

    妻子跟我说那个女人叫黄巧丽是他们公司的部门经理。

    至于其它的妻子倒是没有跟我说太多。

    妻子的男同事很热情,过来给我敬酒,他们那么热情我总不能拒绝吧。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我有点醉了。

    这时候妻子靠近我的耳边,小声的对我说,她想要去上个厕所。

    她的那几个男同事继续跟我摇骰子。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回过神来,看了看我身边的座位,我发现妻子还没有回来。

    妻子一趟厕所要去半个小时吗?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一眼朝着李韬座位看了过去,结果李韬也不在座位上。

    黄巧丽正在跟那几个女同事玩游戏。

    她外表看起来挺文静的,没想到玩起来还真狂野,人不可貌相。

    可能是因为喝太多酒失态了。

    我没有再去看妻子的那群女同事,而是想着妻子究竟去哪里了?去一趟厕所去半个小时?

    甚至都不止半个小时了。

    最严重的是李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去了。

    难道妻子跟李韬出去外面偷情了?现在他们正在厕所里面疯狂的玩?还是李韬早就在这边开了个房间,想要趁着我跟他的下属喝酒的时候,带妻子去房间里面玩?

    我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妻子现在就跟李韬在李韬开的房间里面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的心里极其不淡定,拿起手机站了起来准备出去外面给妻子打电话,看看妻子究竟在干什么。

    我刚站起来,黄巧丽一手举着一杯洋酒,扭着她的翘臀缓慢的走了过来,说想要敬我酒。

    她是今晚的寿星,她都敬我酒了,我总不能拒绝吧,而且还是个女人。

    我怎么总觉得他们是在拖延时间,让妻子跟李韬有足够的时间偷情?

    可我又没有证据,我总不能直接翻脸吧?

    万一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在妻子的同事面前出洋相,那么以后妻子还怎么在公司里面待下去?

    “王主管,我先干为敬了。”

    话刚说完,黄巧丽将那一大杯的洋酒一饮而尽。

    酒精度那么高的酒一口一杯……

    众目睽睽下,黄巧丽都一口喝下去了,我要不喝的话真太没面子了,哪怕再不能喝也要把这杯洋酒喝下去。

    我毫不犹豫的举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一口喝下这杯后,妻子的其他女同事也都过来要给我敬酒,这摆明就是要灌我酒。

    我可不是傻子,拿起手机假装接电话,果然妻子的那些女同事看到我在接电话,也没过来继续跟我喝。

    我的酒量也不是很好,她们那么多人一人跟我喝一杯的话,肯定要被灌醉的。

    洋酒的后劲很大的,刚才一口喝下那杯够我受的。

    走出包厢后,我站在门口,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拿起手机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妻子的电话通了,但她不接我电话。

    难道她现在真的正在某个房间里面跟李韬偷情?

    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被李韬给扯下来,然后……

    我内心又急又痒又愤怒,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妻子的身边,看看妻子究竟是不是正在跟李韬偷情。

    洋酒的后劲很大,大约几分钟后,我就感觉到头有些昏昏沉沉,差点没有吐出来。

    妻子究竟去哪里了?我心急如焚!!

    我再次拨打妻子的电话,结果妻子还是不接我电话。

    妻子说她去厕所了,厕所就在包厢里面,怎么可能是去厕所呢?

    我打算进去问妻子的同事看看妻子跟李韬究竟去哪里了。

    就在这时候,妻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朝着我走过来的妻子,我怎么就觉得她的衣服怪怪的。

    妻子说她去厕所,怎么从外面走进来?她究竟干什么去了?

    酒劲上头的我,走路都有些走不稳了。

    猛然看到李韬从妻子的身后走了过来,跟妻子并排而站,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好像很暧昧的样子,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李韬的手好像放在妻子的臀部上。

    我忍无可忍,近乎爆发。

    准备冲过去教训一顿这对狗男女。

    奈何因为喝太多酒了,我往前走出一步,整个人就瘫软下去了。

    之前跟妻子的男同事喝太多啤酒了,再加上那杯洋酒,我浑身无力,脑子也不太清醒。

    看到我摔倒在地,妻子跑了过来扶我起来,我隐隐约约听到妻子说一些关心我的话。

    我觉得李韬好像站在旁边对着我冷笑。

    想站起来却发觉没有力气,慢慢的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