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018章 张兰
    妻子看着我愣了一会,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老公,我怎么了?”

    半响后,妻子回应了一句。

    脖子都被人种草莓了,还问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

    我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

    “老公,你倒是说啊。”

    妻子显得挺焦急的样子,她还不明白她脖子被人种草莓了。

    “你看看你这里怎么回事。”

    我拉着妻子来到镜子旁边,让她看她脖子上的草莓。

    妻子看到她脖子上的那一抹红色后,脸色微微一变,片刻后她跟我解释那是兰姐给她种的。

    “兰姐一个女人会在你脖子上种草莓?”

    回想起之前妻子的种种异常,我觉得她真的出轨了,这个草莓就是奸夫给她种的。

    “老公我说的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兰姐。”

    妻子说得信誓旦旦的,我差点就信了。

    “我不相信一个女人会在你脖子上种草莓,你跟我说你究竟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

    “我没,我没有。”

    妻子打死都不肯承认她在外面有男人,而且还坚持说她脖子上的草莓是兰姐给她种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吗?”

    这一刻我的心都快碎了。

    “不信的话,我现在给兰姐打电话,让她过来。”

    说完妻子拿起电话准备拨打兰姐的电话。

    妻子看到我没有说话,她拿起手机拨打兰姐的电话。

    随后她用责怪的语气对着手机说:“兰姐,你真把我害惨了,刚才你在我脖子上种草莓被我老公看到了,他现在误会我了,你过来跟我老公解释一下好吗?”

    随后妻子挂断电话。

    我看着妻子,该相信她吗?

    兰姐真会在妻子的脖子上种草莓吗?

    妻子的眼眶红红的,她看着我:“老公,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好吗?”

    “走开!”

    我甩开妻子的手。

    “老公,我真的只爱你一个,请你相信我,你想想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应该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妻子这么说,我倒是清楚。

    的确在一起那么多年,妻子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也很爱我。

    我又没确切证据证明妻子出轨。

    脖子上被种草莓了,还是女人种的我该相信妻子的话吗?

    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我也很爱她,一直以来我们都是相濡以沫,感情深厚!

    如果妻子说的是真的,我不想因为妻子脖子上被女人种草莓而跟妻子吵架,甚至闹到离婚的地步。

    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也不想看到。

    如果妻子脖子上的草莓是男人种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兰姐的右边的脖子上也被我种了一个草莓,不信的话待会她过来你可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跟妻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着兰姐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左右,门铃声音响起。

    我跟妻子同时站起来,妻子想要去开门。

    看到我站起来,妻子反倒是坐了下去,让我去开门。

    打开门的瞬间,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站在我的面前,黄色波浪卷的头发,一张长长的瓜子脸,穿着低胸纱衣,我微微低头能看到她那深深的沟壑,十分丰满。

    来人就是妻子公司的财务兰姐。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她右边的脖子上,果然有一个红色的疤痕,那是妻子给她种的草莓。

    本来不相信妻子的,看到兰姐脖子上的草莓,我多少有些相信妻子了。

    毕竟妻子平时的作风都很正常,我清晰的记得以前有一个男人在路边调戏一个女人,什么拉去弓虽女干之类的话都说出来了,那个女人还跟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

    妻子就说那个女人不检点之类的话,还跟我说如果换做是她,早就跟那个男人绝交之类的话。

    “你好,我叫张兰,你就是晓静的老公吧。”

    张兰对着我咯咯一笑,昂首挺胸,似乎在对我战士她那丰过的胸部。

    “你好!我叫王强,里面坐。”

    张兰扭着她的翘臀,往门里面走,我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这香味跟妻子的香水味道一样。

    妻子跟张兰两人用同样的香水。

    “王强,真抱歉!晓静脖子上的草莓真是我种的。”

    张兰直接跟我解释,接着又对我说道:“我跟晓静在优衣库的试衣间里面一起试衣服,我看到晓静细皮嫩肉的,我们就相互给对方种草莓了。”

    张兰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老公,真是这样的。”

    妻子看到我无动于衷,赶紧走了过来,双手拉了拉我的手撒娇道。

    “下次不要这样了,你们两个女人这样玩会不会太过分了?”

    张兰咯咯的笑了起来:“这说明我们的关系好呢,王强你太落伍了。”

    明明是她们两太过分了,反倒怪我落伍了,这什么逻辑嘛。

    既然证明妻子脖子上的那个草莓不是男人种的,那就说明妻子没有出轨,我反倒是松了口气。

    “不管落伍不落伍,我不希望你们这么过分。”

    说真的,她们两个女人这样玩,我内心还真不舒服。

    “噢,晓静真抱歉!看来你老公不希望我们走得太近,我还是赶紧走好了。”张兰站了起来,扭着她那水蛇腰准备离开。

    她这么一说,搞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这样不是无形中破坏了妻子跟她公司财务的关系了吗?

    “兰姐……”

    妻子欲言又止,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张兰这个女人,说了这么一句:“不是我不希望你们走的太近,只是你们不觉得你们的行为举止过分了吗?”

    “好了,老公你少说一句好吗?”

    我没有继续说话,妻子走到张兰的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张兰才扭着水蛇腰离开,临走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回头给我抛了个媚眼。

    似乎在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玩,还挺起她那丰满的胸部。

    搞得我的心里怪怪的,我也是个男人虽然心里讨厌张兰跟妻子那么亲近,但我却想着……

    我摇了摇头。

    “老公,我去送送兰姐,顺便给你打个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