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039章 谎言?
    我的手握在门把上,想要推门进去,妻子把门反锁了。

    这非常正常的,可我已经憋不住了。

    在憋下去膀胱真要爆了。

    “老婆,你赶紧开门。”

    我急不可耐,拿出浴室钥匙打开浴室门。

    我发现妻子穿着睡衣,正在洗脸的脸庞上不断的搓揉一件她的贴身内、裤。

    这时候我膀胱都快爆了,可没在意那么多。

    小解一下,我回头看到妻子有些慌乱的把她的那条小内、裤丢在垃圾桶里面。

    我看了一眼那个垃圾桶,妻子的那条内、裤是白色的,似乎夹杂着别的颜色。

    妻子刚才在洗是想把她的内裤洗干净吗?

    她内裤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瞬间我觉得这个内裤的演技真太好了。

    妻子看到我盯着垃圾桶的那条内裤看,她显得有些慌乱。

    随后提起垃圾袋,准备把它那条小内、裤给扔掉。

    “等等。”

    我蹲了下去,准备拿起妻子刚才不断想要洗干净的那条小内、裤。

    “老公,你干嘛呢?里面的垃圾脏死了。”

    我并没有回应妻子的话,而是拿起刚才妻子不断搓洗的小内,裤看了一下,结果发现这条小内、裤上好像有蓝色的痕迹好像是被人用彩笔写了字一样。

    我把这条裤子摆开,放在浴霸下面,想要看看这内裤上写的是什么。

    可能是因为刚才妻子搓揉的缘故,我根本就不清楚,这条小裤子上写着什么。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这小裤子上写字。

    而且还是一个字!

    妻子这条小裤子的上面写着的是什么字?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奸夫不仅仅在妻子的臀部上留下巴掌印,还在她的小裤子上写了字?

    “老婆,这是怎么回事?”

    我盯着妻子看。

    妻子略显慌乱,她跟我解释说不小心坐到蓝色的墨水,所以小裤子脏了,想要洗洗不掉,所以就丢掉咯。

    “老婆,你穿哪件裤子沾到蓝色墨水的?”

    “老公,你问这个干嘛,那条裤子我早就丢了,只是这条小裤子比较贵,想洗一下看看能用不,我哪里知道洗不掉。”

    “是吗?”

    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妻子。

    “当然啦,不然你以为呢?”

    这一刻妻子的表情挺自然的,我觉得她应该不可能欺骗我。

    不过一想到她臀部上的巴掌印,我的脑子就会联想到,她趴在床上任人摆布,一个男人用手拍打她臀部的场景,就像是到过小电影里面的场景。

    每当想到这样,我都有种想要发狂的冲动。

    可想到妻子跟我说的,那是她闺蜜钟晓丽打的,我一下子泄气了。

    一说到钟晓丽,我回想起刚才我她跟我肌肤相互接触的那场景,她的体温是那么的温暖。

    我脑子里面竟然会有邪恶的想法。

    这时候真想打自己一巴掌,不该有这种非分之想的。

    可我还是忍不住的去想了,事实证明钟晓丽的魅力不错。

    “老公,房间的门什么时候开了?你是不是进去过?”

    妻子狠狠的瞪着我,有种想要把我生吞的感觉。

    “我怎么知道。”

    我慌忙的回应,其实我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那门怎么是开着的?”

    妻子想拷问犯人一样看着我。

    “可能是刚才你没把门关紧吧,刚才我可一直在客厅。”

    妻子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遍,才走进入房间,看到钟晓丽躺在床上睡觉,她没多说什么,随后回头对我说,让我晚上睡沙发。

    “老婆,你要我冷死吗?好歹你进去拿一套被子给我。”

    妻子扭着她的翘臀还有那水蛇腰走进卧室,可怜的我就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妻子内裤上那蓝色墨水的痕迹。

    那明明不是妻子坐到墨水,分明就是有人在上面写字,就是不知道写的什么字。

    可我又说不出那是什么。

    完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面对妻子的解释无可奈何。

    当然我希望妻子所说的都是真的,相信没人希望自己带绿帽子吧,当然除了李韬那一类人除外。

    不知不觉的我躺在沙发上慢慢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妻子拿着被子出来小心翼翼的帮我盖上被子,睡意朦胧的我能感受到妻子对我的那份‘贤惠与温柔’。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天还有些暗。

    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然是早上五点多了。

    抬头一看,我发现一个女人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这尼玛的吓我一跳,以为那是女鬼。

    定睛一看,坐在沙发上的正是妻子的好闺蜜钟晓丽,她双手抓着水杯正在喝水呢。

    双眼有些朦胧,她坐在我的对面,我都能问道淡淡的酒味。

    从酒味的来分辨,她昨晚肯定是喝了挺多的白兰地。

    我打开灯,看着钟晓丽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我们两亲密接触的场景。

    搞得我的心里怪怪的,她坐在那边也不好意思说话,似乎她也知道昨晚我们太唐突了。

    “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还是我打破了,这份沉寂。

    “对不起!我忘了开灯了。”

    钟晓丽低着头,她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片刻后,我们两异口同声说了一句‘昨晚……’

    然后就没下文了。

    钟晓丽准备回房,我脑子一转,立马叫住她。

    我隐隐可以看到她秀红的脸,还有那睡裙下面那白皙而又袖长的长腿,让我的心砰砰的跳动着。

    “怎么了?”

    钟晓丽好奇的看着我。

    我相信此时此刻的她心里也挺紧张的。

    毕竟昨晚这样真的太过火了。

    “昨天晚上,你跟我老婆玩打臀部的游戏?”

    我盯着钟晓丽。

    “啊……”

    钟晓丽听到我的话愣在那边,似乎不明白我说什么。

    “你们没有玩那个游戏吗?”

    我内心一紧,妻子说谎了?她臀部上的巴掌印不是钟晓丽打的,而是别的男人打的?

    妻子已经出轨了?她的那个地方已经被除了我之外的男人占有了?

    我的心瞬间凌乱了。

    “昨天晚上我跟晓静喝多了,我都记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钟晓丽那纤细的手轻轻的按了按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