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124章 讽刺她
    “你不是不想让我加班,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明天估计要倒霉了。”妻子的肩膀上背着她的包。

    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还是那熟悉的香水味。

    “我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我不怎么想理会妻子。

    “老公,你要去哪里。”

    妻子好奇的问我。

    “心情不好,想出去走走,你先回去吧。”

    看到我这表情,妻子好奇的看着我:“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情了?”

    “高翔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在金州市,是你布局让李欢当众侮辱我,还说你跟他偷情过,而且不止一次。”

    我故意对妻子说道,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老公,你别听他乱说!”

    妻子赶紧解释,接着说道:“他的话你千万不能相信,他还告诉你什么了?”

    “他告诉我,你跟他偷情很久了,还告诉我你臀部上的巴掌印是他打的。”

    我挺愤怒的,接着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伤害我?”

    “子虚乌有,老公你千万别听他胡乱说。”

    “其实吧,我觉得两个人要是没有感情,又在一起有什么意义呢?”

    妻子听到我的话后,愣了一下:“老公,高翔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他?难道你一点都不相信我吗?”

    “走,回去我让你听听我跟他的对话。”

    我转身往家里的方向过去。

    拿出手机,把我刚才录下来的对话给妻子听。

    妻子听了我跟高翔的对话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老公,你千万不要信他。”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我对妻子挺心寒的。

    如果她能跟我坦白还好一点,然而她却一点都不肯对我坦白。

    离婚吧,她又不离。

    “我有点事情,想要出门一趟。”

    妻子抓住我的手:“老公,你是不是想找去找高翔?我跟你一起去,跟他当面对质。”

    妻子说要跟我一起去找高翔当面对质。

    她要真跟高翔有染的话,还会要跟我一起去找高翔当面对质?

    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如果妻子真的跟高翔没什么,这样去对质了,肯定是让高翔笑话的,万一有呢?

    那我就可以采取行动。

    “你知道高翔住在哪里吗?”

    离开天时公司后,高翔就搬家了,我不知道他新家在哪里。

    妻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要不相信的话,明天你可以去公司找我,我带你去他办公室,找他当面对质。”

    要是找到他,我特么的非打死他。

    “不用了,高翔这样损你,这样侮辱你老公,我们是不是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看着妻子故意说道。

    “老公,你想干什么?”

    妻子好奇的看着我。

    “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我看着妻子,接着说道:“肯定是找他算账。”

    “你怎么找他算账?”

    妻子这么好奇的看着我。

    “你去勾引他,然后我带人抓他,到时候你说他弓虽女干,就这么简单。”

    我故意这么说,我倒要看看妻子有什么反应。

    “老公,你疯了吗?”

    妻子愤怒的看着我,接着说道:“你让你老婆做这样的事情?”

    “呵呵!别人让你搞仙人跳你都搞了,我让你做这样的事情,你却说我疯了?”

    “老公你……”

    可以看得出来,妻子十分生气,她气得咬牙切齿。

    其实我想整高翔的办法有很多种,我这样说完全就是为了讽刺妻子,再者想看看妻子跟高翔的关系到什么程度。

    “你混蛋,叫你老婆做这样的事情。”

    妻子被我气哭了。

    “我混蛋?你跟别人玩仙人跳,怎么不骂自己呢?现在高翔这样说话伤你老公,还有侮辱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怎么行呢?”

    “老公,你……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

    “再说你那么漂亮,高翔肯定会上钩的。”

    我自我嘲讽了一番。

    “你再这样说,我真不理你了。”

    “别跟我装了行吗?仙人跳你都能搞,整高翔你就不搞了?”

    我这话一出,妻子都快疯了。

    “你是我老公,我真不相信,从你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对你太失望了。”

    妻子说她痛彻心扉,接着对我说道:“王强,我恨你。”

    说完妻子跑进房间里面,把房门都关上。

    我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根烟抽了起来,其实刚才说那些话我的心里比谁更痛苦,更难受。

    就算没有别的办法,我也不会让妻子用这样的办法去整高翔。

    看着紧闭着的房门,我的手机又响起,那是王静打给我的,估计是问我到了没有。

    我拒接了王静的来电,随后我用短信给她回了一句,说我临时出了点事情,晚上就不能陪她逛了。

    我就这样坐在沙发上抽烟。

    大约半个小时,妻子从卧室里面走出来,她始终板着一个脸就,拿着睡衣走近浴室洗澡去。

    她洗完澡出来后,回到卧室关上房门。

    把门给反锁了。

    我想进去都进不去,晚上也就只能睡在客厅了。

    躺在沙发上,我一直反思,晚上我这样做对吗?或者我是错了?

    不过想到高翔叫妻子去搞仙人跳妻子就去,然而我叫妻子去诬陷高翔,她却拒绝了。

    这里头我觉得不对劲!

    至于怎么不对劲,我始终表达不出来。

    不一会,王静给我发了条微信,问我出了什么事?

    言语中带着点点的关心。

    我跟王静说就是一些生活琐事罢了。

    她跟我说,不开心的话,可以出去吃点宵夜喝点酒。

    的确,晚上我的心情特别不好!

    一般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想着喝酒,把自己灌醉了,其实醉了之后更清醒,更痛苦!!

    卧室门下面灯已经灭了。

    大晚上的太冷了,好在客厅的柜子里面有一件大衣可以盖,要不然晚上真要冻成冰棍。

    我王静闲聊几句,因为今天陪王静逛了一天太累了,也不知道咋的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被子。

    挺暖和的,应该是妻子怕我冻了出来给我盖被子。

    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又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我是房门,我的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我这样做是对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