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135章 恶妻
    这里就是钟晓丽的家,妻子在她家吗?

    我敲了敲门。

    “来了。”

    里面传来一个挺温柔的女人声音,大约两分钟后,门打开了。

    穿着粉红小白兔睡衣的钟晓丽出现在我的面前,穿着小兔睡衣的钟晓丽在昏暗灯光的衬托下,挺漂亮的。

    一阵扑鼻的香味迎面扑来,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似乎问这么晚了,来她这里干什么?

    “晓丽,我老婆在你这边没?”

    “没啊!咋啦?”

    钟晓丽一脸好奇的看着我,随后说道:“她刚走呢。”

    “刚走?”

    “对啊。”

    “走多久了?”

    “一会儿,咋啦?”

    钟晓丽疑惑得很。

    刚走一会,那么我上来的时候,怎么没遇到妻子?难道妻子在李韬的家里?

    她跑到李涛的家里跟李韬yl了?

    “哦,没什么,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我的生日早就过了。”

    钟晓丽对我笑了笑。

    妻子竟然欺骗我,说要帮钟晓丽庆祝生日,所以晚上不回家。

    这种满口谎言的妻子简直就是无药可救。

    我觉得我跟她快走到尽头了。

    从刚开始的非常在乎,到现在的满口谎言,对她的谎言我都快麻木了。

    真是无药可救。

    “今天不是你生日?”

    “嗯。”

    “你认识李欢吗?”

    我又问了一句钟晓丽,我这么一说,钟晓丽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回答我:“你认识他?”

    “没有就是随口问问。”

    “里面坐。”

    我跟钟晓丽在外面站了挺久的,她应该是觉得,穿着睡衣跟一个男人在家门口聊天影响不好,干脆叫我里面坐。

    最终我跟钟晓丽走进她的房间里面。

    主要是我想了解一下关于妻子的情况。

    不知道钟晓丽会完全告诉我不。

    钟晓丽的新家三房一厅,装修得非常卡通,客厅的沙发上有两只大抱熊。

    大抱熊中间躺着一只泰迪。

    她去给我倒了杯水:“王强,你怎么突然问我李欢的事情?是不是他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哦,那么晚了,没事的话我想休息了。”

    钟晓丽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对我下了逐客令。

    我也没闲时间待在她这边。

    我倒要看看妻子搞什么鬼。

    “对了,晓丽你别跟我老婆说我来过这里。”

    临走的时候,我转身回头对着钟晓丽交代了一句。

    “嗯。”

    离开钟晓丽家,刚走出门口,拐角处我就看到几个警察在李韬家门口。

    李韬的家门是开着的,李韬的手里带着手铐。

    他老婆白莲也被抓了,还有两对我不认识的夫妻。

    他们果然是在聚众yl。

    本来以为妻子会在李韬家的,结果没有。

    就在刚才跟李韬一个楼梯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

    离开小区后,我立马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妻子的手机关机了。

    可恶!实在可恶至极!!

    欺骗我,还把手机关机了。

    大晚上不回家,手机关机,还欺骗我,那么她去哪里了?

    肯定是去跟奸夫偷情。

    忍无可忍!!

    离了吧,一股怒气由心而发。

    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要是有证据的话,我一定会起诉离婚。

    结婚三年的妻子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我痛心疾首。

    我再次拨打妻子的号码,结果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刚才跟胖子喝了不少酒,本来想一醉方归,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想。

    可是心还是不由自主的会去想。

    说不定现在妻子就躺在别人的床上,让别的男人享受她的妩媚。

    越想我的心里越愤怒。

    我的手机响起,那是王静打过来的。

    “王强,在干嘛?你能帮我个忙吗?”

    王静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怎么了?”

    “我租房这边的灯不知道怎么的死掉了,你能过来帮我看看嘛?能的话顺便帮我买个灯泡过来。”

    “你等等。”

    挂断王静电话后,我拿起手机再次拨打妻子的号码。

    结果还是一样,妻子的手机关机了。

    我越想越不甘心。

    我想到了,胖子说的那个连总。

    如果单子是张兰拿走的,那么今天晚上,妻子是不是去陪那个连总了?

    极有这个可能,可这个连总在哪里我一点都不清楚。

    胖子醉了,应该是睡死了。

    不管怎么样,我最终还是来到我给胖子开的房间,想要问问他知道那个连总在哪里。

    走进房间里面,一房子都是酒气。

    胖子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还没走近都能听到胖子打鼾的声音。

    我想办法要把胖子叫醒,结果胖子睡得跟猪一样,根本就叫不醒。

    最终我还是没能把胖子叫醒,胖子晚上喝太多了。

    走出酒店后,我觉得我真的很累。

    我的头顶真特么的绿了,而且还是一片绿油油。

    心里又急又痒的。

    不一会,我的手机又响起,王静打过来的,问我过去了没有。

    买了灯泡,我去了王静的家。

    想要在这个城市里面,找到妻子,好比大海捞针。

    整个城市那么大,我不可能每家酒店都去找一遍,这是不现实的想法。

    只能等妻子明天回来再找她算账。

    到了王静租房楼下,我又给妻子打了个手机,结果还是一样处于关机状态。

    我的心情糟糕及了。

    “王强你来啦。”

    王静穿着睡裙,我能看到她胸前那一抹雪白,低头无意间看到她那深深的沟。

    “嗯,哪个灯坏了?”

    “卧室。”

    王静指着她的卧室。

    走了进去,卧室黑乎乎的,王静打开手机手电筒给我照明,让我给她把灯泡换上。

    “哎呀!”

    王静叫了一句。

    她往我的后背一贴,她没有穿月匈罩,我能感觉到她那富有弹性的柔软,还有那心跳。

    这种感觉让我的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她并没有马上退开,而是贴在我的后背,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痛苦的叫喊着:“哎呀,我脚崴了。”

    我转过身扶住王静,暗黑中我们看不到对方,但能感受到对方的那凌乱的呼吸声。

    说真的,这一刻,我的心跳真的非常快。

    因为晚上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我竟然会对王静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