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144章 做头发
    慢慢的我跟妻子逐渐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妻子很早就起床了,她把房子重新收拾一遍,做好早餐后叫我起来吃早餐。

    “老婆,你把隔壁房间打扫一下,好让爸妈住。”

    “我早就打扫好了,还用你吩咐吗?”

    今天妻子的心情挺好的,一边洗着我的内裤,一边哼着小曲。

    “老公,赶紧去吃早餐,吃完早餐,我们出去买点东西回来,好招待一下爸妈。”

    “好!”

    妻子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起,她正在外面打扫客厅。

    我拿过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写着高翔两个字。

    看到这两个字后,我的心情一阵不爽。

    “老婆,高翔给你打电话。”

    我故意叫妻子过来接电话,她走过来的时候,我直接把电话接了,打开扬声器。

    “晓静,你是不是疯了?”

    这是高翔的第一句话。

    “你才疯了。”

    妻子反过来骂高翔。

    “兰姐跟连文怎么回事?这事情你做的?”

    高翔这么问妻子。

    “这事情是我老公做的,跟我没关系,还有我跟你很熟吗?没事的话别给我打电话。”

    妻子这么跟高翔说了一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高翔怎么会打电话问你这事情?”

    “我怎么知道他?”

    妻子拿着扫把,继续走出厨房打扫客厅去了。

    “你不知道?”

    我走了过去追问妻子。

    “我真不知道。”

    我没有继续问妻子,接下来听到妻子的手机有微信的声音响起。

    妻子拿起手机,低头看着微信。

    我走到妻子的旁边,瞄了一眼。

    “老公,张兰被公司开除了。”

    说这话的时候,妻子非常开心,我感觉到她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后她回头亲了我的脸一下:“老公,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

    “要不是你,我怎么能摆脱张兰的控制呢?”

    妻子很是开心。

    我没有跟妻子继续废话。

    房间打扫好之后,妻子说她要先出门去做一下头发。

    做头发?

    我惊讶的看着妻子。

    “怎么啦?”

    妻子看到我惊讶的样子,一脸好奇。

    一听说做头发,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想到某璐也是说去做头发。

    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了吧。

    “不是说好了,

    先去买东西回来吗?”

    “嗯,好啊。”

    我跟妻子出门后,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家,准备招待我爸妈。

    “老婆,你跟爸妈说你怀孕五个月了?”

    我看着身边的妻子问了一句。

    “没啊,谁说五个月了?”

    “不然妈会跟我说你怀孕五个月了?”

    “可能是妈搞错了,当时我跟妈说五个星期,可能妈听错了。”

    妻子对我笑了笑。

    回到家里,妻子把饭菜都准备好后,她走进厕所里面。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她从厕所走出来,跟我说她要出去做头发。

    让我在家里,把螃蟹捣鼓好,待会她回来做。

    妻子穿得漂漂亮亮的出门去了。

    我则是在家里弄那些螃蟹。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起。

    我爸妈打给我的。

    我爸跟我说他跟我妈到了车站了。

    我跟他们说,我现在就去接他们。

    拦了一辆的士,我来到了车站,看着穿着破旧衣服的父母咱在车站的门口,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

    我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我记得我爸身上的那衣服是我几年前买个他的,到现在他都还穿着,风尘仆仆,由于经常在下地我爸的皮肤黝黑。

    走了过去,从老爸老妈的手里接过行李,看着满是老父亲满是老茧的手,心里很不是滋味。

    “晓静呢?”

    我刚一过来,我妈就问妻子。

    “哦,她去做头发了。”

    我跟我妈说了一句。

    我带着爸妈坐在的士上,一路上我跟我爸谈着翻建老家的事情。

    老爸说不着急翻建,让我存点钱给妻子生孩子。

    “阿强,晓静都怀孕五个月了,你怎么才告诉我?”老妈言语中满是责怪:“你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跟我们说。”

    “妈,晓静她才怀孕五周好吗?”

    “不是五个月吗?”

    “是五周,刚怀孕一个多月。”

    “那也好啊,我带了两只农家养的鸡过来给她补补身子呢,希望她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一说到小孩,老妈老开心了,一路上唠嗑。

    还说等以后要帮我们带小孩。

    也许是我结婚这么多年妻子一直没有怀孕,最近妻子怀上了,老妈特别开心。

    “爸,老家的房子必须翻建,你回去就找一下村里的那些人,提交一下翻建的材料,这个钱我来出。”

    我刚说完这一句,往窗外一看,无意中看到妻子正站在马路旁,她跟高翔两人面对面,不知道谈什么。

    妻子跟我说她去做头发了?其实是去跟高翔见面了?

    妻子又欺骗我?

    想到这里,我一阵心凉。

    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她很快就接了电话:“老婆,你在干嘛呢?”

    “老公,我准备回家呢,路上遇到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爸妈来了。”

    “老公,我马上就回来。”

    轿车快速的经过,妻子跟高翔伴随着窗外的景物,远离我而去,我探出窗外,看到妻子正在跟高翔激烈争吵。

    随后妻子拿着包砸向高翔,把在车祸中还没完全恢复的高翔推倒在地,自己大步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到现在我还真无法接受妻子之前的所作所为。

    只是抓贼要抓脏,抓奸要抓双。

    没有抓双,根本就没用的,这一点我非常明白。

    如果没有现场抓奸,或者有直接的证据,一切都只是徒劳。

    带着爸妈回到家里,妻子也跟着回来。

    妻子笑着给我爸妈倒了水,之后就跟我们唠嗑坐在那边唠嗑。

    老妈问我厨房在哪里,她要去把家里带来的鸡炖了给妻子补补身子。

    妻子说让她来就行了,走到厨房里面开始忙碌起来。

    看着妻子的背影,有时候我还真觉得,我看不透她,不了解她。

    这一顿午饭是今年我们第三次一起在一起吃饭。

    饭后我安排爸妈午休,等午休后,准备带他们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