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09章
    王静找妻子干什么?现在妻子又不在家里。

    在吃饭的路上,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妻子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应该是处于离线飞行模式。

    为了不让妻子误会,我跟王静在附近随便吃了晚餐。

    吃完晚餐之后,王静接了个电话,说她公司要加班先回去了,还跟我说等下次再跟我一起过来看妻子。

    王静拦了一辆的士离去……

    看着王静的背影,那远去的的士,我的心里起伏不定。

    有时候我觉得,我对王静的感觉挺模糊的。

    都不知道把她放在心里的哪个位置。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说不定我就不会有这样的选择了。

    刚回到家里,我的手机响起。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应该是港澳台的号码。

    我记得我应该不认识港澳台的人,也没亲戚是港澳台的。

    出于好奇我接了这个电话。

    “王强。”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黄鸿鹏的声音。

    看来他砍了翁海洋,破坏了翁海洋跟李光头的交易,李光头要找他算账他跑路到香港去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李光头不倒的话,他绝对不敢回来。

    “王强,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片刻后黄鸿鹏跟我说要报仇。

    他应该从李美雯口中知道,我安排的这一切。

    “随时欢迎你来报仇,你这个人渣!被人带绿帽子的感觉怎么样?”

    我反击一句。

    “王强,我要杀了你。”

    黄鸿鹏抓狂的对我怒吼。

    我觉得黄鸿鹏不是打电话过来让我侮辱他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这是你该有报应。”

    我这么说道,准备挂断电话。

    “王强,等等!”

    这时候黄鸿鹏说了一句,片刻后说道:“不想我杀你的话,最好是给我一千万跑路费,否则的话我随时都可能找你。”

    这时会黄鸿鹏还不忘勒索我。

    想想我都觉得可笑,他当我是傻逼吗?

    “你可以回来试试。”

    本来我打算这样就放过黄鸿鹏的,但他都这么说了,我是没有理由放过他的。

    既然他找死,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

    “王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不知道这黄鸿鹏是傻逼还是怎么的,竟然在这个时候威胁勒索我,还说让我付出代价。

    脑子应该被驴踢了。

    “那我现在就让你先付出代价。”

    不管怎么样,我是不能让黄鸿鹏回来了。

    我要先下手为强,这怨不得我了。

    之前我答应李美雯不把金黄公司生产问题食品的证据交给食品安全局,现在我只能把证据交给食品安全局。

    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黄鸿鹏是金黄公司的股东跟负责人。

    之前要不是为了不让妻子去接翁海洋,我估计早就把这份证据交给食品安全局了。

    本来我答应李美雯这事情不再追究的,我受到了威胁,那么我只能一棍子打死了。

    现在李美雯应该跟黄鸿鹏在外面,一时半会不敢回来。

    我决定现在就回到公司连夜把证据交到食品安全局跟到公安局报案。

    “王强,你再说一遍。”

    黄鸿鹏跟我耍流氓性子。

    我懒得搭理,直接挂断电话。

    刚才我跟黄鸿鹏的通话我可录音下来了,我现在就想告诉李美雯这怨不得我,只能怪她那个傻逼老公。

    既然跑到外面去了,不好好生活!竟然反倒威胁勒索我一千万,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挂断电话,我就离开家里。

    来到公司,在公司里面,我把关于金黄公司生产劣质食品的证据拿出来。

    跟公司的那些手下商量了下,准备打110报警。

    在我报警的时候,刘艳丽过来了。

    “王经理,真要报警?”

    刘艳丽看着我,小声的说道。

    “小刘,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公事公办。”

    虽然我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但这确实是公事!我也确实报私仇。

    现在报警的话,除非黄鸿鹏跑到国外。

    要不然的话,他在国内怎么都无处遁形。

    “王经理,你不觉得……”

    “好了,不用说了,这是我决定的,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找我。”

    说完我拨打了110。

    把金黄公司生产劣质食品的事情立案。

    报案后,我忙了大约两个小时,举证后才回到家里。

    忙碌完后,看了一下表,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妻子还没回家。

    我打她的手机,现在还处于暂时无法接听的状态。

    妻子究竟干什么去了?不接电话?

    本来想着继续打电话给妻子,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微信铃声响起,看了一下,这是李美玲给我发过来。

    李美玲应该是为了她妹妹跟妹夫的事情找我的。

    接了微信视频,李美玲果然是为了这事情找我,她问我,我们公司能不能撤案之类的话。

    “李总,这是我们公司一致的决定,我无权决定撤案,再者这涉及到刑事问题,这是不能撤案的。”

    我一把堵死李美玲的话。

    “王经理,那你能帮一下我妹吗?”

    李美玲对我的言语中带着央求,还跟我说她就这么一个妹妹。

    暗示我,如果我能帮到她妹妹跟妹夫的话,她在公司会照顾妻子的。

    有些事情我是不方便跟李美玲说。

    既然黄鸿鹏威胁到我的生命安全,我只能先把他往死里搞。

    这怨不得我,如果黄鸿鹏跑路之后,没有打电话威胁勒索我的话,我估计就这样放过他们一马了。

    那是我对李美雯的承诺。

    可黄鸿鹏都扬言要弄死我了,我没办法只能先弄他。

    既然报警立案,生产劣质食品,这是刑事案件!

    现在不是我说的算。

    哪怕我有心要撤案,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跟李美玲详细的解释了,毕竟她是妻子的上司,我不想无缘无故的去得罪她。

    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李总,真抱歉!这事情我真是无能为力,这是我们公司共同做的决定。”

    跟李美玲闲聊几句后,她就挂断了视频。

    挂断视频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挂在客厅的吊钟,已经显示将近九点了,妻子还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