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20章
    再没有确定孩子是我的之前,我对妻子这样已经是仁慈义尽了。

    不管怎么样,鉴定报告出来,是不是我的,都得离婚。

    这段婚姻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

    假如她没有联合李光头来敲诈我的话,假如她没有……

    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没有这个假如,赶紧做正事吧。

    挂断电话后,我让我妈找了个护工照顾妻子。

    可我妈说问我有没有那么忙?妻子生孩子不陪在身边?去做什么工作之类的,多少我妈还是数落了我几句。

    还跟我说女人生孩子有多痛苦。

    要是我妈知道,妻子跟李光头联合起来敲诈我五千万,外带一个亿的话,估计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当然这事情不会让老妈知道的。

    最后老妈瞧瞧的跟我说,昨天有一个和尚过去看过妻子。

    说什么是妻子的干爹什么的。

    还跟我说,那个光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说是妻子的干爹,老妈也没过问太多。

    “人家干爹都过来看孩子了,阿强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妈,我真忙。”

    老妈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更来气了。

    什么玩意,干爹?

    “那你也得过来看看晓静跟你的女儿啊,晓静的干爹过来给了个大红包给你女儿呢,还买了一条纯金的长命锁。”

    老妈跟我说这样的话,让我内心又非常愤怒。

    老妈要知情的话,就不会这么说。

    买纯金的长命锁,还给大红包,这不明摆着,女儿不是我的,是李光头的,否则的话李光头怎么可能给大红包还给金锁?

    想到这里,我有种想要掐死妻子的冲动。

    一切就等鉴定报告出来。

    我紧紧的捏着拳头,手心里面早已满是汗水了。

    想到这些,我都感觉到恶心。

    “妈,你都照顾了一个晚上了,你也累了,赶紧回去休息,我找个护工过去照顾晓静。”不知道老妈知道情况后会咋样。

    她老人家能接受得了吗?

    说真的,现在我真的非常想掐死妻子。

    口口声声说孩子是我的,结果……

    结果人家包红包,送金锁。

    如果孩子不是李光头的,李光头也不至于这么做。

    真特么的喜当爹了吗?

    “忍住,忍住。”

    我压抑住心里的愤怒,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得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妻子摆明就向着李光头。

    说孩子是李光头的不为过。

    这绿帽子带的真可悲!

    忍住!!

    我强压怒喝,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都喜当爹了,我能冷静吗?女表子。

    不管怎么样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我心里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再过几天鉴定结果就出来了。

    “阿强,你这孩子,你就这样放心把孩子跟刚生完孩子的老婆丢在医院里面让护工去照顾?”

    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妈解释才好了。

    “妈,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打电话叫我丈母娘过来照顾她,我实在没空。”

    现在就算是有空,我也不会去看一眼那个贱人。

    “那也好!你这孩子真是的。”

    老妈又念叨了我几句。

    我觉得老妈要是知道真相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念叨我了。

    为了不让老妈担心,我还真不想告诉她这些。

    “妈,你回去休息吧,我这就打电话让我岳母过去,反正女儿是她的,她不照顾谁照顾。”

    “阿强,你这话说的。”

    老妈有些生气的挂断我的电话。

    的确刚才知道李光头送红包,送金锁我确实的心态确实冲动了。

    最终我还是打了岳母的电话,跟她说我忙公司的事情,没办法去医院陪妻子,让她过去照顾她女儿。

    岳母自然也很乐意,还跟我说别累坏了之类的话,她女儿跟孩子就交给她了。

    岳母通情达理,跟妻子完全不一样。

    我不能因为妻子的事情而迁怒岳母。

    挂断岳母的电话后,我就准备去找百年老厂的员工。

    我今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黄悦,黄悦是百年老厂的车间比较老的员工,有话语权!

    占有的股份也比其他员工多上那么一点。

    黄悦的家在西城郊区。

    我去超市买了点礼物,直奔黄悦家里。

    现在黄悦应该在家里,因为昨晚一个晚上他在百年老厂值夜班,因为怕黄氏的人大晚上的搞突袭。

    按照昨天我找到的地址,我来到黄悦的家里。

    黄悦的家是一楼的平房是本地人,房子是用红砖砌成的。

    银白色的铁大门外放着一辆摩托车,中年妇女蹲在老井旁,正在洗衣服。

    黄悦坐在客厅,正拿着一杯白酒往嘴里倒。

    看到我提着礼物过来,黄悦还有那个中年妇女都好奇的看着我。

    这时候黄悦走了出来问我找谁。

    “我找黄悦黄先生。”

    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黄悦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我就是,你是?我不认识你。”

    “我是静强公司的董事长,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黄悦警惕的了我一眼,随后叫我里面坐。

    我跟黄悦说我们静强公司要开分厂的事情,还有分股份的事情,让他们不要继续守在百年老厂。

    “你没骗人吧?”

    黄悦看着我,这时候中年妇女也走了进来:“对啊,我们虽然老实,可也不那么容易被骗。”

    我这么说,反倒把我当成骗子了。

    我无奈摇头,告诉他们这个我们可以先签合同,盖手印!有法律效应的。

    我耐心详细的跟黄悦讲解。

    “悦,你看我们守着那百年老厂那么久了,这几个月来都没工资,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孩子吃什么?”

    中年妇女说了一句,接着看我一眼:“王董事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可别骗我们。”

    “千真万确,你可以去动员一下其他的员工,你们那边多少股份,来到我这个新厂也给多少股份。”

    我给黄悦夫妻打包票。

    黄悦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跟我说,他去动员一下其他的员工看看。

    “行,我的厂过几天就要开工了,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