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她想要用女儿来威胁我?

    几分钟后,看到下面几个字,她问我女儿像我不。

    我没有回应她。

    不过看起来这孩子,还真有点像我。

    就连老妈都说,跟我小时候很像。

    难道这真是我的女儿?

    如果是我的女儿,李光头又是送金锁,又是包红包的,为啥?

    肯定是妻子跟李光头说孩子是他的。

    所以李光头就送金锁送红包。

    是妻子欺骗我?还是妻子欺骗李光头?或者连她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妻子是李光头的情人。

    她跟李光头说孩子是他的,同时也跟我说孩子是我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既然她想敲诈我一个亿,又联合李光头敲诈我五千万,这事情绝对不可饶恕,哪怕女儿是我的。

    我也会坚决跟她离婚。

    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孩子是我的被李光头带走的话

    又或者妻子拿孩子来威胁我?

    我总不能放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吧?

    孩子刚出生不久,离不开妈妈!

    按照妻子的个性,我觉得她肯定是会趁着现在拿着孩子大做文章。

    我多么希望鉴定结果出来,孩子不是我的,那样的话我就不会束手束脚的了,可以放心的去做事。

    说真的,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什么意思?”

    我回应了妻子一句。

    “你斗不过李光头的,不为我想想,那也得为你的女儿想想,别在管百年老厂的事情了。”

    妻子这样跟我说,她似乎知道李光头的背景。

    “你是想用女儿威胁我?让我别管百年老厂的事情?”

    妻子没有说话,接下来又发了一张女儿的照片。

    下面附带文字:“你看咱们女儿的小嘴,跟你的嘴多像。”

    这是威胁吗?

    等鉴定结果出来了,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让我老妈把她带走,绝对不能放在妻子的身边。

    “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再次发了一句。

    “没!我没有威胁你,只是感觉到我们女儿很可怜,如果我们真离婚了,她怎么办?”

    “没有如果,这个婚我离定了。”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女儿?”

    “我就是考虑到女儿才坚决要跟你离婚!你都能联合李光头来欺诈我了,还有什么事情你做不出来的?”

    “我”

    妻子只发了这些字。

    片刻后,她发了简短的几个字:“结婚那么多年来,我害过你吗?”

    “害过!而且把我害得遍体鳞伤!!你跟别的男人睡觉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跟别的男人玩暧昧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这样回应,妻子没有再回应我微信。

    我觉得她应该是觉得羞愧得不好意思给我发信息了。

    这么多年来,除了的为了报复黄鸿鹏做出了冲动的事情啦,我对这段婚姻问心无愧。

    妻子那种简直就是千人斩的类型。

    让我能不心累?

    还帮着李光头,劝我不要管百年老厂的事情。

    一对奸夫淫妇!!

    如果我真听了妻子的,不管百年老厂的事情,等一把手失利了,接下来我就跟以前一样任由李光头揉捏。

    现在都能敲诈我了,以后呢?还得了!!

    我绝对不能继续这样被李光头踩在脚底下。

    如果妻子跟李光头真是奸夫淫妇,李光头肯定会搞我的。

    只是现在正在搞百年老厂的事情,顾不上我,回头肯定会来收拾我的。

    想这么多没用!

    我让王静安排召开记者会,记者会就是关于这次百年老厂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做到底,哪怕有阻力。

    正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

    王静打电话过来给我,语气有些焦急。

    说我工商局查出我们公司有一批伪劣品!

    “怎么回事?我们公司会有伪劣品?”

    我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也不清楚,我记得我们公司没有这批货。”

    王静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还跟我说执法人员告诉他,想要解决这事情的话就去找李局。

    “李局?”

    “工商局的副局长李凯局长。”

    现在我正在注册子公司,总公司突然发生这样的问题。

    执法人员暗示我找李局长!

    我们公司又没这批货,这不子虚乌有吗?

    李凯跟李光头同样姓李,李光头开始行动了?

    不管怎么样,我得去见见这个李局长。

    我已经做得非常小心了,李光头他们真是无缝不钻。

    “控制住这批货的运送人员!不管用什么手段找出货源是哪里的?”

    我这样对王静说道。

    这摆明就是有人诬陷。

    这批货刚送进来,工商执法局的人就来了,而且还被抓了当场,这未免太蹊跷了,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这批货存在。

    既然执法人员提示,得去找一些这个李凯局长。

    我自然是要拜访一下他。

    看看他是姓汪还是姓蒋。

    今天刚上电视,明天刚准备开记者会,遇到这档子事情,百年老厂的事情应该会被拖延,因为注册子公司,还是需要通过工商局的。

    这批所谓的劣质品没有处理好,休想要注册,甚至还会给企业带来恶劣的影响。

    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是李光头出手,那么执法人员让我去找李凯副局长,这又是什么个意思?

    不管怎么样,我必须亲自拜访一下李凯局长。

    整理一下衣物,我让王静拿一张银行卡,还有一些大额的购物卡给我,寻思着送点礼还是什么的。

    毕竟这年头软妹币没人不爱。

    有时候也要看人就是了。

    看了下时间,现在八点多。

    从别的方面了解到,李凯还没有睡觉,正在家里!

    我决定现在亲自登门拜访一下他。

    既然执法人员有给我提示,我相信李凯还是乐意见我的。

    去超市买了一些礼物外带一瓶茅台,我登门拜访李凯。

    来到李凯的家门,这是一普通的套房。

    进户门有些寒酸!

    我敲了敲门,一个女人过来给我开门。

    “你好,我是静强公司的董事长我叫王强,我找李局。”

    我眼角余光偷偷的瞄了一下房屋里面,发现李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请他进来。”

    离开穿着白色休闲服,看起来很有精神,他放下手中遥控,坐到简朴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