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24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这个女人应该是李凯的妻子,她对我微微点头示意。

    我就走了进去,把超市买的一些礼物,还有茅台放在桌上。

    李凯看着桌上的礼物还有茅台,眉头微微一皱:“王强,如果你是来给我送礼的,那你就走吧。”

    “李局,小小敬意,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就是一些老家的特产。”

    “这也不行。”

    李凯一本正经:“如果有事找我,把你的东西拿走,再来!”

    “李局这……”

    “拿走。”

    我微微低头,把礼品拿了出来。

    我并没有沮丧,一会儿我又回来了。

    这回没有带东西,李凯才让我坐下。

    他老婆泡茶给我们喝。

    “李局,晚上我们公司莫名多出一批伪劣产品来……”

    我将事情发生的前前后后告诉李凯。

    还有执法队员让我找他的事情也跟李凯说了。

    “你的意思,有人陷害你咯?那你可以报警,这是刑事案件,来找我做什么?”

    “是这样的,因为发生了这事情,我担心我们公司想要成立子公司怕手续上会出问题。”

    李凯沉默了一下:“你心里是不是想解决百年老厂的问题?”

    这话问到点上了,其实我现在心里挺忐忑的。

    毕竟我还不知道,李凯姓汪还姓蒋。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他既然关注百年老厂的事情,那证明他也卷入了这场政治斗争,就是不知道他站在那一队。

    如果他站在一把手那一边,那我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了一下,我对李凯点了点头。

    “为什么?”

    这一句,把我问愣了。

    我笑了笑:“李局,你是支持,还是不支持?”

    李凯微微皱眉,片刻后松下眉头:“能处理这事情当然好,可有些事情还是要按程序办事的,先把你那批伪劣物品的事情解决了。”

    “李局,我真是被冤枉的,我怀疑是李光头栽赃我。”

    “那你是不是该找出你清白的证据?还有警方已经查扣了货车司机,司机的确是你公司的司机,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们公司生产伪劣品。”

    李凯一说,我的心里挺沉的。

    接下来又说道:“这样吧,后天我安排你去拘留室跟司机见面。”

    李凯的话很有深意。

    我立马领会了他的心神。

    “好好!”

    一天时间,我只有明天一天时间。

    只有一天时间能够证明我们公司是清白的,这司机既然想要诬陷我,那么等到见面的时候,我必须想办法让他主动承认这批货是谁的。

    我知道了,这是一个局,我想要见到司机,肯定会有阻力,甚至见不到!

    有李局这句话,至少我能见到司机。

    他这是在帮我。

    或许因为政治斗争的原因,他也只能帮我到这里吧。

    既然司机想要害我,最简单粗暴的办法,那么就是找到这个司机的家属,用司机的家属威胁他说出真话。

    这一刻,我决定这么做。

    跟离开道别后,我的心情非常复杂。

    刚离开不久,我的手机就响起。

    是王静打过来的,她跟我说刚得到消息,司机的确是我们公司的司机!而且还是经常帮我们运货的那个司机。

    “我知道,他叫徐车对吧,而且在局里一口咬定那批货是我们生产的对不?”

    “这个我倒还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王静好奇的问道。

    看来这个消息还没从内部传出来,他们是有意封闭这个消息。

    “李局告诉我的。”

    “李局答应帮我们了?”

    听到我的话,王静松了一口气。

    “他确实答应帮我们,但有些事情我们得自己做,那个徐车的家属都有谁,都在哪里工作调查清楚告诉我。”

    “我这就去查。”

    遇到这样的事情,王静虽然焦急,但她也显得很冷静的处理。

    一切就看后天了,后天见到徐车就能翻供了。

    如果工商局调查,一切证据做实的话,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传唤我了。

    李凯给我争取了,两天的时间。

    他虽然没说,这两天时间要是没有找出证据,就会按照他们的程序抓我,但我心里也是知道。

    这批劣质品的数量较大,数额也巨大。

    要是做实了这个罪名,不仅公司要被罚到破产,连我都会有牢狱之灾。

    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

    李光头还真阴险。

    想出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搞我。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我并没有心思睡觉,而是去找了许成家。

    我连夜让许成家调出徐车的相关资料。

    记住了徐车家人的名字,他老婆包括他爸妈还有孩子的名字。

    明天调查一下之后,就可以跟徐车见面。

    我有点把握让徐车承认他说谎诬陷我。

    “我说老同学,你这是怎么了?半夜来找我调资料?”

    许成家好奇的看着我。

    “被人栽赃了。”

    我没有跟许成家谈太多,让徐车翻供的前提已经有了,还得找出那批货是哪里生产的,能生产如此庞大数量的劣质品,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好的。

    找到厂房的地址,找到生产这批伪劣品的负责人。

    我就不信没有线索。

    我让王静去查生产伪劣品那个厂的地址。

    一切事情都办妥了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回到公寓里面,我躺在床上,虽然很累,但我却睡不着觉。

    事情分两方面进行,哪怕李光头他们那边有所动作,就算一边失利,还有另外一条路走。

    我并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压在徐车的身上。

    不知不觉的已经凌晨三点,我给王静打了个电话,以我对她的了解,这个时候她肯定是还没有睡觉。

    “明天去试探一下,看看徐车的妻女或者家属知道他的事情不?如果不知道,就让人带他的家属去旅游,就说公司安排员工家属理由,记住两天之内不能让他们回来。”

    “好!明天我就安排!”

    王静这么说道,接着道:“王强,假如我们度不过这关,会咋样?”

    说实在的,现在王静的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

    “邪不胜正,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嗯嗯!”

    听到我的安慰,王静一下子有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