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45章
    李元一走,我用拳头轻轻的捶打了一下王文豪:“老同学,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王文豪笑了笑,随后我们两人开始聊起天来。

    说真的,我跟王文豪两人,没有任何的生疏可言,我们两人都心照不宣。

    聊起儿时我们一起去捕鱼抓鸟的事情。

    “王强,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去家门口那条小溪游泳吗?那次要是没有你,估计我都……”

    王文豪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记得那次我跟王文豪一起去小溪里面游泳。

    他差点就淹死,当初是我救的他。

    那时候我们的关系非常铁,要不是他家搬走的话,我估计我们肯定是一直联系的好兄弟。

    “没想到你们两认识,而且还是发小。”

    苏毅对我们笑了笑。

    接下来,我给王文豪接风洗尘。

    王文豪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兼刑侦队长。

    可能是为了调查李光头的犯罪集团,王文豪才兼这个刑侦队长。

    难怪李元看到他后,会想着离开。

    “王强,刚才怎么回事呢?我好像听是李元威胁你?”

    王文豪看了我一眼。

    “文豪,是这样的……”

    我把李光头他们要敲诈我一千万的事情告诉王文豪,当然我没有告诉王文豪,妻子跟李光头的关系。

    这个我实在没脸说。

    听到我的话后,王文豪皱了皱眉头:“王强,你是说有嫂子的签字?”

    “嗯!”

    “那这事情有些麻烦了。”

    王文豪跟我说了一些关于法律的问题。

    “你真要是没找李光头借这个钱的话,那么这事情,我能帮你搞定,如果你真借了的话,那就还钱!”

    王文豪实事求是,接着说道:“我们两虽然是好哥们,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好同学,而包庇你或者帮助你逃避法律的制裁。”

    王文豪一身正气。

    他提前告诉我这些,肯定是有他自己的难处。

    “哥们,这次事情真是李光头要黑我,还有他放高利贷,逼良为娼。”

    我跟王文豪说关于别的女人借了高利贷,被李光头弄去卖的事情。

    “李光头受到法律制裁,那是迟早的事情,要不是没有证据,我早就抓他了。”

    说到李光头,王文豪显得非常愤怒。

    接下来,王文豪跟我了解岳母死的事情。

    问我一些岳母的人际关系,还有一些关于妻子的事情。

    最终我都告诉王文豪了。

    我把我的怀疑也都跟王文豪说。

    “哥们,在没有任何证据面前,我们也只能怀疑!疑罪从无如果想要抓李光头的话,肯定要有真实的证据。”

    王文豪这样跟我说。

    这个我非常清楚。

    聊了半天,王文豪才跟苏毅离开。

    临走的时候,王文豪跟我说,如果李元敢找我的麻烦,让我打电话给他。

    有了王文豪这个承诺,我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王静走了进来。

    我看了王静一眼:“王静,上次制造伪劣产品,诬陷我们的那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因为妻子的事情,我都没有去管这件事情。

    我不知道这事情是不是有结果了。

    “抓了那个厂的负责人。”

    “没抓了李元吗?”

    “没有,因为李光头动用关系,找了替死鬼。”

    王静这么说道,她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站在我的身后,双手轻轻的靠在办公椅上。

    我闻到王静身上淡淡的香味。

    她的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肩膀上,帮我按摩。

    让我觉得非常舒服。

    这一刻,我的心跳非常快。

    作为一个男人,对女人没有想法那是假的。

    人不风流枉少年!

    慢慢的,王静贴近我的耳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王强,其实……”

    王静刚想说什么,外面传来敲门声音。

    王静赶紧站起来。

    “进来!”

    秘书拿着一份合同走了进来:“董事长,总经理!”

    打了个招呼,秘书把文件放在桌上。

    说真的,现在我心里对王静的感觉非常奇怪的。

    王静有些尴尬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微微咬唇!

    我觉得王静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

    但她又没有说出口。

    也许是我想多了,但刚才王静在我的耳边吹气,让我感觉到心里痒痒的。

    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我必须先处理岳母的后事。

    让她早日入土为安!

    我跟王静说了,这几天我要处理岳母的后事,所以公司的事情,就让她来处理。

    其实我真的很不想回家,去面对妻子。

    回想起王文豪跟我说的话,他让我沉住气,李光头这种犯罪集团,一时半会是拿不下来的,特别重要的是,李光头还有一个身份。

    那就是政协委员。

    还是大善人之类的。

    想要动他必须瓦解他背后的保护伞。

    两天后,我送岳母出殡!

    虽然真凶还没找到,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凶手肯定伏法。

    岳母出殡这天,妻子哭得死去活来的。

    她用头不断的撞岳母的棺材,哭得非常伤心。

    一度伤心过度昏迷过去。

    我也挺难受的。

    送完岳母,我跟妻子回到家里。

    妻子整个人软瘫瘫的。

    我本想问李元拿给我一千万欠条的事情,看到妻子这个状态,我不想问!但不问也得问!

    “你签欠条给李光头?”

    妻子坐在床边哭泣,她的眼睛都哭红肿了。

    我这么一说,妻子停止哭泣,点了点头。

    “当初他诬陷你拿了他一千万黄金的那事?”

    妻子咬了咬唇,她点了点头。

    “黄金不是你偷的,为什么你要签这张欠条?”

    我的心里挺愤怒的,我知道现在抓狂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李光头的手里有妻子签名的欠条。

    “我是被逼的,我也不想。”

    妻子哭了出来。

    “那你还真签下去?他拿欠条到我公司找我要钱去了。”

    “我……那怎么办?”

    妻子咬紧牙关,接着跟我说道:“要……要不我去找他,商量商量!”

    我知道妻子所说的商量商量是什么意思。

    她这样说,我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

    她自己都说,她妈可能被李光头杀了,她还过去找李光头商量?

    难道妻子也想做跟她妈一样的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