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74章
    最终我还是决定把苏毅跟王文豪请过来,跟他们商量一下,关于解救赵天来妻儿的事情。

    拿起电话,我拨打了苏毅还有王文豪的电话,请他们中午来我公司吃一顿饭。

    我跟他们说有点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他们。

    中午时刻,苏毅跟王文豪两人结伴过来,他们非常准时。

    王文豪跟苏毅过来的时候,李光头布置在我公司门口的那些人应该看到了。

    知道我跟苏毅他们关系挺好的,李光头应该不敢胡乱来。

    但面对一个敢指着某个大官员的鼻子骂人家吃狗屎的人,成效应该不是很大。

    午饭是公司食堂打包进来,我跟苏毅还有王文豪在公司里面吃。

    我们三人在这边谈话。

    聊天中,我得知苏毅那边还没有进展,那是因为每次他要调查到关键的时刻,总有人通风报信,再者他的上头也有阻力。

    苏毅说这次他最窝囊的一次了。

    说着说着,苏毅越说越愤怒。

    还说有些人拿着国家的俸禄,做着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帮助罪犯逃脱法律制裁。

    从苏毅愤怒的言行中,我知道苏毅那边没有多大的进展。

    “妈的,越说越来气。”

    身为省厅的刑侦队长,苏毅爆粗口。

    王文豪也是无奈摇头。

    看到苏毅跟王文豪的态度,我觉得这李光头不仅仅的后台真硬。

    “虽然我们现在的调查受阻,但我们会坚决打击犯罪,绝不放过丝毫的线索。”

    苏毅的心里那个窝火,如果能用欺骗的手段,去欺骗李光头拿到他的犯罪证据,估计苏毅都愿意这么做。

    这顿饭,是我吃得非常沉重的一次。

    “苏队长,有点事情我想跟你说下,或许能帮助你破案。”

    我一这么说,苏毅双眼发光,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知道他对调查李光头不会放过任何的线索。

    我把李光头绑架事情赵天来妻儿的经过告诉苏毅,还有把这次竞标的事情都跟苏毅说。

    身为警察,他本来想马上救人的,但为了不打草惊蛇,不让李光头低价买到世纪公园那块地,使得国有资产流失,苏毅跟王文豪两人决定配合我。

    在周三那天开标的前两个小时把人质解救了。

    苏毅作为警察还是比较敏感的,他看了我一眼,问我这是不是我自导自演的戏。

    如果是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抓我。

    毕竟身为人民警察,必须奉公守法!

    哪怕是亲人犯罪了,也不能包庇,做到公正廉洁。

    最终我跟苏毅解释了,我没有作案动机。

    苏毅相信我,对我笑了笑,带有歉意的说道:“王董,抱歉!我们身为警察,必须奉公守法,恪守职责,希望你能理解。”

    我们又谈了一会!

    苏毅让王文豪继续盯着李光头,最重要一点这次我们谈话的消息绝对不能外泄出去。

    苏毅他们离开后,我坐在办公室里面,这一刻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毕竟李光头的后台那么硬!

    想要拿下他,就必须曝光他,而且受到公安部领导的重视。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将李光头除掉。

    王静走进办公室里面,他看到我心情似乎很沉重,走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怎么啦?看你眉头紧皱,心里有什么事情呢?”

    “也没什么,也许是我最近神经绷得太紧了吧。”

    我这样跟王静说道。

    听到我的话,王静走到我的身后,用她那细腻的双手,轻轻的帮我按了按后背,微微低头在我的耳边说道:“放轻松,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我回应了一句,王静弯下身:“放松身体,好好的睡一觉,我觉得你最近是真是神经绷得太紧了。”

    王静继续轻轻的帮我按摩。

    我全身肌肉放松下来,浑身感觉到非常舒服。

    慢慢的一阵疲意席卷而来,王静帮我把椅子调低,轻轻的帮我按摩。

    也许是最近神经绷得太紧,一放松下来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王静端来一碗仙草蜜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让我喝了这碗仙草蜜,让我放松。

    喝下仙草蜜,整个人清凉许多。

    心情也不会那么沉重,我看着眼前的王静,心情挺好的。

    王静的外表虽然没有妻子的漂亮,但这一刻,我却觉得王静比妻子漂亮,特别是她的那一颦一笑,是那么的美!

    “我觉得这两天,你得放松放松,别老是神经紧绷着。”

    王静这样对我说道。

    其实我想跟王静说,李光头一天不倒,我就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但在王静面前我说不出这话来。

    我竟会怕她担心我。

    难不成,我跟她真是日久生情了?想到这里,我使劲摇了摇头。

    “嗯,好听你的。”

    我面带笑容的看着王静回应她。

    “嗯嗯!赵天来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我们的竞标资料也上交上去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能拿下世纪公园附近的那块地。”

    让我放松的同时王静不忘给我安慰。

    聊了几句,王静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的办公室,因为她那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王静刚离开不久,妻子又打电话过来。

    她一打电话过来,就骂我还是不是人。

    说我没良心,只是让我安排她表弟来公司上班而已,为什么不答应她。

    刚才我都跟妻子说过了,她还打电话过来骂我,实在过分了。

    走出办公室!来到许成家的办公室,打开视频!

    我看到林兴佳站在妻子的身边,鼻青脸肿的。

    “你不答应就算了,还把他打得鼻青脸肿的,你还是人吗?”

    林兴佳这幅摸样肯定是被人打了。

    看到他那样我竟有些种幸灾乐祸。

    “我每打他啊。”

    “还没有,他刚才跟我说,是你打他的,王强我跟你说,你过分了。”

    “我说了我没打他,信不信由你。”

    妻子一直说我打林兴佳,我心里自然不舒服。

    “你还说没打他,你敢不敢过来跟他当面对质?”

    妻子突然来了一句,她言语中的意思,是让我回去。

    李光头的人是不是已经埋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