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280章
    白庆凯发给我消息后,没有再说什么。

    打开手机,看了一下!

    某处河道发现男性尸体,距离上次发现一具女尸才不到一个月时间。

    一下子这条新闻炸开锅了。

    有的说男尸生前杀了女尸,女尸死后不甘心,找男尸要命。

    传闻这次的作案手段,跟上次女尸的作案手段全部一样,警方同样没有发现线索,同样是那个死角。

    李元死了,白庆凯上位,对我来说十分理想。

    这也正是我要的。

    想了一下,最终我还是打了个电话,让保镖把叶丽丽还有她的孩子送到国外去。

    但愿叶丽丽配合吧。

    当初我还想着把李元拿下,让他把李光头犯罪的事情都招出来。

    没想李光头连这个几乎都不给。

    王文豪给我打来电话,他跟我说李元死了。

    李元是醉酒后溺亡的。

    本来想去竞标会现场的,最终我没有过去,让赵天来过去。

    我则是回到公司里面。

    来到许成家的办公室。

    “成家,找一下我岳母死亡地方的监控,特别是那条小河边。”

    “好!”

    许成家的手速非常快,一下子就找出监控视频。

    小河附近的视频里,我清晰的看到了李元的踪迹。

    那是凌晨两点多的时候。

    李元拿着手机打电话,自己一个人走在河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他的表情十分痛苦就是了。

    接着走着走着消失在监控中。

    再然后就是在岳母死亡的地方发现了李元的尸体。

    这时候保镖跟我说,现在他们已经安全的将叶丽丽送上出国的飞机。

    我相信叶丽丽跟她的孩子应该是不敢回来了。

    毕竟李光头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应该是不会放过她。

    我把画面切换回来,李元死亡的半个小时前,竟然来找过妻子。

    家门口没有装监控,妻子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跟李元谈了什么。

    监控显示,李元在门外敲门。

    房间里面,除了妻子跟女儿还有林兴佳跟钟晓丽。

    钟晓丽跟林兴佳在床上睡觉得非常香。

    听到敲门的声音后,是林兴佳起床开门的。

    打开门后,李元一拳打在林兴佳的脸上,口里还骂着粗话。

    林兴佳被打了一下,立马还手。

    他一脚揣在李元的身上,也许是因为喝太多酒的关系,李元不是林兴佳的对手。

    “叫刘晓静那个贱人出来见我。”

    李元愤怒不已:“叫那个贱人出来见我,我要杀了她。”

    看了一眼妻子房间里面的监控,妻子显然被房间外面的举动给惊醒过来了。

    她第一时间,将门反锁了。

    同时打了一个电话:“李元要过来杀我,我好害怕,我好担心他会对咱们的女儿下手。”

    妻子应该是在给李光头打电话。

    看到妻子这副模样,感觉到自己非常悲剧。

    妻子挂断电话后,她的脸上并没有害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诡异的眼神,她那眼神让我觉得,她肯定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女人。

    外面李元跟林兴佳扭打在一起。

    “林兴佳,你这个狗东西。”

    李元大骂一句:“你竟然敢打我。”

    钟晓丽走了过来,同样也拿起椅子砸在李元的身上:“李元,你这个杂碎,我忍你很久了。”

    钟晓丽椅子砸在李元的头上。

    自始至终,妻子都坐在房间里面。

    一点动静都没有。

    甚至连开门出来看看都没有。

    我看到她低着头,正在安静的在那边聊天。

    放大监控,我想看妻子跟谁在聊天,但妻子低着头,她那飘逸的秀发刚好挡住了手机的视线。

    我无法看到她在跟谁聊天。

    但我觉得,应该是在聊李元的事情吧。

    同时我听到妻子手机里面一个发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几乎可以确定,妻子正在放李元跟叶丽丽玩的视频。

    外面一番扭打后,李元放下狠话,说一定要杀了刘晓静这个婊子,然后就离开了。

    刚才打闹中,李元还说是妻子找个女人陷害他,现在他打不过待会肯定会叫人过来杀妻子。

    李元了门口之后,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女儿醒了过来,妻子抱起女儿喂奶。

    手里还拿着手机聊天。

    后来妻子的手机响起。

    我清晰的听到妻子说话:“李元说要杀了咱们的女儿,还说要杀了你,要杀了我们全家。”

    妻子说了这样的话。

    其实这些话李元根本就没有从李元的口中说出。

    “他还说要弓虽女干我,还说要杀了我!我好害怕,他真的疯了。”

    妻子假装做很害怕的样子:“怎么办,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他一定是疯了。”

    说完之后,妻子又挂断了电话。

    然后关掉手机,躺在床上。

    钟晓丽跟林兴佳关上房门后,走进房间里面,又开始一起活春宫……

    我没有心思去看这幅活春宫。

    而是注视着妻子的一举一动。

    妻子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看到这些场景,我的心里想着,妻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元明明说要杀了妻子,为什么会死在那边?

    这太离奇了吧。

    真是奇怪!

    从妻子的语气中,她也是想借用李光头的手杀了李元。

    我怎么觉得妻子像是在演无间道?

    她是埋伏在李光头的身边,想要搞死李光头吗?

    我始终想不通妻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之前一直叫我去哪里,要跟李光头一起埋伏害我,现在又恨不得李元赶紧去死。

    甚至我觉得妻子也想李光头赶紧去死。

    我死了跟李光头都死了,对妻子有什么好处?

    唯一有一点可能,我要是死了,我的财产就是妻子的,李光头死了,那么李光头的财产是不是也是妻子的?

    除了这个可能,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我得出一个结论,妻子的心机太深了。

    苏毅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人已经救出来了,而且还派专用车,将赵天来的母女送出本市,同时我们还聊了一下关于李元死亡的事情。

    苏毅还问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也许是我心里有鬼,或者又是做贼心虚,他这样问我,我莫名的紧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