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343章
    妻子的手有些颤抖的接过我离婚协议,可以看得出来,她不怎么愿意接受这份离婚协议。

    接过离婚协议后,妻子抬起头来,她看了我一眼,从秘书的手中接过笔:“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

    面对妻子的问题,我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看到我摇头,妻子的眼神黯淡下去,她甚至连看离婚协议都没有,直接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签完字她哭了起来,把笔丢在桌子上,哭着跑了出去。

    我没有去追她,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最终我还是没忍住,跟在妻子的后面,追了过去!

    当我到楼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妻子的身影。

    她应该是拦了出租车离开了。

    让她自己冷静冷静吧,我坐在楼下的石头椅子上,我的这段婚姻就要画上句号了。

    心里还挺感慨的。

    当初想着要跟妻子好好过日子,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没想到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没想到我们最终还是走到婚姻的尽头。

    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现在也就只有烟才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张志强站在我的身后,秘书收起那份妻子签了名的离婚协议,走了过来:“王董,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嗯!你先回去,帮我准备一下,我明天要去民政局离婚。”

    “好的!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没?没有的那我先走了。”

    秘书说了一句,就带着刘晓静签名的离婚协议离开了。

    秘书刚走不久,一辆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看到里面有三四个穿着背心的大汉,他们眼神中带着一股煞气。

    下车后,从背后拿出一把砍刀,快速的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他们三人都没到我面前,就被张志强给放倒了。

    躺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是谁让你们来的?”

    我站了起来,看着其中一个手臂纹身的大汉。

    “今天早上你把我老大打了!我老大找我们来砍你。”

    纹身的男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喊着。

    仔细一想,今天早上,妻子带着一个男人去办公室找我要翁海洋的那笔钱,结果那个看起来像流氓的男人被公司的保安暴打一顿,丢出公司去。

    原来是那个男人。

    我打了报警电话。

    “别报警!”

    纹身男人,赶紧说道。

    我没有理会纹身男人,张志强始终把三人控制住,等到警察来才让警察带走他们。

    我们也被叫到警察局去做笔录了。

    刚离开警局,我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上写着王静两个字。

    妻子跟我说翁海洋有性能力,王静却跟我说翁海洋没有性能力?

    这一刻,我该信妻子,还是信王静?

    其实我的心里挺矛盾的。

    王静问我有没有时间,晚上有一个重大的客户,需要我陪她去跟客户谈。

    “嗯!有!!对方是什么人?”

    能让王静这样的大客户,单子应该是不小。

    “唐志军。”

    王静跟我说这个客户是唐志军,妻子那个小白脸?

    怎么可能?如果唐志军是妻子的小白脸,那他怎么可能是重要的客户?

    妻子之前跟我说过,翁海洋的单子是唐志军去谈的。

    现在王静跟我说,重要的客户,竟然是唐志军,这还真出乎我的意料。

    “我们不跟唐志军合作。”

    我果断的跟王静说道。

    “这恐怕不行。”

    王静的声音有些小。

    “我不要跟他合作,有什么不行的?”

    “因为他是我们旅游项目融资幕后的一个大金主。”

    王静的声音,有些力不从心。

    “怎么可能?”

    “这个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我看你似乎非常讨厌唐志军,你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王静虽然知道我去抓奸,但她并不知道,那个奸夫就是唐志军。

    我把我那天去抓奸的事情简单的跟王静说了一遍。

    王静听到我的话后,在电话那头愣了大约十几分钟:“你说他是刘晓静的小白脸?你没看错吧?他可是志军基金的负责人。”

    没想到,我还真没想到,唐志军竟然会是志军基金的负责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处理起来,肯定是非常麻烦的,反正我是不想跟唐志军合作。”

    “没有永远的敌人。”

    王静出奇的对我说:“为了公司的利益,既然唐志军是志军基金的负责人,我们就跟他合作了吧,再说唐志军可是唐老的儿子。”

    我当然知道王静口中的那个刘老是谁。

    那可是声名赫赫的某厅长!

    王静跟我说这么多,我的心里有些沉重,我还真没想到,唐志军竟然是唐老的儿子。

    如果他记恨的话,这事情恐怕非常棘手。

    妻子怎么会跟唐志军搭上了呢?

    还能让唐志军帮她?

    按照道理,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有两个选择,第一选择不跟唐志军合作!当然那样的话接下来我公司将困难重重。

    第二个选择就是跟唐志军合作,唐志军入股我们公司,有了唐老这层关系,只要唐老不倒我们公司将辉煌腾达。

    风险还是有的,唐老一倒,我们公司恐怕也要跟着遭殃。

    “我是不想跟唐志军合作,你看着办。”

    不管怎么样,我肯定是不想跟唐志军合作。

    “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王静劝说我,意思就是让我认清现实,只有这样公司才会走得更远。

    现在唐志军是旅游项目的大金主,如果我们留住他的话,拉上这条关系,我们的确可以辉煌腾达。

    如果不合作,要是唐老动用他的权力搞我们的公司,相信接下来我们很快就要倒霉。

    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我真不想跟唐志军合作。”

    “难道你想看着,我们公司被人搞破产吗?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难道要因为这点事情倒闭吗?你不考虑一下我,也要考虑一下我们公司千千万万的员工,不能因为一己私利而害了公司。”

    王静跟我讲了许多大道理。

    这些大道理,我何尝不明白。

    但如果我按照她说的去做,那么我岂不是……

    我没有回答王静的话。

    “王强,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我希望你能暂时先放下。”

    王静还在劝说我。

    闭上眼睛!我深吸一口气,抽了一口烟才淡淡的说道:“我怕引狼入室。”

    电话那头王静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