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17章
    不一会,我来到了村长的家里。

    村长看到我过来了,对我老客气了。

    还拿出上等好茶来招待我,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最终的原因,还是因为唐志军的关系。

    他让我在唐志军面前跟他说好话,还要送礼给人家。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真不舒服。

    本来不想再去管海远的事情,没想来到村长家,还是谈到那边的事情。

    最终我跟村长谈关于农家乐开发的问题。

    还给了村长干股,那家伙老开心了。

    村长点头了,为以后铺下很好的基础。

    离开村长家的路上,我还是走田间小路,现在已经是九点半了。

    走到玉米地的时候,我还不忘朝着白花跟王二狗偷情的地方看了过去!

    白花跟王二狗已经不在那个地方。

    整个玉米地除了一些动物昆虫的叫声外,再没其它声音。

    一切准备就绪,我就能开搞了。

    我要把我的农家乐做起来。

    想得很容易,但做起来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

    回到家里挺累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首先想到的是刚才王二狗跟白花在玉米地上偷情的事情。

    白花的老公王小二是我们村公认的老实人,跟我们似乎还有点亲戚关系。

    我要不要把这事情告诉王小二?

    还是不要说出去?

    年轻的时候,王小二跟我爸经常一起出去。

    我记得我还小的时候,过年过节的时候,王小二来我家,还给我包了红包。

    其实我心里还真有些犹豫了。

    也不知道白花跟王二狗偷情多久了。

    可怜的王小二头顶上绿油油的。

    一想到绿字,我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怒气。

    我要把这事告诉王小二,王小二肯定跟白花吵架的,万一要是出事了,我岂不成罪人了。

    想了一下,最终我还是没想把这事情捅破。

    之前我们邻村,就有两人偷情被发现了。

    发现他们偷情的人,把两人的事情说出去。

    最终那个女的老公把两个砍死了。

    等待那个女人老公是法律制裁。

    虽然王小二老实,就算是再老实的人,那也有脾气啊。

    我要跟王小二说了,他要是想不开,酿成悲剧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女儿已经躺在摇床上睡觉。

    刘晓静穿着睡衣走了进来,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刘晓静非常漂亮。

    她轻轻的撩起头发。

    一步一步的往我这边走过来,她脸上的那个表情,是那么的迷人。

    不一会,刘晓静走了过来,坐在床边!

    “老公,你去找村长谈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刘晓静走了过来,她轻轻的在我耳边对我说。

    “都搞定了,计划一下,这几天就可以开始了。”

    “老公,我们可以种植一片榴莲,现在榴莲的价格挺高的。”

    刘晓静开始跟我建议了。

    而且还跟我说榴莲的营养,榴莲的功效!

    还说她们女人最喜欢吃的就是榴莲了。

    确实现在种植榴莲的话,如果能够种起来,保证可以赚不少钱。

    就是前期投资要比较大一些。

    刘晓静侧躺在我身边,她的手轻轻的在我胸膛摸了记下。

    轻轻的在我耳边吹气。

    让我想到,晚上在张翠花家里的场景。

    特别是那经典的电影!更让我吐血的是,我脑子里面,竟然会不由的去想刘晓静让别的男人玩弄的场景。

    想到这个画面,我的心里不由得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怒气。

    我粗暴的把刘晓静抱过来,狠狠的蹂躏她一番。

    虽然我已经跟刘晓静离婚了,但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而且我发现最近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看到我这么主动,刘晓静挺配合我的。

    完事之后,我有气无力的躺在刘晓静的身边。

    刘晓静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我带给她的快乐一样。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时候,我真的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既然都放下了,为什么脑子里面还要想起这事?

    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去想那些?心里为什么还会不舒服?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一句话都不想说。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刘晓静才满足的趴在我的怀里。

    她轻声的对我说:“老公,我们复婚吧。”

    她要求我跟她复婚。

    “这件事情,等以后再说。”

    我暂时不想跟她复婚。

    “老公,你要不复婚的话,现在我们可是非法同居哦。”

    刘晓静用她那细长的手指点了点我的鼻子。

    谁知道,刘晓静是不是真的改过自新了。

    万一我跟她复婚后,她跟白花一样,找了一个像王二狗那样的男人呢?

    说真的,现在我还真的得了一种恐惧症。

    叫做绿帽恐惧综合症。

    “别在跟我谈这个问题,早点休息吧,明天起来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做呢。”

    我这样跟刘晓静说。

    刚说完,想要睡觉,我的手机铃声就响起。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打电话过来的是王静。

    都这么晚了,王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我是挺不想接这个电话的。

    刘晓静起身躺在我的身边,显然是看到我手机的来电显示了。

    当她看到王静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略微变得有些苍白:“老公,那么晚了,王静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我哪里知道?”

    说完我把手机丢在一边,也不去管他。

    “她打给你,你就接了呗,看看她想干什么?”

    刘晓静让我接王静的电话。

    我实在是不想接!

    既然已经离开了,就不想继续跟她联系了。

    “不接。”

    我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我要睡觉了。”

    说完我把手机调整成静音。

    看到我没接电话,刘晓静也没说什么,她就侧躺在我身边,她那细长的大腿放在我的身上,右手也放在我的胸膛上。

    ……

    眨眼间,一个晚上过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竟然默默的想要接受刘晓静。

    有些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

    起床洗漱,刘晓静早就在厨房里面忙碌起来。

    她在厨房里面做早餐,老妈抱着孩子跟我老爸正在门口晒太阳呢。

    “阿强,起床了,村长过来了。”

    我没想,今天一大清早的,村长就过来找我。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村长来得那么急。

    “等等,我马上好。”

    村长的手里拿着一个袋子,那个袋子里面装着的应该是我们昨晚谈的规划书。

    早上我跟村长详谈了许久。

    他跟我说了很多事,都是关于要怎么说服村民之类的话。

    毕竟有些地不是我们家的。

    按照规划书来,得动用到别人的地。

    如果要征用的话,需要很大一笔费用。

    当然这些费用都是我来出。

    “王强,别的地我是能给你搞到,但王霸的那块地他出的是价格一百万。”

    王霸人如其名!

    是我们村里的一霸,常年在镇混。

    混得风生水起。

    几乎镇里哪个地方有赌博的,他都插一脚。

    还经常承包沙场。

    我们家附近的小溪的两个沙场都是王霸承包的。

    据说这家伙,在镇里关系挺硬的。

    这都不到一亩地,要一百万!

    而且还是农用地,这王霸未免也太过分了点。

    “村长,这事情咱们能跟他好好谈谈就跟他好好谈谈。”

    我这样跟村长说道。

    “我昨天晚上跟他说了,但是他的态度很坚决,除非真给他一百万,不然事情真难办。”

    “咱们能找个关系,去说服他吗?”

    王霸的那块地,刚好是我计划中的一块重要的地。

    能商量,能说服就说服。

    不能的话,只能放到后面再说。

    “我试试看。”

    跟我说了这些,村长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我送了一个大礼给村长。

    收到我的礼物后,村长屁颠屁颠乐着离开,还说尽量找人帮我说服王霸。

    “老公,外面有个女人说要找你。”

    刘晓静走了进来。

    这样对我说道。

    女人?谁会来找我呢?

    往外面走出去,张翠花穿着一身村姑服,看起来挺文静,这文静中带着点点的村姑味道。

    “里面坐。”

    看到张翠花,我不由得尴尬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今天她来我家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