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18章
    张翠花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那种尴尬,反倒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昨天晚上我有跟她谈了一些关于鸡苗的问题。

    走得太狼狈太仓促了,都没跟她说清楚。

    刘晓静看了一眼张翠花,便坐到一旁去了。

    “不用了,我来就是想问下你,那个鸡苗你要不要?”

    可能是看到我家装修得那么高大尚,张翠花不敢进来吧。

    “鸡苗肯定是要的。”

    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张翠花。

    “那我就拿鸡蛋给母鸡孵化。”

    张翠花一本正经。

    “可以。”

    确定了这事情后,张翠花还想着说什么来的,但她又没说出口。

    看着我的那种眼神,让我觉得很奇怪。

    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那种笑容很淳朴。

    我觉得她是不是想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过去找她谈人生,谈理想。

    我的脑子又开始邪恶了。

    不过说真的,回想起昨晚那个场景,我的心都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觉得挺刺激的,自从跟刘晓静结婚到现在,我还真没感受到这样激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会这样想。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会变成这样。

    可能是因为,知道了刘晓静的事情后,我的心态开始慢慢的发生转变了吧。

    张翠花扭着屁股离开了。

    “老公,这个女人是谁啊?”

    张翠花一走,刘晓静就抱着女儿走过来。

    “哦,村里的一个养鸡的。”

    “那是村口的张寡妇。”

    这不,我话还没说完。

    邻居的白玉兰就走过来跟妻子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张寡妇嫁了两个老公都死了,她天生克夫命。”

    刘晓静跟白玉兰开始闲聊起来。

    白玉兰跟我们邻居已经很多年了,多我五六岁。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属于那种留守妇女,在家里带着一个娃。

    白玉兰比较喜欢八卦。

    经常说这个还有那个的。

    我还记得,我二十岁那年回家的场景。

    那年夏天,天气很闷热。

    那时候我们家还没建房子,门口有一口井。

    白玉兰在我家门口井旁洗澡的场景。

    她穿着肚兜还有裤子,拿着毛巾擦拭那白皙的身子。

    那时候白玉兰还调侃了我几句。

    搞得我想入非非。

    那件事情,到现在我还记忆尤新。

    看着白玉兰跟刘晓静在那边叽叽喳喳的聊起来。

    “王强,下午有空吗?”

    正在跟刘晓静聊天的白玉兰突然问我,下午有空没有。

    “有!”

    我下意识的回答一句。

    最近也没上班,在家里除了想农家乐还有养殖业的事情,也没干什么。

    现在都还没开始呢。

    所以下午我挺闲的。

    “能帮我搬一下打谷机吗?”

    “可以!”

    白玉兰一个女人在家里带着娃也不容易。

    一个女人想要搬动一台打谷机那种重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刘晓静又跟白玉兰闲聊起来。

    刘晓静一个白领,竟然能跟一个留守妇女聊得那么开心。

    女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吃完午饭后,刘晓静抱着女儿正在准备午睡。

    我也打算睡一觉。

    这不刚要小憩一会!

    白玉兰来我家,找我帮忙搬一下打谷机!

    她都叫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帮忙。

    我就跟白玉兰来到她的家里。

    白玉兰的家是用石条建成的房屋,只有一层。

    大厅里面,铺着六边形褐红色地板砖。

    大厅两旁有四个房间。

    一个厨房,三个房间。

    墙壁上,还挂着一个红色的小电话。

    白玉兰的打谷机放在厨房里面,她的厨房就像是杂物间一样。

    除了一个煤炉外就是一些锅碗瓢盆,还有一个老式橱柜。

    她应该是想要整理厨房,一个人没办法把打谷机搬出去,所以叫我来帮忙将她的打谷机抬出厨房去。

    白玉兰在我前面走进厨房里面。

    她穿着的是那种宽松的布裤,她走路的时候,我都能清晰的看到她臀部上那裤子的痕迹。

    我站在打谷机前面,白玉兰站在我的对面。

    她弯下腰的时候,无意间从她的领口看了进去,我能看到她那丰满。

    她没有穿凶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

    白玉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似乎感觉到我那灼热的目光。

    被她这么一看,做贼心虚的我,赶紧回避眼神。

    等她弯下腰后,我又看到那一片春光大地。

    我正想把打谷机抬起来。

    “这边卡死了,我们先把打谷机往外挪。”

    话刚说完,白玉兰走到我的旁边。

    她刚走到我的旁边,我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似乎上升不少。

    刚才我还没怎么流汗呢。

    现在额头上已经隐隐都是汗水了。

    准备拉打谷机绳子的时候,我跟白玉兰的手刚好碰在一起。

    白玉兰的手挺细腻的,我们两人同时用力,把打谷机往外拉。

    因为站得太近的缘故,我跟白玉兰两人的肌肤经常碰触在一起。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白玉兰已经满是汗水了。

    她那薄如蝉翼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肌肤上。

    她那完美的身材显现出来。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穿凶兆,衣服贴近肌肤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场景。

    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

    打谷机突然松动,白玉兰差点往后摔倒。

    我的手从她的后背扶住她,使得她不会摔倒,但同样我的手刚好碰到

    现在的情况挺尴尬的。

    我们两人浑身都是汗,她的后背贴在我的身上。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心跳,还有身上的热度。

    荷尔蒙刺激着我的身体。

    我的那里刚好顶在白玉兰的屁股上。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还轻轻的扭动她的腰。

    搞得我更加难耐。

    这一刻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相互感受着来自对方身体上的体温。

    白玉兰似乎挺享受这样的感觉。

    她的老公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内也就只有过年回来一趟。

    在家里独守空房的她,早已饥渴难耐。

    再加上刚才这样的场景,难免激起骨子里面的那股原始人就有的望。

    我试探性的把放在她腰上的手往上挪动。

    出奇的是,白玉兰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甚至连用手轻微的反抗一下都没有。

    任由我胡乱来。

    这一刻,我跟白玉兰两人都心跳加速。

    慢慢的白玉兰从被动变为主动。

    我们两人在白玉兰家的厨房里面

    完事后,白玉兰的小脸微红,对我咯咯一笑:“王强,你真棒,以后要有空的话,多来帮我弄一下打谷机啊。”

    跟白玉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里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毕竟白玉兰是我的邻居的妻子。

    虽然我跟我那个邻居没有多少纠葛,我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想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还真不敢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任何一个男人遇到那样的情况,会不心动吗?

    “玉兰姐。”

    这是我对白玉兰的称呼。

    “咯咯,怕下次玉兰姐把你吃掉吗?”

    玉兰走了过来跟我调侃两句,最后我跟白玉兰把打谷机从厨房里面挪出来。

    这一刻,我两浑身是汗。

    在门口跟白玉兰聊了两句,白玉兰就走进房子里面了。

    回头看了一眼我,淡淡一笑:“谢谢你来帮我。”

    说完白玉兰把大厅的门给关上。

    直到白玉兰的大门门缝合上后,我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回到家里,刘晓静还在房间里面跟女儿睡觉。

    我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

    脑子里面浮现出刚才我跟白玉兰在一起的场景,说真的现在我都意犹未尽。

    我也不知道,白玉兰哪里来那么大的魅力。

    喝完水后,我准备去浴室洗澡。

    刘晓静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刚好碰到我。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浑身都是汗?”

    “我去帮玉兰姐搬打谷机了,天气太热了,所以难受死了我要去洗个澡。”

    “嗯去吧。”

    刘晓静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回头看了我一眼,面带笑容:“老公,啥时候有空带我去山顶兜兜风呗。”

    “现在太阳那么毒辣,等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再说吧,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我们规划的那片地。”

    “好!”

    刘晓静显得挺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