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32章
    看着张翠花的样子,我竟然会想起昨天晚上,我在她家里的那种场景。

    这个女人确实令人非常**。

    “我不能再想这些了。”

    我跟妻子已经复婚了,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赶紧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都跑到九霄云外去。

    不一会,张翠花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微微低头,牙齿轻咬下唇。

    面对我的时候,她显得有些羞涩。

    也许是想到昨天晚上我跟她在一起的场景吧也许是昨天晚上我给了她一生都难忘的幸福吧又或许她本来就是这样的。

    其实我真的非常想要控制好自己的心态。

    但每当看到张翠花的样子,我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态。

    总会想着九曲连环那边去。

    有些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这脑子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这样的场景。

    就在这时候,妻子走了出来。

    “老公,吃饭了。”

    当她看到张翠花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笑容:“翠花,吃了没?没吃的话一起吃。”

    “吃……吃了。”

    可能是紧张的缘故,张翠花说话有些结巴。

    毕竟昨天晚上我们做了那样的事情,她可能是做贼心虚了吧。

    “王强,那个鸡……”

    张翠花赶紧转移话题。

    我不知道她来找我干什么,鸡的问题我们都已经谈好了。

    “你说的是那个杂交鸡,我要两百只。”

    我配合张翠花说。

    “好勒,纯种野公鸡比较难驯养,那个篱笆要搞大一点。”

    张翠花这样跟我说。

    “嗯,这个你放心好了。”

    “那个……”

    张翠花想要说什么,但她欲言又止。

    “你说。”

    我好奇的看着张翠花。

    “鸡引进来后,需要买饲料!我可以带你去镇里,看看那些小鸡饲料。”

    “这个你来负责就行了,需要什么你买了,到时候找我报销。”

    我这样对张翠花说道。

    “我们这边要饲养的是杂交鸡,一直喂饲料!这样会降低这些杂交鸡的质量,我想着我们可以喂玉米。”

    “可以。”

    张翠花站在我的面前。

    跟我说完了,她还没有走的意思。

    这我都搞不懂了,她低着头,小脸微红,偷偷的瞄了我一眼,似乎问我要不要去她家。

    她那个眼神,搞得我的心里怪怪的。

    看到她的那个眼神,我莫名的心里又痒痒的。

    但理智告诉我,我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哦,没事了,那我先走了。”

    张翠花的言语中,带着点点的失落感。

    片刻后,她低着头,往她家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直到张翠花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我才回到餐厅。

    “老公,你真雇佣那个张翠花来给我们养鸡吗?”

    妻子好奇的看着我。

    “阿强,听说她是个克夫的女人,天生扫把星的命,你怎么雇佣她呢?”

    老妈属于比较迷信的那一类型。

    “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克夫还什么扫把星命。”

    我还真不信这个邪:“张翠花养鸡技术还行,再者我又不是她男人,她也只是克夫总不至于克老板吧?”

    我这么一说,老妈没有在多说,随后从她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平安符给我。

    老妈跟我说,这个平安符是她到我们村里最为出名的寺庙求来的,能保平安让我一定要带在身上。

    同时老妈也递给了一个平安福给她的儿媳妇。

    晚上我跟老妈还有老爸都喝了点葡萄酒,妻子坐在旁边喝着白开水。

    可以看得出来,她听开心的。

    今天是我跟她复婚的日子。

    对于她来说,有重大的意义。

    刚吃不久,妻子拿着放在桌上的手机,走进房间里面去。

    她也没跟我说要干什么,就这样走进房间里面去。

    看着妻子的背影,我都觉得有些奇怪。

    我放下碗筷,跟在妻子的身后,走进房间里面。

    妻子蹲在床边给女儿泡牛奶。

    她的手机正放在床上。

    可能是我多心了,妻子既然要跟我好好的在一起了,而且她还发誓不会再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

    应该是我太过敏感了吧。

    吃完晚餐,妻子叫我跟她一起出去散步。

    我家后面是一座山,山旁边有一条崎岖的水泥路。

    夏天这条崎岖山路的山风挺凉快的,对我跟妻子来说,那边便是散步的最好地方了。

    水泥路旁还有一个大水库,曾经有人在水库里面,钓到是十几斤的大鱼。

    一般的时候,刘晓静出门总会把手机拿在手里。

    然而今天出来散步,刘晓静也没把手机拿在手里。

    我觉得挺奇怪的。

    夜幕刚刚降临,天还不是很黑。

    走到在水泥路上,我隐隐的看到水库坝上附近的草坪上躺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

    男人压在女人下面。

    两个人正在做苟且之事。

    看了一下,那不是玉兰姐吗?

    仔细一看,那个男人竟是玉兰姐的老公。

    两夫妻不是闹离婚?怎么会在水库的大坝下的草坪上做男女做的事情?

    可能是玉兰姐老公的嗜好吧。

    妻子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她盯着水库大坝上的草坪好一会:“老公,玉兰姐不是在跟她的老公闹离婚吗?怎么又好上了?”

    “这我怎么知道,就像我跟你离婚了,我们不又复婚了?”

    我这样一说,妻子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她反倒是有些安静下来。

    我们散步看到玉兰姐跟她老公在水库大坝的草坪上的事情,也只是一个小插曲。

    我跟妻子回到家里。

    刚走进房间里面,我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朝着铃声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妻子的手机。

    妻子看了我一眼,朝着她的手机走了过去。

    我跟在她的身边。

    站在手机面前,我发现妻子犹豫了一下,她似乎并不想要接听这个电话。

    看到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

    妻子最终拿起手机,接了这个电话:“你好!”

    “我没有炒股,就这样。”

    妻子说了一句,立马就挂断了电话,随后转身回头笑着对我说:“老公是那些推荐买股票的人打过来的。”

    说完刘晓静继续把手机放在桌上充电。

    我看了刘晓静一眼,心想着待会看看妻子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