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66章
    老妈念念叨叨的,有些时候还真受不了。

    老妈老了,更年期!念念叨叨也是正常的吧,该体谅一下。

    好不容易跟老妈解释清楚后,老妈书饭已经做好了,叫我们一起吃饭。

    现在农家乐里面忙得不可开交。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要找几个人,去镇里把那个小白脸给收拾了。

    我肯定是不会轻易的放过那个小白脸。

    吃完午饭后,老妈抱着她那宝贝孙女去睡觉了。

    我跟妻子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妻子手里拿着手机,看得出来她的表情挺纠结的,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面在想什么,犹豫什么。

    突然间,妻子的手机响起。

    我走了过去,看了一下妻子的手机。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显示手机号码归属地是海远的。

    “谁?”

    我坐在妻子的身边,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啊。”

    妻子这样说道,看着我的眼神,她接了电话。

    “喂,亲爱的我到了,我现在就在天涯酒店202号房间。”

    我把耳朵凑近妻子手机边上。

    我清晰的听到那个小白脸那种令人作呕的声音。

    妻子看了我一眼。

    “嗯!”

    回答了一句嗯。

    “小宝贝,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你在那边等等我。”

    妻子说完挂断了电话,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那个小白脸果然来了。

    老子不整死他,我就不姓王了。

    妻子挂断的电话后,我站了起来,拿起电话拨打了王建鹏的电话。

    王建鹏平日里他跟我关系挺好的。

    对付一个小白脸,我跟王建鹏两人足够了。

    我让王建鹏过来给我开车。

    也不知道现在张志强怎么样了,只要我农场做起来,还让他来当我的保镖。

    回想着以前跟张志强在一起,那情况!

    还真有些怀念!

    有事情的时候,都是张志强给我处理的。

    现在一时间想要处理事情,只能叫上王建鹏这样的朋友。

    “老公,你真的要去吗?

    妻子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去,肯定是要去。”

    “要不我也跟你一起去?”

    看着妻子的表情,她始终不放心。

    本来她是不想跟我过去的,现在她却突然要跟我一起过去。

    “好!”

    既然这样,那就带上妻子一起去。

    不一会,王建鹏过来了。

    我跟王建鹏两人坐上我之前买的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妻子跟在我身后也上了车。

    妻子以前的那些事情,我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当然包括王建鹏。

    “阿强我们去镇里干嘛?”

    王建鹏问了我一句。

    “打人!”

    我简单的回答一句。

    “打谁?要不要我回去拿家伙。”

    一说到打人,王建鹏问我要不要回去拿家伙:“我家里有几把西瓜刀。”

    “不用!”

    我这都没说话,妻子赶紧说道。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这次过去把人给打死了。

    “阿强,先去我家,我家里有两把甩棍,带在身上比较安全。”

    王建鹏还真是有一点打架的经验。

    我记得当时我们读书的时候,没少跟隔壁村的那些孩子打群架。

    那时候王建鹏也是其中一个。

    有一次打得不可开交。

    甚至被送进去处理过几次,因为未成年的缘故,被教育了一番都出来了。

    “也好!”

    王建鹏娴熟的开着车,回到家里。

    他从家里拿出两根甩棍。

    “你要去哪里?”

    王建鹏的老婆走了出来问了一句。

    言语中带着担忧。

    “我跟阿强去镇上进货。”

    王建鹏笑着跟他的老婆解释。

    自从娶了这个老婆,王建鹏那玩心也都是静来了。

    但说到打架,他还是喜欢冲在前面。

    在我们这边,他算是那种比较注重古代那种兄弟义气的男人。

    一路上,我可以看得出来,妻子挺忐忑的,她的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手心都冒出汗水来了。

    “阿强,这次我们到镇上打谁啊?”

    王建鹏问了起来,打人可是要问缘由的。

    我肯定不会跟王强说妻子以前的那些事情,家丑不外扬!

    “一个在电话里面,不断骚扰我老婆的人。”

    我这样跟王建鹏说。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人了,那种人早就该被打死。”

    王建鹏说着这样的话:“他怎么会嫂子呢?”

    王建鹏的问题挺多的,很快转回话题。

    “我在城里上班认识的一个同事。”

    我本想编一些理由跟王建鹏说,没想妻子比我还快。

    妻子的头脑反应挺快的,一下子就编好了这个骗人的谎言。

    我在想之前妻子是不是也经常用这样骗人的谎言来欺骗我?

    想着我都心寒!

    “嫂子,那种人就该教训他一顿,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王建鹏义愤填膺的说道。

    “嗯!”

    妻子这样回应一句。

    在车上我跟王建鹏聊得更多的是,关于农场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我们的车停在天涯酒店的门口。

    我口袋里面放着甩棍。

    妻子跟在我的身边,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表情挺紧张的。

    她有些不愿意想踏进去天涯酒店。

    王建鹏去停车去了。

    妻子站在天涯酒店的门口,犹豫了!

    “既然来了,还不进去?”

    我盯着妻子看。

    “老公,要不咱们回家吧。”

    到了这边,妻子打了退堂鼓。

    “你这是什么一个意思?”

    我斜着头,冷冷的看了妻子一眼:“不舍得我打他?”

    “老公,你疯了吗?”

    被我这么一说,妻子骂了我一句:“进去就进去。”

    说完妻子往前走了进去,很快我们到了二楼。

    在来之前,我并没有等王建鹏。

    而是先过来了。

    到了202房门口,我让妻子去敲门去。

    妻子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她敲了一下202房门。

    “谁啊?”

    里面传出小白脸的声音来。

    “是我!”

    妻子淡定的回答小白脸的话。

    “小宝贝,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的。”

    里面传出极度猥琐的声音。

    我现在就站在门口,等着小白脸来开门,我就踹门进去。

    把他往死里打。

    不让他付出点代价,还真以为我是吃素的。

    接着开门的声音响起。

    妻子往后退了一步。

    我从旁边冲了进去,一脚揣在小白脸的身上。

    甩棍早就准备好了,疯狂的朝着那个小白脸的身上招呼下去。

    小白脸被我打得痛苦不堪,胡乱叫!

    他的手不断的挣扎。

    我一甩棍下去,他痛得整个人卷缩在角落里面。

    我一脚踩在小白脸的脸上:“草拟吗的!勾引我老婆,找死!”

    我几乎失去理智,不断的用甩棍往小白脸的身上招呼,搞得小白脸浑身是血。

    累了之后,我才停顿下来。

    看着浑身是血的小白脸,我心里的那口恶气还没出完。

    这样打他一顿,便宜了他。

    我要看看他家有什么女性,我也去睡他家女性,让他也尝试一下那种滋味。

    “别打了。”

    小白脸用惶恐的眼神看着我。

    同时用震惊的眼神看着站在我身边的妻子。

    “你……你们。”

    小白脸痛苦不堪:“你们想怎么样?”

    我走到小白脸的面前,把小白脸的头抬起来:“你说我想怎么样?”

    “那个……那个……”

    现在小白脸挺紧张的:“是你老婆勾引我的,不是我……”

    他这样一说,妻子走了过来,一巴掌打在小白脸的脸上:“谁勾引你呢?说清楚点。”

    小白脸立马安静下来。

    听到妻子跟小白脸两人的对话,我觉得真讽刺。

    曾经的妻子就躺在这个小白脸的下面,任由小白脸玩弄。

    越想我越愤怒,越想我越恼火。

    拿起小白脸的手,要是有水果刀,我就要他断手指。

    我把小白脸的手指放在桌上,用甩棍猛抽他的手指。

    小白脸痛得叫不出来。

    “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小白脸痛苦不堪。

    他脸色苍白,被我打得都昏迷过去了。

    现在我脑海中有一股冲动,那就是拿着行李箱把小白脸装进去埋掉,再用水泥封住行李箱。

    然他永远见不到天日。

    正当我准备那行李箱的时候,妻子拉住我:“老公,你想干什么?”

    看到我拿行李箱要把小白脸装起来。

    妻子立马拉住我:“老公,错的是我,你冷静一下好吗?你冷静一下不要做这样的事好吗?”

    妻子央求我:“杀人是犯罪的。”

    她不断的在我的耳边说道。

    这时候王建鹏走了上来,看到这一幕。

    心里一紧,走到我身边,拦住了我:“阿强,你这是干什么?打一下人还行,要是把人弄死了,可是要坐牢的。”

    这我才冷静下来。

    可就算打了这个小白脸,我的心里还是非常不甘心。

    我特么的就想弄死他。

    “阿强,人都打了,你就别那么冲动。”

    王建鹏劝我。

    随后地了一根烟给我。

    点着烟,我冷静下来。

    杀了他我也要坐牢,看着浑身满是鲜血的小白脸。

    还有他那已经破败不堪的手指。

    还是不舒服,我又踢了他一脚。

    “走吧!我们回去。”

    抽了一口烟,我走出酒店门。

    妻子也走了出来,把酒店的房门关上。

    “阿强,你这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刚走出酒店门口,王建鹏就这样对我说。

    站在我身边的妻子显得挺紧张的。

    “不狠点,他不知道怕。”

    说着说着,王建鹏去开车去了,我跟妻子站在酒店门口。

    “老公,你下手那么狠,会不会把人给打死?”

    妻子担忧的对我说道:“要不我们把他送医院去吧。”

    “死不了,最多手指粉碎性骨折。”

    我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