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77章 去海远
    因为这个网络的报道,再加上一些无良媒体的宣传我们村现在出名了,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凶名在外!

    还有人说我们村是一个不祥之地。

    引起了热议!

    有些网友是想来我们这边冒险,也有些网友说我们这边阴气太重,阳气不够重的人还是不要来。

    ……

    本来还以为,农家乐会因为这事情而没有生意了。

    没想到我的手机咨询火爆,整天都快被网友打爆了。

    我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把我们这边搞成神秘的旅游景点。

    这可是一个免费的宣传广告。

    不过我心里总是不放心,因为我农家乐那边发生了秋千绳断裂的事情,这事情还没查清楚。

    虽然命案风波过去了,但这事情还是得查清楚。

    说真的,我还真没想到,王仁那么老实的人,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细想一下,还真恐怖。

    “老公,我想去一趟海远。”

    妻子挺着个大肚子,走了出来她这样跟我说道。

    “去海远干什么?”

    妻子坐在椅子上,她看了我一眼:“当然去产检啦。”

    说着她面带笑容,轻轻的抚着她那隆起的肚子:“你也要陪我去哦。”

    “你想在海远生孩子?”

    “我就想在海远做产检,生孩子的话回到县里面生。”

    说着说着,妻子又跟我说:“海远那边的医学比较发达,在那边做产检我比较放心。”

    “去一趟海远要三个小时,咱们去一趟海远来回都得六个小时,县里的医院不错,在县里医院做产检吧别跑海远去。”

    我是不怎么赞成妻子到海远去做产检的。

    那实在是太远了,但说真的海远的医院比起我们县里的医院要好得很多。

    要不是海远太远了,我还真想让妻子在海远做产检。

    但条件不允许。

    “要是你嫌远的话,那我们就在县里做产检。”

    妻子听到我的话,就这样对我说道。

    “在县里吧。”

    最终我还是决定了,让妻子在县里做产检。

    毕竟在县里要比在海远做产检好。

    “可是,老公我听说,上次有一个人在县医院里面做产检,结果生出来一个怪胎……”

    妻子对县里医院提出质疑,接着说道:“为了我们的宝贝健康,我还是想去海远做产检。”

    “可海远离我们这边那么远,这样奔波劳累的。”

    “没事啊,我可以再那边租房子。”

    妻子这样跟我说。

    听到妻子要去海远租房子,我的心里极其不舒服。

    我看她不像是要去海远产检吧。

    应该是她在海远那边有什么事情。

    或者说,她要去那边跟奸夫幽会?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莫名的不淡定下来。

    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证据,但妻子那么想去海远,就肯定没问题吗?

    说什么产检,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借口。

    她更想要的就是去海远,而且还在住在那边。

    听到妻子的话,我一愣!

    妻子看到我坐在那边不说话,走了过来挽着我的手:“老公,海远那边的医疗条件真的比我们这边的条件好很多,我不想在县里做产检。”

    “那你干脆直接说去金州那边做产检好了。”

    我白了妻子一眼。

    “也可以啊,金州那边的医疗条件,比海远更好,要不老公我们在金州那边租房?”

    妻子突然来了一句。

    “金州更远了,你有没有考虑到我能不能陪你去?农家乐里面那么忙,你要去产检我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去?”

    “我可以自己去啊,只要在那边租房,我可以提前一天就去。”

    妻子笑着对我说道。

    “你挺着个大肚子,我可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如果在县城的话,我还能陪你去。”

    “老公,我不想在县城产检,要么去金州,要么去海远。”

    妻子执意要去金州或者海远产检:“现在不是两周一次吗?为了我们的孩子,我觉得我们还是在海远或者金州那些医疗条件好的医院产检好。”

    想了一下,要不是为了孩子。

    我早就质问妻子,为什么非要去海远,非要去金州就不能在县里面产检。

    她跟我说得很明白了,为了是更好的医疗条件。

    为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老公,要金州还是海远?”

    妻子轻轻拉着我的手。

    我在想,海远距离我家比金州近多了,在海远妻子也比较熟悉。

    但我想到妻子在海远那边的那些事,我的心里一点都不能淡定下来,再者现在唐志军肯定是还在海远,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最担心的就是,妻子怀着我的孩子,去跟别的男人偷情。

    我最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我现在又没理由说服妻子不要去海远或者金州。

    我们这边县城的医院,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医疗条件都比不上金州或者海远。

    我当然也想着妻子能够在医疗条件好的医院产检,甚至生孩子。

    现在我纠结的就是,妻子过去给我留下太多的伤害了,我的心里有很多不信任。

    就是那种疑神疑鬼的。

    也许是因为曾经受到过伤害,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我现在这样的状态,其实就是我对妻子以前所做的一切不信任。

    我要不要再重新信任她?

    “海远吧。”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海远。

    我们这边到金州距离太远了,要去那边产检不太现实。

    到海远的话,三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目前两周去一次,也不会太过折腾。

    在海远那边租个房子也挺好的。

    “好!”

    妻子很开心,她挽着我的手,踮起脚尖轻轻的亲了一下我的脸。

    看着身边高兴得像小姑娘的妻子,我的心里一阵苦涩。

    “那我去收拾一下,待会我们就走哦。”

    妻子开心的走进房间里面收拾行李去了。

    在跟妻子过去海远之前,我还是要去农家乐那边看看,顺便交代员工一些事情。

    我来到农场跟工人们交代了一下,我要去海远的事情,让王建鹏主管一些大小事务。

    想了一下,我还是往鸡圈走过去。

    自从张翠花从派出所回来,她眼神呆滞,不敢回家!

    从她那表情来看,可以看得出来,她完全还没有从那阴影中走出来。

    虽然真相大白了,但村里的那些老人带给她的伤害太大了,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依旧认为张翠花就是一个红颜祸水,是一个妖孽。

    我要是张翠花,压根就没办法在这个村庄里面住下来,早就离开这个可怕的村子了。

    只可惜的是,张翠花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农村女人,甚至连去过大城市都没有。

    她在我们这边附近还能生存下去。

    要是去大城市,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语言是我们这边的方言!想要找出一片出路微乎其微。

    甚至有可能被人骗去卖也说不定。

    走到鸡圈那边,只见张翠花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桌上,托着下巴,看着篱笆里面的那些新培养的杂交野鸡,眼神呆滞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翠花!”

    我叫了一句。

    张翠花似乎没有听到,她依旧看着篱笆里面的那些杂交野鸡发呆。

    “翠花!”

    这次我走到张翠花的旁边,大喊一声!

    这时候,张翠花才回过神来,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当她看到来人是我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王强!”

    从张翠花正脸看过去,她比以前憔悴许多了。

    脸上没有了,之前那种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忧郁,忧愁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