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79章 山炮
    我提着妻子的行李,进入租房里面。

    张翠花紧随其后,拿着她的行李,房间的装修跟张翠花的衣服对比起来,张翠花显得寒酸许多。

    她显然是没有见到装修这么高档的房子。

    走了进来,她到处看!眼神中满是好奇。

    “那是啥?”

    张翠花指着客厅里面,那个五十几英寸的液晶电视,好奇的问我。

    “那是电视。”

    我跟张翠花说了一句。

    妻子拿着她的行李走进主卧里面,开始收拾起来。

    虽然提包入住,但床单那些也得收拾。

    “电视?那么打那么薄的电视?”

    张翠花走了过去,用她的手轻轻的摸了摸液晶电视的屏幕边框,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看到张翠花这幅样子,我无奈摇头。

    她从来都没去过县城,也没去过大户人家的家里,她的生活世界就在电我们那个封闭的小村子里面。

    没见过这么大电视正常不过了。

    “能播碟片吗?”

    张翠花问了我这个问题。

    她这一说,我的心里紧,脑子里面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当时我在张翠花家里看的那个台湾限级片。

    脑子里面想着想着,我竟然可耻想着我跟张翠花玩的场景。

    我这脑子装的都是什么?

    摇了摇头:“这个不能放碟片,都是络化了,你想看什么用遥控按就行了。”

    说完我走了过去,把液晶电视打开。

    让张翠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张翠花拿着遥控一脸蒙的看着我,问我怎么用。

    我坐在沙发上,教张翠花怎么用这个电视遥控,要怎么选择节目。

    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距离靠得很近。

    也不知道张翠花是不是故意的,她的皮肤时不时的跟我的手臂上的皮肤碰撞在一起。

    一下一下的,搞得我的心痒难耐。

    我甚至觉得,张翠花有种把头往我身边靠过来的那种感觉。

    我能清晰的问道,来自张翠花身上,那股淡淡的乡土味道。

    特别是浓郁的乡土味道。

    也许是异性相吸吧!又或者我们之前亲密的发生过关系,所以张翠花觉得这么靠近没什么吧。

    有些时候,这样的感觉确实非常奇怪。

    教张翠花按遥控,她就坐在我的身边,让我的脑袋里面想入非非。

    这不让我又想起,她那九曲连环

    “老公!”

    就在我们两人相互感受着对方身上的那股魅力妻子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把我吓了一跳。

    张翠花也是害羞的往边上坐了过去。

    不敢跟我太过靠近。

    “干嘛?”

    坐在沙发上的我回应了一句妻子。

    “老公,你过来帮我拉一下床单。”

    “哦,来了。”

    跟张翠花说了几句,我走进主卧里面。

    主卧的装修还好,妻子把原先的被单拆下来,从背包里面拿出从家里带来的被单,让我帮忙换下。

    在换被单的时候,张翠花在沙发上看电视。

    对于她来说,有这么一个电视已经很奢华了。

    “老公,真要让她住在这里吗?”

    妻子还是不怎么乐意让张翠花住在这边。

    “对啊,这样你们两也有些照应,我也放心点。”

    我这样跟妻子说道。

    我这么一说,妻子很不乐意。

    但她又不说不出,说服我的理由来,只能任由张翠花住在这边。

    “老公可是”

    “可是什么?”

    我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妻子。

    “可是我不想跟她住一起,你忘记老妈说的了吗?张翠花满身都是晦气,我现在又怀孕了,我担心她住在我们这边会害了肚子里面的宝宝。”

    妻子的声音很小。

    “迷信,封建!”

    我骂了妻子一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村里那些都是些什么人?你还跟着这么迷信?”

    “我这不是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吗?”

    妻子撇了撇嘴,她就是不想跟张翠花住在一起:“要不老公你随便帮她自己租一套怎么样?”

    “你怎么那么迷信?我记得之前,你不会这么迷信的,亏你还受到高等教育,你大学都读到哪里去了?”

    妻子这样我心里非常不舒服。

    “老公”

    “你是不是不想跟张翠花住一起?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之前我不跟你说了,大家出门在外,相互帮忙一下。”

    妻子说不过我,最终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答应了让张翠花住下来了。

    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想着什么。

    我现在严重怀疑,妻子不想让张翠花住在这边,会不会是怕张翠花知道她什么秘密。

    或者妨碍她跟奸夫约会?

    她越是不想让张翠花住在这边,我还越是要让张翠花住在这边。

    “再说了,你产检了就回家!回家后这个套房总得要有人住吧,还要有一个人打扫对不?”

    说着说着,妻子的脸色才没那么难看。

    勉强的跟我回答说好。

    帮妻子弄好了房间。

    我肚子饿的咕咕叫,现在都快下午一点多了。

    我们还没吃饭呢。

    “走我们出去吃饭。”

    “这里东西齐全,买进来煮就行了,这样吧老公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你跟翠花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煮。”

    “都这个点了,要等煮好了,都饿死了,外面吃吧!晚上再买回来煮。”

    我这样跟妻子说。

    “那叫外卖吧。”

    妻子的右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眉头紧皱,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肚皮。

    坐在床上不怎么想动。

    可能是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卓车劳顿的,感觉到累。

    孕妇这样挺正常的。

    “这样吧,我跟翠花出去外面吃,待会给你打包回来。”

    “好!”

    妻子一下子回答。

    “你没事吧?”

    看到妻子显得很疲惫的样子,我还是挺不放心的。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老公帮我倒杯水好吗?”

    妻子的声音中带着撒娇,还有疲惫。

    走出房间,我给妻子倒了一杯水。

    张翠花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着最新出来的连续剧,看得入迷呢。

    看着张翠花,我无奈一笑。

    我把水递给妻子。

    她喝了一口水,看了我一眼:“老公,我想吃酸辣粉。”

    “嗯,好待会我给你打包。”

    “我要吃我们大水桶旁边那家的。”

    妻子说的大水桶那家酸辣粉店,距离我们租房这边挺远的,打车的话也要十几分钟才能到。

    而且还是没有堵车的情况!

    要是上下班堵车,估摸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想着那酸辣粉的味道,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待会回来顺便买一些荔枝,酸梅。”

    妻子这样吩咐我。

    “嗯好!”

    “赶紧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妻子这样跟我说,同时轻轻的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然后半躺在床上,看着手机。

    左手还轻抚她那隆起的肚子。

    “怀孕了,少玩手机,手机有辐射。”

    “老公,我知道了,就看会手机嘛。”

    “一会也不行。”

    “我知道了。”

    看到我的表情后,妻子收起手机。

    安静的躺在床上。

    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妻子还不忘吩咐我,一定要去大水桶那边帮她打包酸辣粉。

    怀孕的女人啊

    走出房间,我轻轻的把门带上。

    张翠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入神。

    “翠花,走我们出去外面吃饭。”

    “哦,好!”

    张翠花干脆利索的站起来,同时看了我一眼:“俺以后还能看到这个电视剧吗?”

    “可以,以后想怎么看都行!”

    我这样跟张翠花说道。

    这时候,张翠花才跟我走:“晓静她不一起出来吃饭吗?”

    “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说着说着,我跟张翠花离开租房。

    走出租房的时候,看着大城市的高楼大厦,张翠花显得很是开心。

    她就跟在我的身边,她的手还是时不时的跟我的手碰了碰,也不知道怎么的,我跟她竟然手拉手起来。

    也不知道的是谁先拉着谁的手。

    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不自然,慢慢的就觉得自然了。

    我们走在路上,就像是一对情侣。

    引来了不少的好奇目光。

    因为我跟张翠花的衣服差别太大了。

    张翠花穿着的衣服,那是用粗布制成的。

    我穿着的则是比较时尚的衣服。

    这样走在路上,别人难免会投来好奇的目光。

    “俺想找份工作。”

    走在路上,张翠花突然对我开口。

    “你想做什么?”

    “俺也不知道,虽然俺什么都不懂,但俺懂得洗碗。”

    我无奈摇头:“晚点我再带你去找工作吧,先把肚子填饱了。”

    “好!”

    为了给妻子打包大水桶附近那家酸辣粉,我打了一辆的士。

    “王强,这边不是有吃的吗?俺们要去哪里?”

    张翠花好奇的看着我。

    “等下到了就知道了。”

    一路上,张翠花好奇的问我这个,那个的!

    她对大城市,真是一窍不通!

    好在我很有耐心,跟她解释这个解释那个,最后我还告诉她城市套路深,别被人骗了。

    “俺知道!”

    张翠花笑了笑,脸上带着淡淡的红霞。

    现在不是上下班时间,十几分钟我们就到了,大水桶附近!

    这家酸辣粉的店面不是很大,但生意火爆。

    这都一点多了,还有不少人在里面吃。

    看了一下时间,都快两点了,我觉得打包回去跟妻子一起吃吧。

    免得等下妻子饿太久,对她的身体还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好。

    打包了三份酸辣粉,我在旁边的小市场里面,买了妻子交代的水果,拦了一辆车回租房。

    不一会,我们回到租房了。

    走在楼梯上,张翠花还是拉着我的手,就好像把我当成是她的情人一样。

    从一开始,村里没人对她好。

    也许是我对她好了,所以她才会对我产生依赖吧。

    到了门口,张翠花才松开我的手。

    面带笑容的看着我。

    我拿出钥匙,要打开租房的门。

    结果我发现,租房的门打不开!再试一下,也是打不开。

    妻子把租房的门反锁了,她在里面干什么?

    妻子为什么要把门反锁了?

    我用力的敲了敲门。

    大约两分钟后,妻子才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给我开门。

    “老公,你回来啦。”

    妻子看了我一眼,同时瞄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张翠花。

    “老婆,你怎么把门反锁了?”

    我盯着妻子,同时把打包的酸辣粉递给妻子,拿着水果走进租房里面。

    “老公,我一个人在租房里面,肯定要把门反锁了。”

    妻子这样对我说。

    妻子这样说不无道理。

    毕竟房子刚租下来不久,中介那边可能会有房间的钥匙。

    或者说上次租房的人,这边也有可能有租房的钥匙,把门反锁了那才算是安全。

    看来我错怪妻子了。

    妻子把酸辣粉放在餐厅的餐桌上。

    当妻子看到我要走进卧室的时候,她叫了我一句:“老公,你们吃了吗?”

    “还没呢。”

    “那还不赶紧过来吃。”

    说完妻子拉着我的手,往餐厅走:“刚才跟我说快饿死了,还不赶紧吃?”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妻子。

    不过现在我的肚子还真咕噜咕噜的叫着。

    现在挺饿的。

    我看了一眼妻子的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常后,我才回到餐厅吃饭。

    “老公,你是不是去大水桶那边买的酸辣粉?”

    妻子一边吃着酸辣粉,一边问我。

    她好像没吃出这酸辣粉的味道。

    “是啊!怎么了?”

    “没有,感觉到挺酸,挺好吃的。”

    妻子笑着说道。

    看着妻子吃着酸辣粉,我跟张翠花也吃了起来。

    吃完午饭后,张翠花回到的她的那个房间去打扫去了。

    妻子则是说她想睡午觉。

    这不我刚要跟妻子走进房间里面,妻子问我是不是要给张翠花找工作。

    “对啊!”

    “老公,现在都两点多了!明天你要陪我产检,要帮翠花找工作,那就趁早!”

    妻子这样跟我说了一句,生怕我进入房间里面一样,说完又说了一句:“老公,去帮翠花找完工作,顺便买一些煮饭的东西回来。”

    “好!我先躺会!等翠花好了再说。”

    说完我要走进卧室。

    “还躺会?这都几点了。”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接着说道:“待会又搞到很晚。”

    说完妻子走进房间里面,也不再去看我一眼。

    准备把房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