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83章
    本来我还考虑着,以后让张翠花帮我看着妻子一点。

    也不知道妻子给张翠花灌输了,什么**药,我总觉得张翠花好像一直跟我保持距离一样。

    甚至生怕我再跟她发生什么一样。

    “王强喝水吗?”

    本来还以为张翠花连话都不会跟我讲一句就进房间里面去。

    但张翠花还是问了我一句。

    她的声音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

    “嗯!”

    我回应了一句,张翠花。

    她给我倒了杯水,放在我的面前。

    她微微低下头来,我看着她那胸前,隐隐能看到里面那黄色的内衣。

    内衣包裹着张翠花那丰满。

    妻子那丰满不比妻子的小。

    看得我都想入非非!

    “坐!”

    我让张翠花坐在我旁边。

    “不了,俺想要休息了,明天俺还要去电子厂报道呢。”

    张翠花不想坐下来,应该是怕等下妻子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又看到我跟她的那暧昧场景。

    “哦,好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我可能就要回去了。”

    我这样跟张翠花说道。

    “你明天不是要陪晓静去做产检吗?”

    “嗯,陪她做完产检我要回去了,农家乐那边的事情太多了,我得在家里看着点。”

    我这么一说,张翠花点了点头:“那你什么时候才过来?还有晓静也要回去吗?”

    “应该是。”

    做完产检,妻子应该会跟我回去。

    如果她不回去的话,她留下来干什么。

    “噢,那等你们回去,俺一个人又要无聊了。”

    张翠花很失落。

    之前在村子里面,她一个人,现在我们回去了,她又是一个人。

    “那俺先去睡了。”

    张翠花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仓促。

    离开的时候,她还偷偷的看了一眼浴室的房门。

    张翠花回房休息后,我拿起妻子的手机,仔细的再看了几眼。

    确认没有问题后,我才回到房间里面。

    躺在租房的床上,心里莫名的想起以前的一切,再加上最近妻子的异常。

    我觉得是不是该去营业厅查一下妻子的通话记录。

    想要去营业厅查妻子的通话记录,那就必须用她的身份证。

    想个办法弄到妻子的身份证。

    去营业厅查一下,看看她最近的通话记录。

    我觉得吧,妻子还是有删除通话记录的。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心里痒痒的,还想着抽烟。

    不一会,妻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只穿着睡衣。

    并没有穿内衣,跟刚才的张翠花穿得差不多,妻子显得比张翠花更加诱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不穿内衣。

    她慢慢的走了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拿起一杯水喝了起来。

    看到妻子没有穿内衣,我从身后伸手过去,抱住妻子那丰满。

    富有弹性!

    她也没拦着我,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衣服上乱来。

    隔着一层衣服,跟没有隔着一层衣服的手感完全不一样。

    想对没有隔着衣服,手感要好一点。

    妻子被我碰得,她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还发出淡淡的娇喘声来。

    她转身回头,用那双楚楚可怜的美眸盯着我。

    “老公!”

    她就这样叫了一句,声音挺温柔的,颤人心魄。

    搞得我的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现在就把妻子推倒在床。

    现在妻子怀孕了,我可不能这样做。

    “老婆帮我口。”

    说完我半躺在床上。

    “不要!”

    妻子嘟了嘟嘴,跟我撒了叫。

    “来啊!”

    在我的言语攻击下。

    妻子用她那熟练的动作,开始帮我口。

    这样的动作,太过熟悉了。

    太过专业了,跟岛国那种电影,近乎一样。

    看着妻子低着头,在那边帮我口。

    我心里不由得一阵苦涩,我的手抓住妻子那飘柔的秀发。

    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太过冲动。

    最终弄到妻子的嘴里面了。

    不得不说,妻子非常专业,想着她刚才的那些动作,我的心里越来越不舒服,越来越不爽。

    “老公你怎么了?那么不开心?”

    看到我不说话,妻子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接着小声的对我说道:“是不是我不小心伤害到你了?”

    “没有!没事睡觉吧。”

    到现在,我还是始终无法忘怀,妻子之前所做的一切。

    往事犹如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痛。

    “老公”

    妻子想要说什么,但我没有回答她。

    “对了,老婆你身份证给我。”为了明天能去一趟营业厅,查一下妻子的通话记录,我直接找妻子要身份证。

    “你要干嘛呢?”

    妻子好奇的看着我。

    “明天得拿去中介那边登记一下。”

    “哦,我去给你拿。”

    不一会,妻子从她的包包里面,拿出来了她的身份证。

    看了一眼妻子的身份证,我把身份证放在我的钱包里面,心想着明天一定去营业厅查一下她的通话记录。

    躺在床上,妻子跟我聊的更多的是关于张翠花的话题。

    “老公,我有一个远房表弟,最近正在处对象,要不咱们把翠花介绍给他认识?”

    妻子跟我说要给张翠花当媒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舒服。

    其实我都不明白我在不爽什么。

    我听到妻子说要给张翠花介绍相亲对象,我的心里就不舒服。

    “没事别给人家随便乱介绍,你又不知道你那个远房表弟人品怎么样,万一他们结婚后不幸福,到头来怪我们呢。”

    “老公,我那个远房表弟人挺不错的。”

    “我怎么就不知道你有那么一个远房表弟?反正我不希望你给人家随便胡乱介绍,我都没听说过你还有这么一个远房的表弟。”

    “老公,你没听到过,那是再正常不过!因为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有那么一个远房表弟。”

    “别随便给人家乱介绍对象。”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事情。

    “哦,那好吧!我觉得吧翠花在咱们村里也不容易!她一个女人有些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所以得赶紧帮她找个对象。”

    我明白妻子的心里想着什么。

    她是担心我跟张翠花搞到一块去了。

    我没有继续跟妻子谈论关于张翠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