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506章 放下尊严
    娘炮这一说,我的心里更加纠结了。

    那个所谓的刘总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难不成是妻子?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想办法去见一见那个刘总。

    “怎么,你一个新来的,也觊觎刘总的美色吗,也是冲着刘总来的吗?”

    娘炮不屑的对我说了一句,接着说道:“刘总的男人可是我们创始集团的幕后大股东呢,不是我们所能惹的。”

    他这样一说,我的心里更加确定,几乎断定这个所谓的刘总就是妻子。

    我一怒,差点就把娘炮正在给我化妆的化妆用品给摔了。

    好在我没有那么冲动。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见一下这个刘总。

    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妻子。

    “好了,三百块。”

    娘炮一手叉腰,另外一只手对我伸出手来。

    一副不好气的样子,化妆一次三百?

    我找了一下镜子,确实比之前白多了,比之前帅了那么一点点。

    “三百?”

    我看着娘炮,皱了皱眉头:“刚才你不说可以欠账?”

    “先把这个月的提前付了,免得到时候你不想干离开这里,我钱收不到。”娘炮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那笑容中带着那么一丝的不屑:“有好多人,来我们这边想要当男公关,但都没做几天就走了。”

    意思是怕我不给钱。

    “给!”

    我随便从口袋掏出三百块钱。

    对着这个娘炮笑了笑,看着这个娘炮,我觉得有些恶心。

    为了从他口里得到这个所谓刘总更多的消息,我也只能脸上陪着他笑。

    娘炮看到钱后,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哟,哥!来坐。”

    我一给娘炮钱,他就对我很客气。

    果然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

    对于这种人,有钱给他的话,想要打听一个人那挺容易。

    “你见过刘总吗?”

    我再次看了一眼旁边的娘炮,装作一副很好奇的样子,收了我的三百块后,娘炮态度比刚才好多了。

    “见过!”

    “他漂亮吗?”

    “之前我跟你说了,她很漂亮啊!”

    娘炮不好气的说道。

    “那你有刘总正面的照片吗?”

    娘炮右手插着腰,看了我一眼,片刻后:“你问这么多干嘛呢?”

    “没干嘛,就是好奇问问。”

    “兄弟,我劝你刘总的事情,你还是别多问,毕竟那是创始集团大股东的女人,咱们是惹不起人家的。”

    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大股东应该就是唐志军了。

    “哦,我还是好奇,咱们刘总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

    我这么回答一句。

    娘炮没有继续说话,接着又用那非常娘娘腔语调对我说:“你还是好好工作吧,不要幻想着丑小鸭变白天鹅,那都是童话里面的故事,现实社会很残酷的。”

    “哦!”

    我没有再理会这个娘娘腔,而是坐在自己休息的椅子上,等待着手里拿个电子手牌有动作。

    娘炮看到我坐在那边也没跟我多说话。

    他继续去给别人化妆。

    大约十几分钟后,娘炮过来坐在我身边,开始问我:“兄弟,你怎么会想着来做这个?”

    “每个人心里都有苦处,就如你说的社会太现实。”

    “也是!”

    娘炮说了一句,接着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问我接没接过客?

    他的态度很暧昧!

    搞的我很想一脚踹开他。

    “我不是ay,别这暧昧。”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娘炮,同时把他的手给拿开。

    “哎哟!新来的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这么一说,这个娘炮竟然脸红了。

    说实在的,有些时候看到这个娘炮,我真想给她一巴掌。

    我没有在理会这个娘炮,既然从他的口里打探不出关于那个所谓刘总的消息。

    没有必要再理会这个恶心的娘炮。

    刚坐了好一会,我们手里的电子拍照都亮了起来。

    娘炮跟几个男公关都穿好衣服,还特意的照照镜子,稍微打扮一番后,才离开房间。

    我跟在这群男公关的身后。

    来到了会议室。

    林天来早就在会议室里面,他站在台上,跟我们开了一个很小的会议。

    会议是总结昨天的一些公关接客的事情,同时还说了谁谁谁给谁谁谁多少小费,让我们努力的工作,获得更多的小费。

    还让那个获得小费的男公关上去发表讲话,说他是怎么拿到客户的小费,怎么满足客户的。

    开完会议,我们几个人,分为一批。

    朝着一个贵宾房走了个过去。

    这是一个普通的贵宾房。

    我站在中间,在这一批男公关里面,我算是中等的,并没有特别的帅,也没有特别的妖娆。

    算是比较实在的那种。

    我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服务员打开门,我们几个男公关走了进去,站成一排!

    我们的腰间都挂着腰牌,我的腰牌是1680号。

    贵宾房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看起来都是一些四十出头的女人。

    女人并没有我们所想象中的那么胖。

    身材都还挺好的。

    还化着淡淡的妆,从她们的雍容来看,这些女人并不是家庭主妇,反倒可能是那些事业有成的女人。

    从她们身上的气质,我想到妻子在上班时候的那股气质。

    我猜测,这些女人十有**是高级白领,或者是公司老板。

    她们三个操着一口娴熟的粤语。

    应该是从香港过来这边找男人的。

    隐隐的我可以听到她们三个在交流,说要什么男人。

    其中有一个女人,倒是比较羞涩,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另外两个反倒是有说有笑,很有经验!

    还在谈论这个男人怎么样,大不大!等等之类的话题。

    我们就站在那边,等着那几个女人选择。

    “我就他了。”

    那个比较羞涩的女人,用她的指了一下我。

    羞涩的女人甚至都没好意思看我。

    “您说的是1608号小哥哥吗?”

    站在美女旁边的服务员,小声的在那个女人的耳边问道。

    女人羞涩的点了点头。

    旁边两个女人听到那个羞涩的女人点我,开始在那女人的耳边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好像说我什么来的,反正我也看不懂,听不懂她们说什么。

    最后我站了出来!

    其余的人都走了,我很不自在的走到那个比较羞涩女人的旁边坐了下来。

    第一次上岗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做。

    那个女人也有些尴尬。

    那两个女人,这是拿了两瓶酒过来,打开音乐笑着对我说:“来,小帅哥把这两瓶酒喝了。”

    “好!”

    说着,我把酒喝了。

    一口一瓶!两瓶酒下肚,我感觉到浑身气血翻滚。

    脸都有些红了。

    打开音乐,我坐在这个比较羞涩女人的旁边,给这个女人倒了一杯酒。

    “美女,来玩骰子!”

    接下来我们两人就玩骰子了,我旁边这个女人,喝酒挺猛的!一口一杯一口一杯。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旁边那两个女人又叫了两个男人过来。

    我们一行六个人在房间里面玩。

    旁边的那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要求我跳脱衣舞。

    无奈之下,我只能把上衣给脱掉,最终搞的剩下一条内裤了。

    一时间,我还觉得挺尴尬。

    伴随着劲爆的隐约,我甚至觉得,我已经忘了自我。

    把自己给遗忘了,让这劲爆的隐约洗礼我灵魂深处的那一份龌蹉。

    那一份伤!

    我的那个客户,像是一个失恋的女人,或者是说跟自己的老公吵架,也可能是跟发现自己老公出去找小三了。

    总之看得出来,她的心情非常郁闷。

    伴随着慢节奏的音乐响起,我抱着这个女人跳舞。

    女人也抬头微微看着我!

    我低头看着她,这时候我能感受到,那么一点点的温存。

    女人的睫毛很长,很漂亮!

    特别喜欢她的睫毛。

    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大美女。

    身材很好!

    现在她也是个不错的女人就对了。

    慢慢的保证,不由自主的在浪漫的音乐下亲吻起来。

    疯了许久,到了十二点多。

    我们回到房间里面,那个女人早已喝醉的了,她躺在床上,口里还喃喃的念叨着:“为什么要背着我出去找女人……”

    说完,女人迷糊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抱住我用她的牙齿咬在我的手臂上,发泄着她的不满。

    随后她抱着我,跟我在华丽的水床上滚床单。

    这个夜晚过得很平淡,又有一些刺激。

    女人的味道挺不错的,整个晚上,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对方的任何资料。

    醒来的时候,女人看着我。

    我也看着女人。

    那一瞬间,她坐了起来。

    “要不要我帮你穿?”

    她要穿衣服,我要帮她。

    “不用了。”

    女人说话的时候,有些慌乱!我觉得她的心里都在后悔,她自己昨天晚晚上都干了些什么。

    一般女人,发现自己老公出去找别的女人,她也出来找男人,后来后悔的挺多的。

    我觉得她就是这些女人中的一个。

    她是我的客户,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昨天晚上,我们真的玩得挺舒适的。

    至少对我来说是。

    女人穿好衣服后,拿了一千块给我,就匆忙的离开房间。

    我要跟着她,她不让我跟着。

    我也回到我的值班室。

    那个娘炮男公关走了过来,开始问我那个富婆给我多少小费,还说我的运气真好,第一天上班都能遇到女人之类的话。

    我没有理会这个娘炮。

    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要怎么去找那个所谓的刘总。

    “走吧,我请你吃早餐。”

    我对着旁边的娘炮说道。

    我的那个客户已经离开了,我也下钟了。

    我要晚上才上班,现在才早上九点多,距离晚上还早呢。

    本想回去一趟租房的,但想想我觉得还是先去调查一下那个所谓的刘总才好。

    如果这个刘总真是妻子,她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包庇。

    “真的吗?”

    娘炮显得挺开心的。

    “当然是真的,走吧!”

    说完我往外面走出去,在路上的时候,娘炮自我介绍了,他跟我说他叫金刚。

    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外号,还是真名字。

    他的名字跟他这个人,简直就是一堆反义词。

    我还真叫不出口,但他既然跟我说他叫金刚,我总不能叫他娘炮。

    “你这个名字……”

    我无奈苦笑。

    娘炮也笑了笑,跟我介绍了这边附近好吃的东西,这些吃的几乎都是上百块的。

    总之金刚是想要吃好的。

    而且还要贵的那种。

    对我来说,这么一餐也不算什么。

    我们随便进了个早餐店,吃了早餐!

    俗话说得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我跟金刚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你说咱们的刘总还在酒店吗?”

    “哥,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我请金刚吃早餐,他瞬间叫我哥了。

    让我觉得这个人,只要是有钱给他,他估计可以出卖节操。

    也对,当男公关的,哪一个不是为了钱而放下尊严呢?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可笑。

    “那你知道,刘总办公室在哪里吗?”

    “哥,你想干嘛?”

    金刚好奇的看着我。

    我神秘一笑,接着说道:“我想追咱们的刘总,要是哪天我能成为刘总的宠男,我肯定不会忘记你。”

    “哥,你醒醒吧!还宠男,刘总的男人可是创始集团的大股东,你要是跟刘总搞上了,小心你被咱们集团的大股东给搞死,我劝你还是不要痴人说梦了。”

    金刚又来了一句。

    “我就想一睹刘总的芳容。”

    我淡淡的说道。

    “会有机会的。”

    金刚笑着说道,接着道:“下周我们公司有个会议,刘总应该会过来的,到时候在停车场就能看到刘总了。”

    “下周?”

    “嗯,我也是听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刘总呢,她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人。”

    我自然是不会告诉金刚原因的。

    吃完早餐,我们各自离开。

    金刚问我要不要过去宿舍。

    我跟他说我要回我的租房休息,金刚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金刚离开不久,我的手机就响起。

    打电话过来的是王静。

    “强,最近在东莞还好吧?”

    电话那头的王静依旧温柔,接着又说道:“强,你什么时候从东莞回来?好交接一下工作。”

    王静想着让我赶紧当上静强公司的董事长。

    “那么急?”

    我好奇的问道,接着说道:“是不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希望你早点回公司来。”

    王静的声音有些黯淡,里面还夹杂着一丝期待。

    “等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公司去。”

    “那得多久?”

    王静又问了我一句。

    从她的声音中,我能听得出来,她希望我赶紧回到海远去。

    或者说她希望我回去陪她。

    还是希望我不要管东莞的事情,她知道这里的一些内幕?

    “我也不知道。”

    想要抓住唐志军的尾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那么简单!要是那么简单就能抓住唐志军的狐狸尾巴,他就不叫唐志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