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519章 有惊无险
    我被两个小保镖搜身。

    甚至有一个保镖让我脱下衣服。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身上没有东西。”

    我大声的对着两个保安咆哮道,接着大吼:“虽然我是当男公关的,但我也有尊严,你要找人脱我衣服,那你也找个女的啊。”

    我这么一说,旁边的两个保镖立马冷冷说道:“你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

    面对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要是跟他们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我。

    说不定,会被暴打一顿,然后被丢出超级酒店。

    当然刚才那反抗也只是适可而止的表现一下,免得让保安队长他们认为我太好欺负了。

    “好,你们不就想看看我有多大,你们不就嫉妒我很大对不,那好我给你们看。”

    说完我把我的上衣脱下来。

    接下来要脱裤子的时候,我放了个屁。

    瞬间整个小房间里面,充斥着我那个炸弹的味道。

    两个保镖脸立马绿了,保安队长放下桌上的手机:“你是属猪的吗?怎么那么臭。”

    我没有说话。

    而是安静的坐下来。

    我并不是故意的,而是有些时候,肠胃蠕动而产生气体的,这叫正常的生理现象。

    两个保镖实在是受不了,离开了小房间。

    保安队长也跟着离开,他把我的手机丢在桌上。

    我拿着手机,还有我的上衣也走出小房间。

    走出小房间后,保安队长对我伸出手来,让我把我的手机给他。

    黄雅真走了过来,站我的身边。

    看了一眼保安队长:“小李,我的人没问题吧。”

    保安队长看了一眼我。

    没有说话,而是走了过去,在黄雅真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黄雅真看着我,她的脸色一直变化。

    看到黄雅真跟保安队长两人在那边窃窃私语,我的心里没有底,我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门口的保镖把守得好好的,现在我想要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更为要命的是,我身边站着的那两个保镖,安静的站在我的旁边,看起来稳稳把我给包围住了。

    现在想要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干脆站在原地,把我的上衣给穿好了。

    保安队长跟黄雅真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看着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在说啥。

    特别是那保安队长的那凶狠的眼神。

    虽然我喝了酒,但我并不是那种没喝酒之前我是中国的,喝酒之后整个中国都是我的那种人。

    我依旧站在原地。

    等待着,黄雅真跟那保安队长两人的谈话结束。

    其实现在我的心里挺忐忑的,因为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一会,保安队长朝着我走了过来。

    他再次找我要手机。

    这次我没有任何犹豫的把手机递给保安队长。

    “这个号码是谁的?”

    保安队长指着李悠然的号码。

    盯着我问道!

    现在有又没有测谎仪,我自然就不担心说谎。

    “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直接对着保安队长说道。

    “那你现在打电话过去给她,问她早上在干嘛。”

    说着保安队长,拿起我的手机拨打了李悠然的号码,李悠然这都没有接电话,保安队长就开了扬声器。

    “喂!”

    电话那头传来李悠然温柔的声音。

    保安队长拿着我的手机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看着手机,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保安队长看着我,对我使眼色。

    “你早上在干嘛?”

    我按照保安队长的话跟李悠然说道。

    “早上我不一直在等你吗?”

    电话那头传来李悠然好奇的生意,接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就是随口问问,先这样我还有事情。”

    好在我没有黄艳的号码,要是保安队长让我打黄艳的电话,那么这事情就算是暴露了。

    电话那头的李悠然应该是意识到什么。

    我挂断了李悠然的电话后,看着保安队长:“真姐,你看他们真太欺负人了,早上我们两人明明在一起!”

    我这么一说,黄雅真的脸色微微一变。

    她的眉头微微一皱:“小李,早上我跟小王在一起,我可以证明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也不会跟外人配合来窃取我的资料。”

    黄雅真这么一说。

    保安队长安静下来,接着对黄雅真说道:“真姐,可刚才……”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小王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跟外人里应外合!是你把人家小王给吓到了。”

    黄雅真这么一说,我倒是松了口气。

    心里暗暗庆幸。

    这事情也算是过了。

    说着保安队长,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带着他的好几个保镖走了。

    会议室里面,就剩下我跟黄雅真。

    黄雅真那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看着我。

    我回头同样看着她,发现她的眼神挺冰冷的。

    “以后,我跟你在一起的事情,别告诉任何人知道不?”

    黄雅真的声音,很是冰冷。

    看着我就是藐视我,从她的内心里面,压根就看不起我。

    或许是看不起我这个男公关。

    被保镖队长发现我跟她在一起,她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所以才会这样对我说。

    人性就是这样。

    我没有说话。

    男人要是出去外面嫖的话,没人会说什么,但女人出去外面嫖的话,肯定会有一大堆道德指责,这也是为什么我这样说,黄雅真心里很不舒服的缘故。

    黄雅真看了我一眼,离开了会议室。

    彷若大的会议室里面,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整个会议室空荡荡的,今天我算是把黄雅真给得罪光了。

    我在想着,以后还怎么利用黄雅真得到超级酒店的内部资料呢?

    好在这次没有被发现,否则的话,我真不好过了。

    这事情就因为我的一个屁给揭过去了。

    离开会议室,我回到休息室。

    一路上,我的心都在颤抖,刚才对我来说真是有惊无险。

    在休息室的床上躺了下来,我的脑子里面又不由得浮现出,妻子跟裴原在一起的那个场景。

    想得我的心里越发的不爽。

    到这里两三天了,我还没见到那个所谓刘总的身影。

    现在处在超级酒店,要想把针孔摄像头装在十九层,十分困难的!

    因为上次我跟保镖说我在楼梯间抽烟之后,那些保镖就已经把楼梯间给锁起来了。

    想要上楼梯间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楼梯间还有保镖,不定时的巡逻。

    现在想要上到十九层唯一的途径,除了乘坐电梯外,我还没想到别的办法。

    “怎么样?”

    不一会,金刚走了过来,用他那娘炮的声音对问我。

    “什么怎么样?”

    我回头看了一眼金刚。

    “哟!保安队长有没有让你脱衣服啊?”

    看着金刚问这话,我满脸黑线:“问这些干什么,我要睡觉别吵我。”

    看到我生气了,金刚不敢再跟我说什么。

    他就坐在我的旁边,又在那边念念叨叨的说道:“你说我们酒店怎么可能出现卧底?”

    金刚越说越来劲:“就算我们酒店有卧底的话,那也不可能是咱们才对啊。”

    片刻后,金刚又来了一句:“我们酒店都是zf保护企业,zf不可能派卧底来才对。”

    接下来金刚开始胡乱分析起来。

    我压根就没有心思去听金刚的话。

    也懒得去听这些话。

    躺在床上,我显得挺累的,慢慢的闭上眼睛睡着过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我的电子腰牌响起。

    又是新的一天了。

    今天来的客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些。

    对于这些我漠不关心,我现在想着的是,如何把针孔摄像头装在十九层的门上。

    还有那个刘总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是不是妻子。

    我的心里一直没有底。

    “金刚,你说我们那个刘总,什么时候会露脸?”

    我笑着看着旁边正在给别人化妆的金刚。

    “这可不一定哦,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刘总的主意,刘总不是我们所能觊觎的。”

    金刚再次跟我说道。

    “自从你上次跟我说了之后,我就没有去想,我现在就想看一看刘总的庐山真面目。”

    我很是淡定的说道。

    我记得金刚之前跟我说过,最近刘总会来。

    我们只要在地下车库就能看到她了。

    但我并不知道,确切什么时间段能看到那个所谓的刘总。

    如果刘总真是妻子的话,那么妻子肯定是犯罪了。

    “刘总是你说想见就见的吗?”

    金刚娘娘腔的说了一句,接着说道:“我们男公关,基本上是见不到刘总的,之前我跟你说我见到过,那也只是见到过刘总的背影,真正的正脸我都没见过。”

    “你丫的,那你还跟我说你见到过。”

    “之前是我骗你的。”

    金刚说着,笑了出来。

    看到他这幅样子,我真想打他一顿。

    这特么的竟然骗我。

    “……”

    我问候了金刚一遍,没有再理会这个娘娘腔。

    看到我生气了,金刚又来一句:“能见到刘总的,估计也只有真姐她们那个级别的,我们就这么一个小小公关,怎么能看到刘总的芳容呢?”

    我没有再理会金刚。

    拿起手机,在百度上查了一下,超级酒店的管理,还有高层!

    那个刘总并没有在其中。

    在网站上面,我只能看到真姐还有其他好几个经理的照片,还有那个董事长的照片!

    什么刘总,还是唐志军的照片都没有。

    还想着能在网上找到蛛丝马迹呢,结果都没有找到。

    说真的,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还真有些小失落。

    我们集合到会议室,今天还是跟往常一样,昨天接客的那些男公关,开始在会议室上面分享经验。

    同时让我们排队。

    准备迎接,今晚过来找男人的女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