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540章 真爱无敌?
    听到这话我真不敢相信,李小姐竟然死了。

    我看着妻子一脸惊讶。

    “她怎么死的?”

    难不成是唐志军叫人把李小姐给搞死的。

    还是因为李小姐找过我,所以妻子李小姐给搞死了,按照道理来说,李小姐要是死在超级酒店那么超级酒店肯定是有责任的,毕竟这样的地方要是死了人。

    肯定会受到关注的才对。

    “输钱,跳江。”

    妻子的话很是简单。

    特别是说到跳江的时候,她的言语默然,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多说。对于李小姐的死,妻子没有泛起丝毫的表情。

    这对她来说,似乎是司空见惯。

    “赌博输钱跳江?”

    按照道理,李小姐是在超级酒店赌博的,而且超级酒店是非法赌场。

    李小姐因为在这边赌博死了,超级酒店肯定是有责任的,警方也会查下来的。

    然而这边的警方却没有一点动作。

    真够黑暗!

    我心里想着,这事情或许可以拿来做文章。

    “老公,你想什么呢?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妻子这么对我说道。

    “休息什么,赶紧带我离开超级酒店。”

    我现在的心里担忧的是李悠然,更加担忧的是黄艳,不知道黄艳被抓了,下场会是怎么样。

    对我来说,现在一分一秒都非常重要。

    想要救出黄艳,我必须争分夺秒。

    一刻也不能拖延。

    “你干嘛要离开?外面现在太危险了,在我这边你是最安全的。”妻子这样对我说道。

    接着又说道:“现在唐志军就像是一条疯狗,看到谁都乱咬,你没看到他都把我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要是离开万一被他遇到,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妻子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不行,现在我必须离开超级酒店。”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态度坚决!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让妻子带我离开这里。

    “老公,你为什么非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后很危险你知道吗?”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我要是能带你离开,我早就带你离开了。”

    妻子有没有在骗我,她真的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现在我的心里都没有底。

    “你要是不带我离开这里,那我就自己飞想办法离开这里。”

    说完我朝着门边走了过去。

    看到我朝着门边走过去,妻子从我的身后走了过来,她从后背紧紧的抱着我:“老公,你为什么非要现在离开,就不能等明天再离开这里吗?”

    妻子心里肯定是藏着什么事情,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我明天再离开这里。

    我要是猜测得没有错的话,妻子知道我跟李悠然她们一起,唐志军现在正对李悠然她们下手。

    怕我离开这里,去找李悠然他们受到牵连。

    除了这样,我实在是想不出妻子不让我离开这里的原因。

    当然也有可能就如妻子说的那样。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带我离开这里。

    说真的,现在我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老公,既然来了,晚上你就在这里陪我跟咱们的孩子好吗?”

    妻子拿着我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肚皮。

    看着妻子那隆起的肚子。

    我的心软了一下。

    但这个时候,李悠然跟黄艳需要我,我不得不离开这里。

    “我必须离开这里。”

    我非常坚决的告诉妻子。

    看到我再次那么坚决,妻子皱了皱眉头:“老公,好不容易见一面,难道你就不想跟我在一起吗?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我吗?”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发狂。

    她的声音情绪明显不对。

    现在我得稳住她的情绪。

    以免到时候,妻子又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特别是现在她怀着我的孩子。

    “你也知道,这个地方那么危险,要是唐志军再次过来这边,我要被发现了,岂不是完蛋了。”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跟妻子说道。

    “唐志军他不可能会过来。”

    妻子很是直接的告诉我,而且她的言语中带着肯定。

    “你怎么知道?”

    我隐隐觉得,妻子肯定是有事情在隐瞒我。

    甚至我隐隐怀疑,妻子在跟唐志军演戏给我看。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想不通了,妻子的地位那么高,她为什么要配合唐志军演戏给我看?

    难道仅仅是为了让我这个一无所有男人爱上她?同情她?这一点都不现实吧。

    不过人的情感,有些时候还真的非常难说,非常奇怪。

    明明是一个渣男,为什么就有女人不要命的爱他,甚至为了个渣男破产呢?

    曾经就有一个男人跟一个富婆交往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个富婆很爱那个男人,有一次男人要跟她分手,她甚至不惜不要她所有的财产要跟着那个男人。

    最后那个男人不要那个富婆。

    后来富婆投江自杀了。

    人类的感情丰富多彩。

    妻子不会是属于富婆那一类型的吧?

    我摇了摇头!

    如果女人真心爱一个男人的话,那就不会去包养小白脸,她会一心一意的对那个男人好。

    然而妻子却……

    这让我始终都想不通。

    究竟是为了啥?

    纯粹是为了身体上的快乐?

    想到这些,我感觉到,自己有些神经。

    想那么多干什么。

    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被我这么一问,妻子一时间语塞。

    想了一下,她的眼珠子一转:“因为唐志军,现在不在酒店里面。”

    “他不在酒店里面,那你完全可以带我出去,怎么跟我说现在出不去?”

    我装作很是愤怒的看着妻子。

    被我这么一看,妻子委屈的撅了撅嘴:“我不过是想你多陪我一下嘛,干嘛那么凶。”

    说完妻子的头轻轻的趴在我的后背上。

    我能感受到,她那轻微的呼吸,还有那一阵阵熟悉的香水味道,她的手慢慢的伸进我的衣服里面。

    轻轻的抚摸着我那不怎么结实而高昂的肌肉。

    慢慢的她在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搞得我的心里痒痒的。

    我现在是在是没有心思跟妻子搞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我的心里更加担忧的是李悠然的安危。

    也许可能我已经爱上了,那个跟妻子一样漂亮,比妻子还有气质的女人了吧。

    脑子里面,莫名的浮现出,我跟李悠然没有穿衣服在一起的场景。

    甚至我把该做的都做了,只差最后一步了。

    想到这里,我体内的荷尔蒙,剧烈的运动起来。

    搞得我内心痒痒的,再加上妻子这样挑逗我,搞得我都有些受不了。

    “老公!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说着妻子拿起我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这种疼痛!

    让我冷汗直冒,我真想一巴掌打过去,但看着妻子脸庞上那火红的巴掌印,我没有打过去。

    过了好一会,妻子才松口。

    我的手臂上,多出了,一个红红的牙印。

    看着手里那个红红的牙印,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妻子慢慢的解开她的衣带。

    她那白皙的皮肤,在我的面前显露出来。

    不得不说妻子保养得非常好。

    她的皮肤很白皙,水嫩!

    许久没见妻子,除了那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外,妻子的身材曲线似乎比以前更美了。

    “老公!”

    妻子叫了我一句,她在我的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解开我的拉链。

    看着妻子这样子,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我想要阻止她,但体内的荷尔蒙却刺激着我,告诉我不要阻止她。

    我是一个正常人,并不是一个意志力超强的人。

    一般来说,男人对于美女都是没有免疫力的。

    我的一个手抓住妻子的头发,开始疯狂的蹂躏起妻子来。

    当然该注意的地方我都非常注意了。

    不能为了我的快乐,而伤害到妻子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

    完事后,妻子躺在我的怀里,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美眸看着我:“老公,等明天我带你离开这里,你马上回到海远去好吗?这里真的太复杂了。”

    “那你呢?”

    我故意问了一句。

    “老公,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我就离开,永远再也不回来这个地方了。”

    妻子的言语中露出了,那一股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看着妻子沉默了。

    坐了起来,拿起一根烟点着。

    “老公,你不能抽烟。”

    妻子抢过我的烟,掐灭掉:“你不为我想想,也为咱么肚子里面的孩子想想。”

    “我现在就想离开这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不管怎么样,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要弄死唐志军。

    李小姐的死,这事情我得跟她老公合计合计。

    李小姐的老公,虽然不是的什么达官贵人,但好歹也是一个董事长。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我是这么想的。

    当然要是李小姐的老公不愿意,那我自然也不会强求他。

    甚至我都觉得李小姐的死跟唐志军他们有关系。

    又或者说,李小姐发现了什么。

    唐志军他们迫不得已才对李小姐灭口的。

    妻子说什么也不怎么愿意带我离开。

    最终我好说歹说,她才答应带我离开这里。

    “老公,想要离开这里真的非常危险。”

    临走的时候,妻子再次跟我说道,接着说道:“要是明天再安排你离开这里,那就没有那么危险了。”

    想着李悠然还在老地方等我,我不能让她在那边等太久。

    再者有一些非常重要唐志军的犯罪证据都在那边。

    我不去不行。

    谁知道妻子的心里搞的什么鬼。

    如果他们真想对李悠然下手,那我更要赶紧出去!

    万一李悠然被抓了,想一下,唐志军那么疯狂额一个男人,会对李悠然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我真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