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69章 看开了
    既然她都这样了,我还跟她在一起干什么。

    离婚了,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我再次给妻子打了个电话,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一定要面对。

    这次跟妻子离婚了,我不可能跟她复婚了。

    结果妻子还是挂断了我的电话,她不肯接我电话。

    我本来想再次给妻子打电话,但最终我还是没有打出这个电话。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她不接!等晚点再打给她吧,走我们吃饭去。”

    我看着身边的李悠然。

    “嗯!”

    李悠然跟在我的身边,我们一起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饭。

    这不刚坐下来没多久,还没准备吃饭,外面就走了好几个人进来,这几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

    但他们的手都放在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后背,想要拿出来。

    李悠然也很快反应过来:“走。”

    还没等这几个人拿出武器来,李悠然率先动手,她麻利的放倒一个人。

    我拿起椅子来,朝着另外一个人砸了过去。

    果然这群人,亮出砍刀。

    想要砍死我们。

    饭店里面的顾客,都尖叫起来。

    之前我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现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倒是没有那么紧张。

    反倒是有些淡定。

    我手里拿着椅子,面对一个手里拿着砍刀的高大汉子。

    只见这个高大汉子,快速的朝着我冲了过来,挥动砍刀想要把我砍死。

    我拿着手中的椅子,狠狠的朝着这高大汉子手里的刀砸了过去。

    “铿锵!”

    一声响,高大汉子手里的刀被我打到地上。

    李悠然被两三个壮汉给包围住。

    本来受伤的她,伤口似乎裂开。

    我隐隐可以看到她的衣服外面,有一丝丝的血迹。

    看到这番场景,我的内心一紧。

    忽然之间,有一个凶残的男人拿着椅子朝着李悠然的后背砸了过去。

    李悠然本来就受伤,要是被砸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想都没想我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冲了过去,一脚踹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那个男人本来是要砸到李悠然的被我这么一踹整个人往旁边倾斜了一下,差点倒地。

    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怕旁边两个男人推开,拉着李悠然的手:“悠然走。”

    说完我们一边跟歹徒搏斗,一边往外面撤退。

    这还没多久,我就感觉到,气喘吁吁。

    我没有像李悠然她们一样经过特殊的训练。

    所以我气喘吁吁很正常。

    冲到门口,我很快就跑上车打开车门让李悠然进来。

    这就像是警匪片一样。

    开着车,跑出来后,我才大口大口的喘气,李悠然肩膀的伤口已经满是鲜血。

    这是伤口裂开了。

    我顾不得想那么多,开着车一路狂奔。

    想要找个地方给李悠然治疗。

    但我在想着,那么多人在追杀我们,要是继续在这边医院的话,估摸着要被

    这些追杀我们的人是谁?

    妻子派来的?

    还是裴原派来的?

    或者还有其他人?

    我清晰的记得,我跟别人没有什么仇恨。

    难不成是裴原派人来杀我们?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满。

    在车上,李悠然已经是浑身是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悠然,你觉得是谁想要杀我们?”

    虽然我心里猜测可能是裴原派人来杀我们。

    但是我并不敢确定,还是问一下李悠然。

    除了妻子跟裴原,我实在是想不出有别人能够派人来杀我们。

    “我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接下来我们想要待在东莞,估计非常困难。”

    李悠然这么对我说道。

    就在李悠然刚说完话,我的手机响起。

    我一边开车,一边看着手机。

    打电话过来的是妻子。

    妻子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接了妻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妻子的声音带着哭腔:“老公,让你离开东莞,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

    妻子的声音很是焦急。

    “怎么了?”

    我假装镇定,看来妻子肯定是知道刚那些人是谁。

    为什么要来杀我们。

    “老公,求求你,赶紧离开东莞好吗?离开这个地方。”

    妻子没有跟我说明原因,只是一味的要求我离开东莞。

    “为什么要离开东莞?离开这个地方,给我一个理由。”

    “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别再想查创始集团了行不?”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接着说道:“要是这样下去,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妻子所说的他们是谁?

    裴原?

    “你说的他们是谁?”

    我微微皱眉,看来创始集团的人已经知道我跟李悠然是金州派来的卧底。

    想要调查他们。

    以他们的黑背景,找人来砍我们再正常不过。

    刚才还真有些死里逃生的感觉。

    我开着车,疾驰在高速公路上。

    手机连接在车上,开着蓝牙。

    听到我的话,妻子没有跟我说他们是谁,只是跟我说让我赶紧离开东莞,什么都别管就是了。

    我听得出来,妻子的声音很是焦急。

    “你说的是裴原?”

    我这么对着妻子问道。

    妻子没有回答我的话。

    “老公,你赶紧离开这里就是了。”

    说完妻子挂断了我的电话。

    车里面,李悠然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她一只手紧紧的按住伤口,撑着她额身子。

    妻子跟我说了这些,能证明这些人不是她派来的吗?这些人是裴原派来的吗?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东莞,到深圳过去再说。

    开着车,朝着深圳的方向过去。

    深圳高楼林立,路上车来车往的。

    我找了个好医院,把李悠然给送进去,想想真悲哀,最终我还是离开了东莞。

    现在东莞已经容不下我了。

    李悠然正躺在病床上睡觉,我出去外面给李悠然买了一些瘦肉汤。

    自己也吃了一顿。

    李悠然虚弱的坐在床上,我把她给扶了起来。

    轻轻的喂她喝汤。

    “我自己来就行了。”

    李悠然的小脸红红的,她不好意思让我喂。

    “医生说了,你不要乱动,要等伤口愈合了,才能动我来喂你别动。”

    我这样对李悠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