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85章 反?
    说完我跟张兰喝下一杯酒后,准备离开包厢。

    张兰拿着酒,挡在我的面前,咯咯的对我笑着:“王董,这都没吃完,你急着去哪里呢?你不留下来陪陪我吗?”

    张兰的话中带着那么一点点委屈。

    “你自己吃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

    我看了张兰一眼,推开她接着说道:“记住我的话,只要你能证明,后面两百万不是事。”

    “好!王董那咱们一言为定。”

    “嗯!”

    离开包厢,刚走出来不远,站在酒店门口,我遇到了昔日熟悉的老下属!

    “王强!”

    要不是刘艳丽叫我一句,我压根就没有看到她。

    “嗯!”

    这个被高翔经常欺负的女人。

    现在高翔走了,她应该是过得挺好的。

    “好久不见!一起吃顿饭呗。”

    刘艳丽对我笑了笑。

    “不了!我还有事情,下次!”

    跟刘艳丽客套几句,我就拦了一辆的士离开。

    说真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海远的夜晚,令人纸醉金迷。

    路过一处酒吧,我让的士停下来。

    走进酒吧里面,单独要了一个位置。

    周围除了劲爆的音乐外,还有跳舞的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独自一个人在酒吧里面听着音乐。

    看着前面那些跳舞的女郎,还有那些身材健硕的男人。

    本来是不想进来这个酒吧的,但最终我还是进来了。

    听着劲爆的隐约,喝着那洋酒。

    看着正在舞池上跳舞的人。

    回想着我跟妻子过往的一幕幕,还有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果然不一会,张兰带着李台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李台走在前面,张兰走在后面。

    不一会,李台径直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张兰就坐在李台的身边。

    酒吧里面的音乐太过劲爆,李台凑到我的耳边跟我说,让我跟他合作一起吞了静强公司。

    还答应我说到时候让我当董事长。

    听到李台的话,我笑了!

    看到我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李台也笑了,我们两人彼此相互看着对方。

    同时一笑!

    我并不知道,李台会跟张兰同时出现在这里。

    他们是纯粹来到酒吧里面,还是跟在我的后面进来的。

    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李台这么做的目的为了什么?

    劲爆的音乐继续响起,我没有答应李台,离开了酒吧!

    李台跟张兰继续在酒吧里面喝酒。

    我就觉得奇怪了,我前脚刚到就把里面,李台后面就跟来进来,而且还是跟张兰一起进来的。

    这究竟是为什么?

    而且还跟我谈要吞并的静强公司的事情。

    我也没想太多,喝了一瓶酒,整个人感觉到飘飘的。

    夜深人静,酒吧人口,满满的都是人,这些人正在等着进去里面喝酒。

    而我打了一辆的士,准备回到酒店。

    刚打了的士,我手机响起。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打过电话来的是妻子。

    这个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我还想质问她跟翁海洋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是不是我所想的那样,这次仓库火灾一切都是妻子在幕后主使的。

    “老公,你在干嘛呢?”

    电话里面传出妻子依旧温柔的声音。

    “我在干嘛跟你有关系吗?”

    喝了点酒下肚,说真的到现在我的心里越来越讨厌妻子。

    特别是看到她跟翁海洋前前后后的那么多次的通话记录,如果不是妻子策划这起火灾,我就不信了。

    “老公,你这是干嘛呢?”

    妻子有些委屈的说道:“干嘛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

    我想质问妻子,是不是联合翁海洋想要吞并静强公司,但这话我还是没有问出口。

    “没事的话,先这样我要睡了。”

    我这么跟妻子说了一句。

    听到我的话后,妻子沉默了一下:“老公,是不是因为我让你把王静赶出公司,所以你才那么生气?你不知道王静现在怀了翁海洋的种,他们两人要把你在静强公司的股份吞了吗?”

    听到妻子这话,我觉得真可笑。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妻子在诬陷王静。

    毕竟之前我把所有的股份都给王静了,如果王静想要吞了静强公司,何必把股份还给我,还多此一举呢?

    她竟然说,王静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翁海洋的。

    听到这话,我都快笑出来了,翁海洋的那方面能力根本就不行,怎么可能跟王静生孩子?

    “老公,你别让人家给你当成傻子好吗?”

    妻子的言语中带着那么一丝恨铁不成刚的意思。

    “呵呵!”

    我冷冷一笑。

    “老公,你信不信我由你,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你。”

    妻子这么跟我说道。

    “没什么事情,先这样!”

    说完我挂断了,妻子的电话。

    妻子跟我说,翁海洋跟王静是一伙的,想要吞并整个静强公司,我觉得这压根就不可能。

    我倒是觉得妻子在诬陷王静的概率比较大。

    王静完全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回到酒店房间里面,我躺在床上,仔细的想着那个关键人物。

    也就是那个夜班的仓库管理员李唐。

    找到那个人,这起火灾案就破了。

    可李唐已经出国了,想要找到他就如大海捞针。

    要怎么才能让翁海洋跟李台两人狗咬狗呢?

    从李悠然给我翁海洋跟李台两人的流水,我知道李台跟翁海洋两人合作开了一家公司。

    这家公司规模还不小。

    之前我有让侦探调查了一下,这家公司的财务是翁海洋的人。

    我觉得,我可以从中作梗。

    更重要的是,张兰是这家公司的会计。

    我给了张兰五万块,她不可能不替我办事的。

    我就先让翁海洋跟李台两人反目为仇再说。

    只要打破了翁海洋跟李台两人的联盟,到时候再逐个击破。

    想到这里,我心里冷静了下来。

    距离静强公司发生火灾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了。

    这一天时间,神州公司正在忙碌着起诉静强公司索赔。

    静强公司的董事长,王静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的。

    对于王强来说,时间非常珍贵。

    如果到最后,不能证明这起火灾是翁海洋跟李台两人一起合谋所为的,那么静强公司,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甚至因为这起火灾,公司股价被压到低点,甚至王静的质押股票都有爆仓的可能。

    一旦王静质押的那些股票爆仓,那么接下来对静强公司,将是致命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