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94章 真真假假
    被我这么一问,妻子愣了一下,随后咯咯一笑的看着我:“老公,我能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跟他只不过是同事罢了。”

    “同事?你的意思,翁海洋也是创始的人?”

    “对咯。”

    妻子没有否认,她直接跟我说,翁海洋也是创始的人,接着对我说道:“他的能力要比唐志军强,你可要小心他跟王静两人联合起来害你。”

    妻子再一次说,王静会跟翁海洋联合起来害我。

    她的话还能再相信吗?

    “你胡说,王静之前都把股份还给我了,怎么可能联合翁海洋一起来害我?”

    我愤怒的对着妻子说道。

    “什么事都有可能哦。”

    妻子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接着说道:“你别看王静那样对你好,其实她打心底就是一个坏人。”

    妻子这样说我笑了,我压根就不相信妻子的话。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我这么对着妻子说道。

    “老公,别等到吃亏的时候,才后悔。”

    妻子站了起来,她的内衣已经没了,她一手放在她那丰满上,那绝美白皙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的手刚好遮挡住了,她那两只白皙的小白兔。

    看得更加诱人!

    “老公,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被王静跟翁海洋欺负的。”

    妻子对我咯咯一笑。

    我看着视频里面的妻子。

    心里很是疑惑,王静会害我吗?

    我压根就不相信妻子的话。

    因为妻子太美了,我看着视频,都有那一股冲动。

    现在我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蹂躏一番妻子。

    “没事的话,那先这样了。”

    “老公,别急。”

    妻子想我撒娇:“我们再视频一会嘛,你看我们的宝贝。”

    妻子右手放在她的那隆起的肚皮上。

    轻轻的抚摸着。

    看着妻子微微隆起的肚子,我很怀疑,她肚子里面的那个还是究竟是不是我的。

    我拿起一根烟抽了起来,不管是不是我的,一旦妻子把孩子生下来后,我肯定要验n的。

    按照那个时间段,妻子都在家里。

    她怀孕了,肚子里面的孩子应该是我的,但为了保险起见,孩子出生我还是得验证一下n。

    “医生跟我说了哦,咱们的宝贝是男孩。”

    妻子提前去验血,知道肚子里面的是男孩子:“等咱们的宝贝,出生后爸妈肯定会很开心的。”

    的确妻子要是生男孩的话,我爸妈肯定会很开心。

    毕竟老爸老妈他们的思想传统,都是重男轻女的。

    妻子生了男孩,就可以喂家里传宗接代了。

    “别跟我说这些,赶紧把衣服穿上。”

    我看着视频里面的妻子。

    “老公,给你看还不行吗?”

    妻子显得有些委屈。

    看到妻子这样子,我觉得妻子的面前,是不是有一个男人?翁海洋就在房间里面,妻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给翁海洋看?

    “你前面是不是有个人?”

    我看着妻子,当面质问。

    妻子被我这么质问,她愣了一下,随后把视频调整到前面去,随后对我撒娇道:“老公,我前面怎么可能有人呢?”

    我躺在床上,跟妻子视频。

    今天我们两人聊了整整半个多小时。

    这半个小时里面,妻子在视频那边,搞得我饥渴难耐。

    恨不得出去找一个女人,好好发泄一下

    我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人在妻子的面前,是不是我想太多了。

    可能真是我想太多了。

    “老公,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妻子笑着对我说道,接着又说道:“老公,我两天后就过去找你哦,你在海远等着我。”

    说完妻子挂断我的视频。

    我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看着手机视频。

    我拿起侦探发了条消息:“怎么样?”

    侦探给我的回答是几张照片,这些照片是翁海洋跟妻子走进酒店,但很快就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的场景。

    翁海洋并没有跟妻子发生什么。

    因为那么短的时间,我跟妻子在视频,难不成在我跟妻子视频的时候,翁海洋正在跟妻子玩?

    这完全不现实。

    因为我可以看到妻子房间里面的所有一切。

    至于房间里面的场景,这个侦探是没有拍摄到。

    拿起手机录音,播放着李台承认是他纵火的录音时,我觉得是时候该把这个录音交给警方了。

    李悠然那边找到了李唐的话,那么就会有更有力的证据指证李台。

    我还真没想到,这事情能够这么轻松的解决。

    这完全是取决于翁海洋跟李台的老婆偷情,同时还想着吞并李台的财产,导致出来的完美结果。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个夜晚。

    夜晚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

    本来还以为王静会打个电话给我,或者过来找我,但晚上我的手机很是安静,没有收到王静的一个电话。

    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想着要不要给王静打个电话。

    又回想起妻子说的王静可能联合翁海洋要来害我。

    这让我的心里不由得警惕起来。

    但我还是觉得王静不会害我,但万一要是有那种可能呢?

    想到这些,我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怎么就往那方面去想呢?

    不管了,等天亮到公司之后,再把李台的罪证跟王静说,让李台伏法,李台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想要谋取利益,害得我们公司损失,必须赔偿我们公司的损失,同时因为李台身为神州公司的老总。

    我们跟神州公司签的合同,就失去法律效应了。

    毕竟这些货物是在李台的阴谋下被销毁的。

    这跟我们公司是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李台这么做,而且还请律师准备起诉,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甚至还过来威胁,想要世纪花园外面的那一块地。

    所以李台已经涉嫌犯罪了。

    这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夜晚的海远突然下起倾盆大雨,躺在床上,我听到外面暴雨落地的声音。

    甚至还夹扎着强风。

    因为最近台风要来了,海远还是受到那么一点点的影响。

    都说下雨天最好睡,但我一点都睡不着觉,金身初奇的好。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

    这是一个熟悉的号码,发微信视频给我的。

    看了一下给我发微信的人,我的内心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