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495章 出乎意料
    打开微信,看到视频里面,那绝美的容颜,我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

    跟我微信上视频的是李悠然。

    她穿着警服,英姿飒爽!越看越漂亮。

    “在干什么呢?”

    这时候,李悠然正坐在椅子上,拿着视频跟我聊天。

    “想你!”

    我随口对李悠然说了一句。

    “少在那边嘴贫,纵火案进展得怎么样了?”看来李悠然还是挺关心我的,她跟我说已经锁定李唐的踪迹,过不了多久就能将李唐引渡回国。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挺感动的。

    李悠然能这样为我分忧,说真的她对我真的很不错了。

    假如没有妻子的话,我应该是会跟李悠然在一起。

    一想到妻子,我就感觉到,一个头两个大。

    有些时候,想想我真的不想跟妻子在一起。

    我把案件的进展方向告诉李悠然,李悠然听到我的话后,显得有些惊讶她也没想到李台会主动承认。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李台的老婆竟然会联合翁海洋来害李台,那简直就是现代版的潘金莲。

    坐在床上,看着穿着军装,清秀的李悠然一时间我们谈了好多好多。

    李悠然跟我说过几天就回来了,等她回来之后,就没有什么任务了,要过来海远,问我欢迎她不。

    我自然是欢迎,但想到过两天妻子就要过来海远。

    心里暗暗叹气。

    现在妻子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担心李悠然来了,妻子会吃醋对她下手。

    妻子跟我说了好几次,说要对李悠然下手。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事情。

    “怎么不欢迎我吗?”

    看到我表情有些为难的样子,李悠然看着我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不欢迎我,那我不去算了。”

    “怎么可能不欢迎呢?”

    我笑着对李悠然说道,接着说道:“我的怀抱随时欢迎你。”

    “你能正经点不?”

    李悠然白了我一眼,接着不好气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嗯好!”

    挂断李悠然的视频,我竟然会躺在床上傻笑。

    我这是在干什么呢?

    慢慢的我在这样的笑容中睡着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早晨拿起手机,确实没有看到王静给我拨打电话的任何记录,本来我还以为王静会打电话给我。

    结果都没有。

    现在我得到静强公司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按照道理,王静应该是会打电话给我的才对?难道王静出事了?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一紧,随后我给王静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通了,但暂时无人接听。

    昨晚我早该打个电话给王静了,要王静出是了?那就不好了。

    我马不停蹄的拦了一辆车,来到公司。

    公司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受到火灾的影响也已经过去了。

    现在公司的一些管理,火灾案件,成为公司一些管理还有员工饭后的话题。

    更多的还有人谈论关于王静肚子里面那个孩子的事情。

    刚走进公司,我就听到两个员工,坐在那边谈论着,王静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甚至有人说是翁海洋的。

    听到这话,我微微皱眉。

    看到我走进来,那两个员工立马就闭嘴了。

    也不敢多说一句什么。

    我径直的朝着王静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走到走廊的时候,我看到王静的办公室是开着的,她因该是在办公室里面。

    走进办公室里面,王静确实在办公室里面。

    她坐在那边,低头审核着文件。

    看到我走进来后,王静抬头看了我一眼:“强,你过来啦?案件有什么新进展?”

    “已经能够证明李台就是纵火者。”

    “不是翁海洋吗?”

    王静抬头看着我,微微皱眉。

    “是,但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翁海洋跟纵火案有关系。”

    这时候,王静才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我正想问问王静昨天晚上的事情呢。

    但我始终是没有问出口。

    “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静好奇的看着我。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王静说了一遍,王静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说翁海洋跟李台的老婆有一腿?然后你假冒李唐,去问李台?接着你又跟李台说,翁海洋什么都跟你说了?让李台误以为翁海洋要弄死他,结果李台就在无意间承认了?”

    王静这么问我。

    对于她来说,这是再精彩不过了。

    可以看得出来,她显得很是激动。

    毕竟公司再也不用担心神州公司索赔,更重要的是她质押的股票不会爆仓。

    “就是这样,我这里有录音,只要我把录音交给警方,李台马上被抓。”

    我很是自信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这么一大清早的会是谁呢?

    “进来。”

    王静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说了一句。

    不一会,李台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就自己一个人,这次甚至连秘书都没有带。

    我看着李台有些惊愕。

    李台看了我一眼,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但很快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

    “两位王总,我们能不能商量点事情。”

    李台笑着对我们说道。

    他那种笑容,带着那么一点点谄媚。

    “李总,有什么事情你就说。”

    我跟王静坐了下来,同时李台也坐了下来,他坐在我们前面:“王董,仓库着火的事情就当做意外事件处理好吗?不要起诉我。”

    “李总,你在我们公司仓库放一把火,现在又让我们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我直接对着李台说道。

    李台一脸苦笑:“王董,我是被那对奸夫淫妇利用的,只要你们说仓库着火是意外,神州公司保证不会找你们要任何的赔偿。”

    “李总,这件事情影响那么大,不查找出真凶怎么行?”

    我淡淡的说道,接着道:“你也知道,现在的上市公司,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些资金跑得比什么都快,再者难不成你不知道,王董事长股票的质押线吗?”

    听到我的话后,李台的脸色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