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05章 百般阻挠
    我静静的抱着妻子,拿起床边的纸巾擦拭着她那眼角的泪光。

    “老公,在家里多陪我两天,不要去海远了好吗?也许这是我最后的一段时光了。”

    妻子的紧紧的抱着我,我能感受到,她跌宕起伏而又剧烈颤抖的身子。

    “不行,我必须回海远。”

    因为我现在都不知道,王静为什么会听从翁海洋的话接下那个单子。

    难不成翁海洋真的跟王静是一伙的,他们两人本来就是一对离过婚的夫妻,翁海洋是王静的前夫。

    很早之前王静跟我说过翁海洋不行的,张兰却跟我说翁海洋一夜七次!

    创始想要吞了我们静强公司,他们势在必得。

    不回去处理,恐怕这个世界上再无静强公司,这还不是很可怕,更可怕的是我现在是静强公司的法人。

    万一出点什么幺蛾子出来,要负责的人就是我。

    “老公,你就不能陪我多待两天吗?”

    妻子再次对我撒娇道,她用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

    眼里含着泪花:“我真的就只是想在家里陪一下咱们的女儿还有爸妈,当然更重要的还有你。”

    “那你留在家里,我自己先回海远,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老公!我这都要出国了,你连我这点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吗?”

    妻子显然是不让我去海远。

    或者她真想在家里,让我好好陪她,因为我觉得她可能去跟那个老不死的拼个鱼死网破。

    否则的话也不会这样说了。

    “我就想要,安逸这两天!你这都不能答应我吗?”

    妻子拉着我的手,哭了出来。

    她微微咬唇!

    让人看起来十分可怜:“老公,在家里陪我两天,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安逸的过两天。”

    “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没必要搞得那么严重吧。”

    这次我几乎可以保证,妻子连国外都出不去。

    “老公!”

    妻子还想说什么,但她又没有把话说出来。

    “乖,听话!我先去洗澡,其他的事情晚点再谈。”

    我轻轻的摸了一下妻子的头,拿着睡衣转身朝着门口外面走出去。

    房间之内,就至身边刘晓静。

    她拿着手机,微微皱眉。

    她拨出一个号码,有几次想要按下去,但却始终没有按下去,她犹豫了许久该不该打这个电话。

    “妈,你在天之灵,请你保佑我,杀了那个禽兽替你报仇!”

    刘晓静看着天花板,她独自一人喃喃道:“李光头,唐志军都已经死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刘晓静最终没有打出那个电话。

    她闭上眼睛,一滴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她慢慢是站起来,朝着门口走了出来。

    “妈,我想抱一下小萱。”

    刘晓静走了过来,看着正坐在椅子上,抱着她女儿的婆婆。

    刘晓静双手接过她女儿抱着走进房间里面,她紧紧的抱着她的女儿:“小萱妈对不起你,妈不是一个好妈妈。”

    大约十几分钟,我洗完澡从浴室里面出来。

    我看到妻子正在房间里面,双手抱着那可爱的女儿,正在不断的念叨着什么,似乎在跟女儿说什么话。

    夜幕逐渐降临!

    我们村里除了农家乐那边比较热闹一点,我们这里还算是比较安静的。

    坐在床上都能听到窗户外面那些昆虫的叫声。

    看着妻子怀中那可爱的女儿,我轻轻的接过来。

    这时候女儿已经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香。

    我轻轻的把女儿放在床上:“不早了,没事的话就早点休息吧。”

    “嗯!”

    妻子点了点头:“老公,明天不要去海远,在家里陪着我行吗?”

    妻子已经强调了,好几次让我不要过去海远。

    难不成,我明天过去海远会出事?

    这让我的心里没有底,又或者说妻子想要帮助创始,把我们静强公司给吞了?

    “怎么不要过去海远?”

    我好奇的看着妻子:“是不是海远即将发生什么事情?这事情对我很不利?甚至会涉及到我?”

    “没有!我就想你在家里陪我两天。”

    当我看向妻子那眼神的时候,她有些逃避我的眼神,很显然她肯定是知道,海远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真没有?”

    “嗯!熄灯了,早点休息。”

    看到我怀疑了,妻子赶忙说一句,她把床头灯给关上了。

    我实在是想不通了。

    “不行,明天我还是得过去海远一趟。”

    我真就想搞清楚,王静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拿下创始的那个单子。

    “老公,你怎么那么倔,听我一次会怎么样?”

    妻子突然来了一句。

    妻子的这话让我更加肯定,这其中有内幕。

    否则的话,妻子不会这么说的。

    “那你跟我说,你都知道了什么?我去海远会发生什么事?”

    我直接的问妻子。

    “老公,真没什么事情,我就想你在家里陪我两天,这次我出国肯定是凶多吉少!我就想要你陪我几天。”

    妻子这么说我沉默了。

    哪怕妻子这样说,那我明天也要过去海远看看。

    她越是不让我过去,我就越是好奇,海远是不是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我甚至隐隐担忧起王静的安危来了。

    接下来,我没有跟妻子继续聊天,我的脑子里面,想着更多的是海远发生的一些事情。

    慢慢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女儿早早的就起床了,妻子拿着奶瓶正在给女儿喂奶。

    吃完早餐,我准备了一下,我还是打算过去海远。

    妻子已经把女儿交给来老妈了。

    看到我在房间里面整理东西,妻子走了过来她看着我皱了皱眉:“老公,你真的要去海远吗?”

    “嗯!”

    “老公,你就不能多陪我两天?”

    我没有回答妻子的问题,但妻子还是一直问,最终我实在忍无可忍就这样回答妻子:“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多着呢,万一海远发生点什么事情,那么静强公司就完蛋了。”

    “既然你执意要去海远,那我也只能陪你过去,但去海远之前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吗?哪怕一个小时也行,我想去庙里烧香祈求平安。”

    “嗯可以!”

    我收拾好东西后,妻子也跟着我收拾了一下。

    我们这边的山里有一个庙,据说那个庙挺灵的,庇佑苍生。

    “阿强,晓静你们两要去庙里拜一拜吗?”

    老妈刚好听到我们的话,她走了过来,好奇的问我们。

    “妈,我跟阿强想去山里的庙里拜一拜。”

    我这都没有说话,妻子就跟老妈说了。

    “嗯,这样好,反正我也没干嘛,就跟你们一起去。”

    “这样也好。”

    说完老妈开始去收拾东西了,不一会老妈拿了一些东西准备孝敬佛祖。

    我们家乡的风景很好!

    清早的走在,水泥小道上,迎面扑来那清凉的空气,让人呼吸起来十分的惬意。

    初秋的天气有些冰凉,阵阵寒风吹了过来,让人感觉到有些小冷。

    感受着,秋天的气息,心里感慨万千!

    又过去一年了。

    秋风瑟瑟,空气芬芳!

    不知不觉,我们一行三人已经到了山脚下。

    站在山脚下,老妈指着远处小溪流里面的那一块黑色石头。

    那块黑色石头很大,是蛇形的。

    老妈跟我们说,那块黑色石头其实就是一条千年蛇精,想要出来祸害人,被雷给打死了,就化成石头。

    确实那块石头真的很像是蛇。

    开始老妈,还跟我们讲述着,我们这边的一些民间故事。

    甚至连石棺材都拿出来说了。

    “阿强,晓静你们知道吗?对面那山中,有一个石头人,听说那个石头人还会欺负农家的女孩。”

    老妈开始讲得津津有味:“曾经就有一个女孩被那个石头人欺负了,怀上了那个石头人的孩子。”

    “妈,石头人怎么可能跟女人生孩子呢。”

    我笑了笑:“你这话说的。”

    “你还真别不信,第一天欺负这女孩子的时候,女孩子发现了,第二天亲人让那个女孩子脚上绑着红线,当天晚上那个石头人又来了,第二天清晨顺着那条红线找到了那个石头人。”

    这些都是民间的一些传说,而老妈却说得津津有味。

    看着老妈这么说,我还真不忍心打断。

    我们这边的民间故事很多。

    说真的,今天陪老妈还有妻子,一起出来走,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放松方式,整个人都放送了不少。

    精神也好了许多!

    把一切烦恼都抛诸脑后。

    妻子也显得挺惬意的,期间她还拿着手机帮我跟老妈拍照,同时也我们三人一起拍照。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通过一条长长的阶梯,我们来到了我们所要来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