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13章 选择跑路
    我微微抬头,看了一下包厢门号。

    站在包厢门口,顿了一下最终我还是伸出手,打开包厢的门。

    打开包厢门后,我看到几个人在吃饭,有男人有女人,并没有看到妻子,反倒是有一个声音很想妻子的女人。

    看来是错觉!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包厢里面的几个人都朝着我这边看过来,露出一个个询问的眼神。

    “不好意思,弄错地方了。”

    我笑着对包厢的人点头,随后把门给关上。

    “强!你想什么呢?我们的包厢在这里。”

    王静指着旁边的一个包厢。

    “刚才分神了,没有注意到。”

    “强,你脑子里面是不是还想着翁海洋的事情?别想了啦!为了这种事情气坏身体不值得。”

    “嗯!”

    一说到翁海洋,我晚上还打算去找一下黄秀珠呢。

    我跟王静随便走进去一个包厢。

    坐在包厢里面,淡淡的看这里的菜单。

    我准备点餐的时候,王静跟我说,她已经点好了。

    包厢里面是一张铺着红色桌布的桌子,桌子上一一个烛台,烛台旁边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两个高脚杯。

    看样子王静晚上是想跟我吃烛光晚餐,浪漫一下!

    她轻轻的按了一下音乐,这里的音乐非常有情调。

    坐在我对面的王静显得很高雅。

    很难得见到王静有这么的一面。

    我也就随便的跟王静吃,对我来说吃什么都一样。

    就在这时候,王静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我的面前,她神秘的对我笑着:“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打开看看。”

    打开黑色的高档礼物盒,一个价值几十万的手表,印入我的眼帘。

    “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有些懵的看着王静。

    “强,你忘了吗?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日子。”

    王静脸上的笑容带着点点的羞红:“这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不记得也对。”

    我还真没想到,王静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记得那么的清晰。

    我几乎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本是不想收,王静的礼物,但他非要叫我收下。

    最终我把礼物收下了,吃完晚餐已经八点半了。

    走出餐厅,王静挽着我的手:“强,要不要陪我去看电影?”

    我刚要拒绝,王静就用那种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强,你从来都没有陪我去看过电影。”

    “今天忙了一天,实在是太累了,改天吧。”

    确实一大清早的开车到公司,又在公司查账,搞了一整天现在还真有些累。

    更多的我是想回到酒店,看看妻子在不在酒店里面。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发现我的心里在乎妻子比在乎王静多一些。

    “强,你就陪我一次嘛。”

    王静对我撒娇道,她还轻轻的扯了扯我的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现在都那么晚了,下次再陪你去看,不然等下看完电影都十一点多了。”

    “好吧!你要是累的话,那咱们回去休息。”

    王静非要让我跟她一块回到公寓里面去:“晚上你得陪着我。”

    “晚上我没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王静这样一直缠着我,我哪里有时间去找黄秀珠?

    “好吧!”

    王静并没有问我要做什么,就说了两字:“那我先回去了。”

    王静松开我的手,她委屈的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保镖打开车门,她上车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强,我在家里等你。”

    说完王静上车去。

    一下子保镖就开车走了。

    看着远去的车影,我的心里有些失落。

    我先回去酒店看看妻子在酒店里面没有。

    打了一辆车,我很快来到妻子跟我说的那个酒店,我用身份证找了服务员拿了一张门卡。

    打开酒店房间门,妻子的行李都整整齐齐的放在酒店房间里面。

    她人不在!

    妻子去哪里了?

    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夜间九点多了。

    妻子还没回酒店,刚跟我说在跟她朋友吃饭,吃一顿饭能吃那么久?她去哪里了?

    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这时候,妻子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我再次拨打妻子的手机号码,结果还是一样她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坐在酒店的大软床上,我有些烦躁。

    暂时先不想这些了,在公司里面我有看过黄秀珠的资料,也会知道她住在哪里。

    我觉得现在得过去找一下黄秀珠。

    翁海洋是创始的人,那就算是我的敌人,不管怎么样一有机会,我就会把他往死里整。

    最让我感觉到心烦的是,刚才还能打通妻子的电话,现在妻子的手机却已经是关机状态。

    妻子身边没有保镖!

    我所担心的是,她会不会出事。

    离开酒店房间之前,我最后再给妻子打了个电话,结果她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状态。

    自从离开家里妻子就说她的右眼皮一直跳,再加上老妈求到的那个下下签!

    这让我的心里觉得很是沉重。

    走出酒店房间,径直的朝着酒店门口走了出去。

    在公司的资料上看,黄秀珠住在海远的中心地段。

    她是租在那边,应该是还没有搬走。

    想了一下,我还是拨打了黄秀珠的号码。

    “喂!”

    电话里面传来黄秀珠有些沙哑的声音,显然刚才她是哭过:“请问你是哪位?”

    “是我王强。”

    我很直接的对黄秀珠说道。

    “王董,您找我?”

    电话那头黄秀珠的语气立马变得客气起来:“不知道您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知道你现在有空没,我想向你了解一些东西。”

    “嗯,王董你说。”

    黄秀珠的声音有些小。

    “电话里面说不方便,我们见面谈。”

    “也好!那王董我们在哪里见面?”

    黄秀珠很爽快的答应我在哪里见面。

    “就在公司附近的那一家新开的咖啡厅,等你到了再打电话给我。”

    拦了一辆车,朝着咖啡厅的方向过去。

    在咖啡厅找了一个包厢,等了大约十几分钟时间,还没见黄秀珠过来。

    “会不会被放鸽子了?”

    看了一下表,这都过去二十分钟了,按照黄秀珠租房的地方到公司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现在这都二十分钟了,黄秀珠还没有来?

    我的心里都觉得奇怪呢。

    想了一下,我还是打了黄秀珠的号码。

    黄秀珠很快就接听了。

    “王董,我马上就到。”

    黄秀珠说了一句,有些匆忙的挂断电话,连给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似乎有什么事情。

    又过去五分钟,始终还是没有见到黄秀珠来。

    仔细的回想一下,今天翁海洋在办公室里面,那种凶狠的眼神。

    现在黄秀珠承认了是她侵吞公款的,如果不还钱的话,黄秀珠要是消失了,那岂不是死无对证?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我内心暗骂自己糊涂。

    放下手中的咖啡,我走出咖啡厅,想都不想开车往黄秀珠的租房那边过去。

    一旦黄秀珠出事了,或者说黄秀珠死了,那就真死无对证了,翁海洋吞下去的那笔钱就相当于白白的给他。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今天在黄秀珠的办公室里面,她为什么会直接承认了她侵吞公款的事情?

    我的速度很快!五分钟左右我到了,黄秀珠所住的小区。

    在小区门口我给黄秀珠打了个电话。

    “王董,我正在路上呢,您等我一下。”

    黄秀珠说了一句。

    黄秀珠住的小区,是一个有些残旧的老小区,这个小区建了有一二十年头了。

    大门口是一个铁栅栏门,还有一个两个保安坐在那边正翘着二郎腿在那边抽烟。

    这时候,我看到黄秀珠被着一个红色的背包,带着一个白色的帽子,显得很是低调,她正慢慢的往外面走出来。

    黄秀珠这是背着行李?她想要跑路?

    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

    我自然是不能让黄秀珠跑掉的。

    既然黄秀珠选择跑路,那么就说明,她根本就没办法把那些钱还上。

    黄秀珠一边走,一边接电话。

    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看样子还笑得挺开心的。

    我几乎可以肯定,黄秀珠想要跑路。

    我把车藏在小区门口,等着黄秀珠出来,一旦她出来就马上把行动把她带走。

    也不知道李悠然过来海远当队长了没。

    如果这个时候,李悠然在我身边,那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