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15章 别提那事
    这时候我跟王文豪已经站在黄秀珠的前面。

    黄秀珠躺在地上,头发满是鲜血。

    有一个医生当场把她的头发都刮掉。

    同时抬上担架!

    现场除了一把凶器外,就只有受伤昏迷的黄秀珠。

    但愿黄秀珠没有死,这样她就能指证翁海洋。

    “医生,她还有救吗?”

    我看了一眼车上下来的急救医生。

    急救医生只是说了一句:“患者脑部中枪,详细要回去做个手术一下才知道,目前患者是还有生命迹象。”

    说完急救医生带着几个人,赶紧把黄秀珠抬上车去。

    “文豪,你要派几个人保护黄秀珠。”

    “这是肯定的,既然是凶杀案,凶手要是发现受害者没死,肯定会再次行凶的。”

    王文豪很是果断下令:“派几个人,保护好受害人。”

    “是!”

    “王强,要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局里一趟,做一下笔录。”

    “好,这个没问题。”

    我跟王文豪做一辆警车,在警车上王文豪更多询问我的是关于黄秀珠的情感生活,还有关于公司侵吞公款的事情。

    “我所得到的消息,黄秀珠好像是翁海洋的情妇。”

    在路上,我们谈了许多关于翁海洋跟黄秀珠的事情。

    这个晚上,我在警局里面捣鼓到凌晨,本来上了一天班挺累的,晚上又捣鼓了这些事情,感觉到眼睛都快闭上了。

    到警察局门口,我打了一辆车。

    回到酒店里面,打开酒店的房间门,看了一下妻子还没有回来酒店。

    妻子去哪里了?

    想到黄秀珠差点被人杀了,妻子又还没回来,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担忧起来。

    万一要是妻子也被人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点都淡定不起来。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妻子的号码。

    这次手机打通了,大约几秒钟的时间,妻子接了我的电话。

    “老公!”

    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温柔的声音。

    “你在哪里?”

    “在外面打包宵夜呢?你回酒店了吗?”

    妻子说她出去打包宵夜,这下我才松懈了一口气。

    至少证明妻子没事。

    仔细的看了一下酒店房间,似乎都没动过的迹象,妻子回来过?

    还是妻子压根就没回来过,现在正打算从外面回来,那么一整个下午到凌晨妻子都去哪里,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赶紧回来。”

    “嗯好!老公你要吃什么?要不要我给你打包回去。”

    “我不饿。”

    刚才去警察局做完笔录后,王文豪请我吃了点宵夜,还有喝了点酒。

    现在肚子压根就不饿。

    再仔细的看了一下,床上的被子有被翻动的痕迹,妻子应该是挺早回来了,她现在在外面打包宵夜也算是正常。

    我也懒得多想什么,洗了个澡。

    躺在软软的床上,感觉到浑身上下都舒适无比。

    虽然全身肌肉都放松了,但我的脑子依旧处于紧绷的状态,因为晚上我亲身经历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案件。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凶手杀人,但我听到那枪声,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凶手拿着手枪对着黄秀珠的脑子开枪的场景。

    这两凶手,如果真是翁海洋雇的,那么翁海洋就不只是侵吞公款那么简单的罪名了。

    雇凶杀人比侵吞公款的罪名重多了。

    如果黄秀珠能醒过来,肯定是会指控翁海洋的。

    现在翁海洋要是知道黄秀珠没有死,他肯定连睡觉多没办法睡得好。

    大约十分钟左右,酒店门口传出开门的声音,应该是妻子打包宵夜回来了。

    看到妻子打开门后,她提着吃的宵夜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老公,来吃宵夜。”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吃。”

    我这么对着妻子说了一句,片刻后我问了一句妻子:“老婆,你今天一整个下午到晚上都去哪里了?怎么都没见你人?”

    “老公,我不跟你说了,出去跟我朋友逛街去了。”

    “再过几天你就要被那个老不死的弄到国外去了,你还有那个心情逛街?”

    我立马坐了起来,盯着正坐在椅子上准备吃宵夜的妻子,看起来妻子似乎没有任何的压力,反倒是挺轻松的样子。

    在家里显得那么沉重,回到海远后,我觉得她似乎也没有担忧什么,甚至还开心的跟她的朋友出去玩。

    “老公,那有什么办法?既然那老不死让我去,那我只能去了。”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吐露出那么一丝丝的无力感,她的眼眶中带着点点的晶莹泪花。

    “你以为我很想去吗?我那是迫不得已,你以为我心里很好受吗?”

    妻子的表情变得无奈,甚至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痛恨。

    刘晓静微微咬唇,她是打心底的不想过去,可她现在还不能违背那个老不死的意思。

    只差一步!

    就差那么一步了!!

    刘晓静紧紧的捏着拳头:“老公,我”

    “好了,别说这事情。”

    我无奈叹气,随后看着妻子:“你要是不想出去的话,那你就配合我,躲起来让那老不死的找不到,这样就可以不用出去了。”

    “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

    妻子很是直接的告诉我:“现在躲过去,到时候被那老不死的找到,那下场会更惨的。”

    看到我没有说话。

    妻子又说了一句:“老公,你没在那个老不死的身边做过事,不知道他的真正手段,老公能不能别说这些事情吗?”

    “嗯!”

    我知道,再继续跟妻子讨论那老不死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这样只会影响心情的,本来我还想着带妻子去躲一段时间,看来现在是没有效果。

    “为什么那个老不死的非要你出国?别人不行吗?”

    我看着妻子。

    “我”

    我这么一问,妻子一时间,还真回答不上这个问题。

    “怎么?”

    被我那凌厉的眼神盯着,妻子显得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下来了:“因为这个项目是创始的内部机密,很少人知道!我也只是知道一点点,我过去的任务就是讨好那个黑人,让那个黑人跟创世签约。”

    妻子这样跟我解释。

    “创始就没有别的人选吗?干嘛非要你去?”

    对我来说,妻子如果真出去国外让黑人侮辱玩弄,对我来说,那绝对是超级恶心的事情。

    “老公,我又不是那个老不死,我怎么知道他想着什么。”

    妻子无奈的说道:“老公,咱们别谈这些事情好吗?你就不能让我安逸的度过这几天吗?整天这样吵吵的。”

    可以看得出来,妻子显得有些不耐烦。

    她的情绪有些烦躁。

    她烦躁,我的心情比她更加烦躁。

    “行行行,不吵!”

    我很是生气,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老公,你别这样好吗?”

    妻子看到我也生气了,她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温柔的半躺下来,靠在我的肩膀上:“老公,你别生气啦。”

    “别生气?呵呵,你都要出国去陪黑鬼了,我能不生气?我能不着急?我能不烦躁?”

    我把妻子推开。

    “老公,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妻子都快哭出来了:“老公,我这次出国回来,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到时我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

    妻子这话都不知道说了几百遍。

    想到她出国后,要去给那个黑鬼玩,我的心里一点都淡定不起来。

    特别是回想起,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小电影。

    里面的黑人是如何凌辱女人的。

    我的脑子里面,甚至想到,妻子被黑人玩弄的场景?

    我真的不敢再往下去想,越想我心里就越是烦躁,越是想要发飙。

    “这话你说了几百遍了?”

    “老公,请你理解一下我好吗?”

    妻子一脸苦涩。

    “理解一下你?呵呵?理解你那么谁理解我?我特么的就该带这个绿帽对吗?”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计划了,但我的心里就是不甘心。

    “打住!我们不谈这个话题好吗?”

    妻子比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接着问我:“我听说黄秀珠侵吞了你们公司的公款是真的吗?”

    这消息挺封闭的,妻子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做知道的?”

    我好奇的看着妻子。

    “翁海洋告诉我的。”

    妻子毫不忌讳的告诉我。

    “看来你跟翁海洋走得很近,这事情那他都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