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20章 狼子野心
    “强,那怎么办,接下去我的票真要爆仓了。”

    王静非常焦急。

    “不要着急,你越是这样,稳不住抵押地皮去自救,那只会让人更加怀疑咱们公司出了大问题,那样的话更惨。”

    “那要怎么办才好?”

    其实现在王静的心里想着的是,赶紧自救。

    “你要想想,大家都知道你的质押线!肯定是有很多人希望你爆仓,既然他们想让你爆仓,那我们何不满足他们?”

    我这么一说,王静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强,我的股票要是爆仓,被强平了那就什么都没有,公司的控制权就不可能在我们的手上了。”

    “破而后立。”

    我跟王静说了这句。

    “什么?”

    王静不明白我的意思。

    就在我要跟王静说我计划的时候,翁海洋敲门走了进来。

    “王董,以创始公司为首的几个客户想要跟我们解除合作关系,这些都是合同。”

    翁海洋拿着一些合同过来,直接丢在桌上。

    翁海洋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恐慌。

    在股市里面,制造恐慌那是非常恐怖的,一不小心就会成就踩踏,到时候血流遍野。

    这些合同基本上都是翁海洋在外面签下来的客户。

    客户的单子不是很大赚的利润也不是很多。

    “你跟那些客户说,我们的公司没有外面传的问题那么严重,我们的公司也不至于亏空到这个地步。”

    我这么跟翁海洋说道。

    “王董,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可那些客户怕咱们公司会倒闭,所以拒绝跟我们合作,他们都另外找合作伙伴了,还有一些跟我们生意上有来往的伙伴,都找我们催收货款。”

    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吧。

    一个个都怕静强公司出事拿不到钱。

    当然还有好几个实力强大的老客户,则是选择了相信我们静强公司。

    “嗯,先欠着吧,现在公司也没那么多钱给他们,等合同到期了,再给他们这笔钱。”

    听到王强这么说,翁海洋的内心暗暗冷笑。

    片刻后,翁海洋又装作很关心公司现在状况的样子,他看着我:“王董,现在公司股票一直跌停,你要怎么处理?”

    “我建议我们增持公司股票,安定那些投资者的心。”

    我直接跟翁海洋说,接着反问一句:“翁总,我们三个大股东都在这边,为了我们公司还有投资者的利益,我们三个都增持咱们公司的股票,来安抚投资者!后面黄秀珠要真死了,我们再把世纪花园的那块地卖掉,那些填补那些亏空的钱款。”

    “可以我增持三百股。”

    翁海洋说了一句,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个副总增持三百股自己家公司的股票,这三百股都没有五千块呢。

    这样的公告要是发出去,投资者肯定会认为,连自家老总都觉得自己的公司股没戏了,还会买入股票吗?

    想想我都觉得可笑。

    “翁海洋,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静愤怒的看着翁海洋。

    “我增持三百股很多了,我却是看不到公司的前景,你们决定要增持,我就意思一下就好了,这三百股的钱我也不要了。”

    翁海洋笑着说道,接着又说道:“王董,我可是很配合公司董事们的要求,我决定了马上增持公司股票三百股来为投资者打气。”

    翁海洋这么说,王静都快被气得吐血。

    “王董,这些合同你要处理好哦。”

    翁海洋听我的意思,黄秀珠是没有多大可能醒过来,所以她肆无忌惮起来,看他的表情心里似乎放松了很多。

    黄秀珠一死,就没有人能够指证他了,他从静强公司吞的那些钱都要进入他的口袋里面。

    翁海洋的心里能不乐吗?

    说完王海洋直接转身摔门离开。

    翁海洋离开后,王静气得直接咬唇:“太可恶了,实在是太可恶了,增持三百股,亏他说得出来。”

    王静的脸色有些苍白。

    “强,难道我们就这样认命了吗?”

    王静很是不甘心。

    “放心吧,一切有我。”

    我这么对着王静说道。

    虽然我这么说,但王静以为我在安慰她的。

    她只是叹了口气:“目前,也只能通过增持来自救,如果连我们增持都没有一丁点效果的话,那”

    王静不敢往下面去想。

    因为她知道,我跟她辛辛苦苦打拼那么久的产业,说不定马上就要拱手让人了。

    资本市场就是这样的,谁的股份多,谁就有话语权。

    “强,我的股票要是爆仓,被创始买走的话,我们就要让出公司的控制权了,到时候真是保不住我们的公司了。”

    王静都快哭了:“可恶的翁海洋,竟然的利用黄秀珠做这样的事情,太卑鄙了。”

    要说卑鄙,也是创始卑鄙吧。

    创始之前可是用过这样的手段吞并了好多家公司。

    “强,这么卑鄙的事情,也就只有刘晓静想得出来。”

    这时候,王静还不忘记去黑妻子:“你一定要小心刘晓静。”

    “好了,我知道了,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我先把这些订单的合同都处理一下。”

    王静跟我在办公室一整个上午,一上午王静就坐在那边,连水都喝不下时不时还打电话要问别人借钱。

    她借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自救。

    她越是怎样就越容易死。

    很多人就是因为,不放弃最终越陷越深,导致到最后无法自拔。

    “强,我借了五百万,这些钱拿去增持一些股票吧。”

    王静无奈叹气。

    “先别急着增持!”

    “不增持?”

    王静瞪大眼睛看着我:“强,为什么不增持?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股票爆仓?被人家强平?”

    “破而后立。”

    我再次告诉王静。

    这时候王静根本就冷静不下来:“现在都这种情况了,还怎么破而后立?接下来我们就要一无所有了。”

    我想要把计划告诉王静,但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毕竟这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安全。

    这次我打算给创始将一军,如果要正面跟创始硬对硬的话,以创始财大气粗完全可以直接碾压静强公司。

    到时候甚至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按照昨天晚上我跟妻子所想到的计划,那样完全可以将创始一军。

    妻子跟我吐露了创始的底价,以静强公司现在的状况,是没有人愿意接盘的,所以创始会等到那个价格的时候,突然接手完全掌控静强公司。

    一旦静强公司被创始掌控,那我们对创始公司再也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甚至还会被逼迫退出静强公司,损失惨重。

    只要我提前一天跟王静质押的信托机构签订协议,那么创始这次将无功而返,更重要的是黄秀珠要是能醒过来。

    把幕后凶手揪出来,那个侵吞我们公款雇凶杀人的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我认定那个人肯定是翁海洋。

    到时候直接找翁海洋赔钱,如果他没钱的话,直接把他身上的股权给弄过来。

    再把公司搞好!

    “强,有些时候,我想想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我就是输给了万恶的资本家。”

    王静垂头丧气,现在的她基本上是放弃了。

    因为她看到不到任何的前程,对她来说静强公司的前程一片渺茫。

    “别气妥!冷静下来行不行?累了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我怎么睡得着。”

    王静十分不平静,想了片刻后,她看着我对我说道:“好吧,我还是出去透透气。”

    王静转身看了我一眼,她叹了一口气。

    走出办公室,王静又拿起电话,她打了翁海洋的电话愤怒的说道:“翁海洋,你做得太绝了吧。”

    “不做绝一点,我怎么当上静强公司的董事长?我怎么能蹂躏你跟王强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翁海洋淡淡的冷笑着。

    “你欺人太甚,我没想到你会心狠手辣到那种程度,竟然连黄秀珠你都不放过。”

    翁海洋并没有在电话里面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放心接下来,还会惊喜连连。”

    翁海洋坐在办公室里面,翘着二郎腿。

    挂断王静的电话后,心里冷冷的笑着:“不杀了黄秀珠让她闭嘴,我怎么吞下那笔钱?等老板收购了静强公司,我就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了。”

    翁海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烟来抽了起来,幻想着他当静强公司董事长的场景。

    片刻之后,翁海洋拿起手机,拨打了刘晓静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