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24章 一条疯狗
    “老公”

    妻子想要说什么,但她又没把话说完。

    “怎么了?”

    听到妻子的话后,我微微皱眉,这妻子究竟想要说什么?

    反正不管怎么样,既然翁海洋都邀请我了,我没有理由不参加。

    静强集团跟创始集团之争,谁胜谁输还不知道呢?

    翁海洋确实太过自信了,在我看来越是这样自大的人,死得越快。

    准备了一下,我让蛋糕店给翁海洋做了一个庞大的蛋糕。

    拉着这个蛋糕,我来到翁海洋请客的酒楼。

    今天翁海洋包下一整栋酒楼,许多业界精英都来参加。

    看到我过来,还提着一个大蛋糕,站在台上的翁海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我们王董来了。”

    这时候几个人的目光同时看向我。

    “来来来,王董赶紧上台跟我唱两句。”

    翁海洋装作很是热情,我看到他那副热情的嘴脸,都感觉到恶心。

    人群中我看到了妻子,妻子坐在第一块桌上,她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穿西装,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的男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并没有对妻子动手动脚的,很是规矩的坐在那边。

    那个桌子上还有一个空椅子,应该是翁海洋的座位。

    椅子刚好在妻子的旁边。

    我拉着蛋糕径直的朝着翁海洋走了过去。

    “王董,你人都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呢。”

    翁海洋看着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是来给你个惊喜的。”

    我把蛋糕放在翁海洋的面前,淡淡的笑道。

    “王董这可不算是惊喜啊,等过几天那才叫惊喜。”

    翁海洋笑了笑:“来,把这蛋糕分给大家伙,一人切一块,尝尝王董的蛋糕。”

    “这蛋糕给你一个人吃的。”

    我平淡的说道。

    “王董,你这不是开玩笑吧,这么大一个蛋糕我哪里吃得下?”

    翁海洋看向我淡淡一笑。

    “你不是很喜欢吃吗?吃不下那也得吃。”

    “我要不吃呢?”

    翁海洋对我冷冷一笑。

    我直接按住翁海洋的头,用力的朝着蛋糕上砸了上去。

    翁海洋的头跟脸跟整个大蛋糕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很快他满脸都是奶油。

    这一刻,在场的人看到我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就连坐在第一席位上的妻子,也是一愣,随后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眸中更是带有那么一点开心的味道。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这样吃过蛋糕。”翁海洋站了起来,拿着话筒!这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满都是奶油了。

    “王董,你这蛋糕真不好吃啊。”

    “想好吃?你吃得下吗?”

    我冷冷一笑,随后扬长而去,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翁海洋都没有。

    还没走的时候,我走到第一席位上:“还在这里干什么?”

    我这么一说,第一席位上的众人都看着我,特别是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看向我的眼神特别凶狠。

    之前李元的眼神中就有这样的凶光。

    这个刀疤男人,应该是个流氓,而且手上说不定有人命。

    他冷冷看着我,同样我也冷冷的盯着他。

    妻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她走了过来,挽住我的手。

    妻子走到我的身边,刚好挡住了,那个脸上有刀疤男人的眼神。

    当我再次去看那个刀疤脸的时候,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我,而是坐在那边看着手里的杯子。

    我走出翁海洋的生日会场。

    妻子也跟着我走出来。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

    妻子好奇的看着我。

    “没怎么,走吧回去!谁让你来参加翁海洋的生日宴会的?还有坐在你旁边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是谁?”

    我盯着身边的妻子问了一句。

    “老公,我跟翁海洋同是创始的人,今天他生日邀请我,我自然要来,至于那个刀疤脸的男人是谁,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妻子这样回答我的,片刻后妻子松懈了一下:“老公,咱们还是早点回到酒店里面休息吧,我有点累了。”

    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

    我真觉得这两天妻子神神秘秘的都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我更觉得,妻子跟那个刀疤男肯定是认识的。

    “嗯,好吧!那我们回去休息。”

    翁海洋租住的酒店房间里面,翁海洋刚用毛巾把脸上的奶油洗干净,他的手里夹着一根烟。

    “王强那个王八蛋,那么不给我面子,必须得整他。”

    翁海洋愤怒到了极点,他看着身边那个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的男人:“刀疤,去给王强放点血。”

    “老大现在去吗?”

    刀疤看着翁海洋。

    “嗯,一定要给王强放点血,对了千万不要伤害到刘晓静。”

    翁海洋还不忘吩咐。

    “老大,为什么不能动那个娘们?”

    “她也是创始的人,更是裴原的人,我们没有必要为这个女人去得罪裴原。”

    翁海洋分析了一下。

    “老大,那我这就让小弟带人去收拾王强。”

    “嗯,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不能把我供出来知道不?”

    “老大,你放心好了,我的小弟一个个嘴巴都严着呢。”

    “那个是最好,那两个枪手现在,在警方手里,会不会招供?”

    翁海洋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他派出去的枪手被警察抓了,万一那两个枪手招供了,那就麻烦了。

    “老大,这个你可以放心,只要黄秀珠死了,那两个枪手波及不到我们。”刀疤很自信的对着翁海洋说道。

    “嗯!去吧,去给王强放点血。”

    “老大,那我就做掉他了。”

    “随便都行,那个王强只是一个窝囊废死了也就死了。”

    在翁海洋的眼中,王强就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罢了。

    为了出这口气,他准备派人去给王强一点教训。

    就在刀疤要走的时候,翁海洋叫了一句:“等等,王强还不能死,给他点颜色看看。”

    “老大,我这就去办。”

    说完刀疤离开翁海洋的酒店。

    翁海洋手里带着一个绿玉指环,他轻轻地摸了一下这个绿玉指环,想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拿起手机拨打了王静的号码。

    不一会王静接听了,那翁海洋的电话。

    “我漂亮的前妻,我早就跟你说了,王强就只是一个窝囊废,你还想跟着他一起过吗?”

    翁海洋的声音中充满了讽刺。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王静的声音有些冰冷。

    “不出几天,静强公司易主,我知道静强公司是你的心血,你要是愿意继续跟我复婚的话,以后我就是静强公司董事长,你就是董事长夫人。”

    翁海洋哈哈大笑起来,他非常直接的说道。

    “做你的白日梦去,就算静强公司易主了,我也不可能跟你这个禽兽继续在一起。”

    王静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

    “难道你就不怀念我吗?你还记得当初你躺在我下面痛苦的喊着的吗?那种感觉是多么的美妙,难道你不想再续前缘吗?”

    翁海洋的言语很是猥琐。

    他简直猥琐到了极点。

    “翁海洋,你有病吧,有病的话赶紧去看医生,别在这边乱吠。”

    王静骂了一句,果断的打算挂断翁海洋的电话。

    “好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跟你说真的,王强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就一个窝囊废,你跟着他不会幸福的,你还是回来我身边吧,我们共同的把静强公司国际化。”

    翁海洋再次说道,接着说道:“只要你答应我复婚,等我利用创始拿下静强公司,以后你还是静强公司的董事长。”

    “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恶心的人。”

    “王静我跟你说,不管你怎么说我,商场如战场!在资本市场中除了的利益,没有什么手段不能使用的,只要有利益。”

    翁海洋说得非常现实。

    平时就有人跟你哥两好,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捅你一刀!

    这种事情在资本市场里面,经常发生的,随时撕毁合同非常正常的事情。

    只要有对他们有利益的事情,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翁海洋就是其中的那种人之一。

    “你怎么不去死,像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早就该枪毙一百回了。”

    王静愤怒的骂着。

    “如果我答应帮你对付刘晓静呢?”

    翁海洋的这句话让王静沉默了,她的心里做梦都想要除掉刘晓静。

    看到王静沉默不语,翁海洋趁热打铁:“我要是能帮你搞定刘晓静,你要不要配合我?”

    “怎么配合你?”

    沉默许久的王静突然问道。

    “帮我弄到王强在静强公司所有的股份。”

    翁海洋的目的很简单。

    他想要利用王静把王强手中的股份也挖走。

    “不可能!”

    王静很明确的告诉翁海洋。

    “那你就不担心我把你的黑历史都曝光出来嘛?一旦王强知道你的黑历史,他会怎么看你呢?”

    翁海洋又来了一句。

    “翁海洋,你你这条疯狗。”

    王静气得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