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25章 准备灭口
    “疯狗?我要是疯狗,那你是什么?”

    翁海洋冷冷的回应一句:“听我的没错,只要答应帮我对付王强,什么事情都好说,不然你的黑历史很快就会被王强知道,我看你怎么面对王强夫妻。”

    “翁海洋你”

    正在接电话的王静气得浑身发抖。

    “怎么样,考虑配合我没有?”

    王静沉默了,她没有说话。

    “我可是你前夫,你的事情我可都知道呢。”

    翁海洋再次说道。

    “翁海洋,你别高兴得太早。”

    王静愤怒的挂断电话,在公寓里面的王静坐立不安。

    她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情,要是被王强知道,王强肯定是不会原谅她的。

    这时候,王静的心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除掉翁海洋,杀了翁海洋灭口的。

    她的黑历史就没人会知道了。

    王静轻轻的解开她那白色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拿起高脚杯到了一杯水,走到公寓的窗户旁。

    慢慢的把高脚杯里面的水一饮而尽:“翁海洋,既然你无情,那你就别怪我了。”

    王静拿起手机,拨打了之前她打过的那个号码:“帮我弄死翁海洋。”

    “好!”

    电话那头的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五百万我会打到你的账户里面,事情做得干净一点,要是被警察发现了你知道你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

    电话里面的那个人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王静那一双冷漠的眼眸盯着公寓的窗户外面,要是现在仔细的看王静的眼神,肯定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眼神有一股浓烈的杀意。

    她轻轻的放下手里的高脚杯,打开音乐!

    这是那种抒情的音乐。

    她的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暗暗的说道:“我的宝贝,妈妈肯定不会让你一出生就没有爸爸的。”

    刘晓静住的酒店外面。

    我跟刘晓静两人慢慢的走在河道旁,本来打算回到酒店的,但妻子说她饿了,让我陪她去吃宵夜。

    妻子挽着我的手,拉着我朝着前面的大排档走过去。

    最近妻子每天晚上基本上都要吃宵夜的。

    刚走到大排档,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前面有几个看起来就像是小混混一样的人正坐在大排档里面。

    特别是我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些人其中有一个小混混用那种凶狠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我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

    我觉得这肯定是翁海洋找人过来报复我的。

    “老公,怎么了?”

    看到我站在原地,没有动。

    妻子微微皱眉看了我一眼,她好奇的问了我一句。

    “走,不要在这家吃。”

    我拉着妻子的手,准备往回走。

    就在这时候,那几个小混混冲了出来,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棍棒,甚至还有一个拿着一把砍刀。

    看到这情况,我的心一慌。

    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肯定可以跑的掉的。

    但妻子现在怀有身孕,三个月了,根本就不能跑,所以这个时候,我绝对是不能跑的。

    “给我打死他。”

    为首的那个黄头发的小混混,凶残的大喊。

    看到这一阵骚动,周围的那些食客,分分钟往外跑。

    在我们身边的人也都往外跑。

    现在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一战到底!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让妻子受到任何的伤害。

    “老公,你快走,别管我。”

    妻子看到那么多人,焦急的对我喊了一句。

    这时候,我又怎么可能抛弃妻子,自己跑呢?

    那几个人冲了过去来,我也冲了过去,一脚揣在那个为首小混混的肚子上。

    小混混被我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惯性的往后退去。

    就在我打踹那个为首小混混一脚的同时,我的后背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其他人一把棍子打在我的后背上。

    我整个人往前一倾,感觉到浑身血气奔腾翻滚,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我憋住这口气,转身回头一拳打在那个用棍棒打在我后背人的眼睛上。

    因为他们人多势众,我只有一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几下我就被包围了。

    阵阵剧烈的疼痛席卷着我的全身,直到这一刻,我也没有放弃反击。

    大约两分钟后,一阵警笛声鸣起。

    听到警笛声后,那个小混混都丢下手中的武器,四散开来。

    “老公,老公!”

    这时候妻子冲了过来,扶着浑身是伤的我,她急哭了:“老公,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没事!”

    虽然浑身痛,除了一些皮外伤外,我几乎没受伤。

    “老公,那些人肯定是翁海洋叫来的,你不是已经找了保镖?保镖呢?”

    妻子看着我。

    “我没让他跟着我。”

    “老公,不管怎么样,以后你一定要让一个保镖保护你。”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

    这时候,几个警察过来,问我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里面检查一下。

    我说我没事,我们就把我带回去所里询问。

    收到我被打的消息,李悠然立马赶了过来。

    “王强你的伤没事吧?谁打的你?”

    这是李悠然的第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们准备去宵夜,走到大排档的时候被一群小混混埋伏。”

    虽然我知道极有可能是翁海洋叫人来打我的,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我是不会乱说的。

    “这事情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李悠然看到我只是皮外伤倒是松了口气。

    “王强,你最近有没有跟谁结仇,结怨?”

    接下来李悠然开始对我职业性的问话。

    我把我跟翁海洋的矛盾,一字不差的跟李悠然说。

    折腾了到一个多小时,这次我让张志强开车来送我跟妻子回酒店。

    一路上妻子一直说我。

    翁海洋觉得我好欺负,我哪有那么好欺负?

    回到酒店里面,我趴在床上,妻子拿着药酒帮我推拿,因为太过累的缘故,我慢慢的就睡着了。

    此时此刻,酒店房间里面王强已经睡着了。

    刘晓静还没有睡觉,她把头凑到王强的耳边,小声的叫了一句:“老公,老公!”

    确定自己的老公已经睡着后,刘晓静才拿出手机。

    她拨打了翁海洋的电话:“翁海洋,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给你那个窝囊废老公点教训,怎么我一打你那个废物老公,你就心疼啦?你可别忘了你是裴公子的人。”

    说到这里,刘晓静沉默了。

    “你那个废物老公死了也就罢了。”

    翁海洋淡淡的说道,片刻后:“有些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都那么爱你们的那个废物老公呢?不知道他的身上有什么可图的?”

    “你给我等着。”

    刘晓静对翁海洋说了五个字,随后挂断了电话。

    看着正躺在床上熟睡的老公,她有些心疼。

    她的右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老公的脸:“老公,其实我”

    刘晓静发现她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眼泪不断的往外流出来。

    她紧紧的捏着拳头。

    眨眼间,已经到了第二天。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晒三竿了,今天早上妻子并没有叫醒我,昨天晚上那一觉睡得挺好的。

    今天一早醒来很有精神。

    醒来的时候,虽然浑身上下还是有些痛。

    伸展了一下筋骨,整个人好多了。

    仔细的看了一眼房间,我发现妻子并没有在酒店里面,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

    我的手机有十几个来电显示。

    一般我熟睡的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我还是知道的。

    今天却不知道?仔细的看了一下,原来是妻子把我的手机调整成了静音的状态。

    看了下来电显示,这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王静打过来的。

    打开手机股票软件,看了一眼静强公司的股票,一点都没有意外,公司的股票还是一字板跌停。

    抛压挺大的!

    这一点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今天王静的股票已经爆仓了。

    王静质押的信托机构,现在应该是准备将王静的股票强平了,但现在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没有人敢接盘。

    更重要的一点是,就算是有人想接盘,他们也不敢接。

    明白人都知道,这是创始搞出来的,他们是不会冒着企业倒闭的危险去得罪创始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