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28章 可怜的人
    妻子究竟干什么去了?

    说真的,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很不踏实。

    仔细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被子,被子被叠的得整整齐齐的,我记得我醒来的时候,接到王静的电话,我就出门去公司了。

    现在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说明今天妻子应该是回来过。

    可她的电话怎么老是关机?

    她这两天究竟都在干些什么?去见的什么人?

    我还是决定了,不管怎么样,这次找个侦探跟踪妻子。

    想了一下,我拿起手机,拨打了侦探社老板的电话,之前我让人调查妻子,这个老板认识我。

    “老板,帮我跟踪一下,我老婆!等下我把资料发你微信上去。”

    “好的!”

    老板很挺快的答应我了。

    “顺便帮我查一下,这两天她都在干些什么,有结果后联系我。”

    “嗯好。”

    挂断侦探社老板的电话。

    我打了妻子的手机号码,结果妻子的手机号码处于关机状态。

    这真是把我急疯了。

    妻子究竟去哪里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了!妻子还没有回到酒店来,今天晚上她去哪里了?

    她会不会帮别的男人像那天晚上服务我那样去服务别人?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我这脑子里面都想着什么呢?

    再有几天妻子就要被那个老不死的逼迫去国外陪黑人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凉了一半。

    躺在被窝里面,我紧紧的握住拳头。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跟创世斗到底。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是妻子给我发的微信消息。

    “老公,晚上我就不回酒店去了,你先睡晚安哦,爱你的老婆。”

    妻子在微信上给我发这样的信息。

    本来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妻子给我发来这信息,我立马很有精神,马上给妻子打了电话过去。

    妻子几乎是秒挂我的电话。

    当我再次拨打过去的时候,妻子的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接下来我就收到一条妻子的短信:“老公,我现在很安全你放心,早点休息不用担心我。”

    随后我就再也没有妻子任何的消息。

    妻子究竟在干什么?她在搞什么?整个晚上我始终睡不着,脑子里面想了很多很多,也不知道怎么的慢慢的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醒来了。

    我睁开眼第一眼就拿起手机一看,本来还以为妻子会再给我发信息过来。

    结果手机空荡荡的,昨晚妻子一个晚上究竟在干什么?她是否躺在别的男人的枕边入眠?

    她是否陪着别的男人睡觉?

    我越想越心里越不爽,心里非常痛苦。

    最终我用手机给妻子发了一个微信:“你最近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夜不归宿?昨晚跟谁在一起?”

    把手机放在床头柜,我就去洗漱了。

    等我洗漱完回来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看,本来还以为妻子会给我回一条微信。

    结果什么消息都没有。

    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坐在椅子上我的心里有些失落。

    最终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就朝着公司过去。

    今天对我来说很关键,这一仗只许胜不许败。

    唯一知道我计划的人,只有妻子了,我担心会发生变故,毕竟我不知道妻子会不会背叛我。

    如果妻子背叛我,把我的所做所为都告诉创始的那个老不死的,那我的就没有那么容易的。

    甚至很有可能连我质押的股票都要被搞爆仓。

    到时候那就真的惨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妻子不会背叛我。

    一大清早的我就来到公司,股票还没开盘,我就已经准备好资金。

    等着跌停价格,大量增持自家公司的股票。

    翁海洋那货那真信守承诺,还真增持了三百股公司股票。

    来到公司办公室,已经是八点了。

    今天一大清早的,王静也来到办公室。

    她甚至比我还早到办公室,当我进入办公室的时候,王静就在办公室等我呢。

    “今天你那么早?”

    推开办公室的门,我好奇的看着王静。

    “嗯!”

    王静叹了口气:“昨天我的股票已经被神秘人买走了,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但我可以确认一定不是创始的人。”

    王静这么早就收到消息。

    因该是昨天跟信托机构签订合同的时候,信托机构的人就已经通知王静了。

    但信托机构保密,并没有在这时候告诉任何人。

    不一会,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进来!”

    翁海洋走了进来,当我看到翁海洋的时候,我都一愣!

    眼前的翁海洋我都快不认识了,他的双眼都被打出两个经典的熊猫眼,面部的肌肉还有挫伤。

    嘴边还贴着一个创可贴,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的整个脸都肿成猪头脸了。

    走路一瘸一拐的,昨晚他肯定是被打了。

    我心里暗暗想着,张志强下手还真够狠的,直接把翁海洋打成这样。

    “王王强。”

    翁海洋走进来,他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结巴,应该是被打的。

    “你叫我什么呢?”

    “王强,昨晚是不是你让人打我的?”

    王海洋直接问我。

    旁边的王静则是用一副活该额表情看着翁海洋,她的表情很好看。

    翁海洋被打,她的心里应该是挺开心的。

    “翁总,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可没让人打你。”

    “不是你还有谁?”

    看到我否认,翁海洋继续追问。

    “你平时作恶多端,谁知道你被谁打的?”

    我看着翁海洋那副模样都快笑出来了。

    “你”

    翁海洋冷冷的看着我:“你你给我等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走到翁海洋的面前,用我那冰冷的眼神盯着他。

    看到我的那凶残的表情,翁海洋有些慌:“你你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就是想再打你一顿。”

    我的声音很小。

    翁海洋听到我的话后,脸色苍白:“你敢?”

    翁海洋刚说完这句,我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我要告你。”

    翁海洋气愤的说道。

    “谁打你了?”

    “你”

    翁海洋想要还手,但昨天他被人都打到骨折了,哪里有还手的能力。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打你了?胡说这明明是昨天晚上你被人打了,想要诬陷我。”

    说着我再次一巴掌打在翁海洋的脸上。

    被我打了两巴掌,翁海洋的脸色苍白狰狞:“王强,你给我急着。”

    气愤的翁海洋甚至直接把手中的文件丢在办公桌上,怒不可遏的离开办公室。

    翁海洋刚走出去,关上门的瞬间。

    王静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强,你真坏,昨晚真是你叫人打翁海洋的吗?”

    “我可没。”

    我笑了笑,张志强下手果然狠。

    这时候张志强刚好走进来:“志强,昨天晚上干得漂亮,把翁海洋打成那样子。”

    我这么一说,张志强一愣,随后笑了笑:“昨晚我只是送他两个熊猫眼,并没有连他的骨头都打折了。”

    张志强没有把翁海洋的骨头打折了,那么是谁?

    谁把翁海洋的骨头打折了?

    我的心里挺好奇的:“真不是你把他的骨头打折了?”

    翁海洋摇了摇头。

    为什么一清早,翁海洋就来我办公室,质问是不是我打了他?

    除了张志强外,还有人帮我收拾翁海洋?

    或者如我所说的那样,翁海洋还得罪了,其他人被人打折骨头了?

    翁海洋被谁打成那样子,我也懒得多去管了。

    也懒得去想!

    股市马上就要开盘了,就看今天这一战了。

    张志强知道我跟王静还有会议要开,他并没有继续留在办公室里面,而是走出外面站在门口保护我。

    “强,不知道是哪个神秘人买了我的股票,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如果他跟翁海洋一伙的,恐怕我们会马上失去公司的控制权。”

    王静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毕竟之前翁海洋曾对她说过,他要当静强公司的董事长,甚至还威胁王静跟他一起对付王强。

    “肯定不会是创始的人,那个人也绝对不会跟翁海洋合作。”

    我自信的对着王静说道。

    听到我这话,王静脸上露出惊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打趣的跟王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