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36章 取保候审
    “哥,我”

    “好了,别多说那么多,你欠高利贷多少钱。”

    “一一百万。”

    沈小安的声音很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行了,高利贷那边我先帮你还掉,以后跟那个渣男撇清关系,别再跟那个渣男在一起。”

    “哥,这样不好吧。”

    “我又不是给你的,是先帮你还的,有什么不好的?等你以后赚钱了再慢慢还给我。”

    公司的危机已经度过了,拿出一百万帮助沈小安还是有的。

    “哥,谢谢你,等我赚到钱了以后还给你。”

    沈小安感激的看着我。

    “嗯,以后跟那个渣男保持距离,如果以后他敢再找你麻烦的话,尽管跟我说。”

    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沈小安被那个渣男欺负的。

    “哥,好我听你的。”

    沈小安对我点了点头。

    说完沈小安走了过来,她莫名其妙的给了我一个拥抱,随后亲了一下我的脸颊:“哥,谢谢你。”

    说完沈小安离开办公室。

    看着沈小安离去的背影,我一愣!

    哪有这样一个傻妹妹。

    沈小安走后!我坐在办公室里面伸了个懒腰,最近太过劳累了感觉到腰酸背痛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妻子。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创始那边会派什么人过来。

    翁海洋死了,创始肯定是会派人过来接替他的位置,创始肯定是不会就这样罢休的。

    股权还在创始的手中,不能把这些股权全部都吃下来,危机还是会有的。

    不管怎么样,我得想办法对付接下来创始派来的人。

    估计创始派来的人也没有那么快。

    眨眼间到了中午,看了一下表!

    我给王静打了个电话,结果王静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还想着跟王静解释一下呢,结果都联系不上王静。

    她去哪里了?

    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去王静的公寓看一下她。

    趁着吃午饭的时间,我让张志强开车送我去公司的公寓,结果王静根本就不在公寓里面。

    我这边有王静的公寓的钥匙,这是她之前给我的。

    用钥匙打开房门,王静压根就不在家里。

    看了一下桌上放着的咖啡,我把杯子里面的咖啡举了起来。

    杯子里面的咖啡已经凉了。

    是很冰凉的那种,可能王静已经离开公寓很久了。

    桌上还放着一个面包,那个面包的表面上都已经微微的发霉。

    看来王静已经很久没回公寓了。

    自从昨天我跟王静在海远市的第一医院跟王静分别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

    面包跟咖啡都没有收拾,看来王静走得挺急的。

    走进王静的房间里面,她的杯子叠得整整齐齐的。

    洗衣机里面还有换洗的衣服没有洗。

    我甚至能看到王静那粉红色的小内。

    这时候我真是觉得奇怪了,王静究竟干什么去了,走得那么急我赶紧再次给她打个电话。

    结果还是一样,王静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如果王静消失三天,我就可以报警帮忙寻找了。

    在王静住着的公寓里面找了一番,结果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打算要跟张志强离开,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厨房的餐桌上似乎放着什么。

    走了过去,看了一眼厨房的餐桌。

    我看到了,餐桌有一个碗压住一张纸条。

    “我出去国外旅游了,不用找我。”

    下面写着王静两个字。

    “王静一声不吭的出去国外旅游了,甚至连跟我说都没有?而且还走得那么急,这一点都不科学。”

    我不相信王静会出去国外旅游。

    真出去国外旅游的话,至于连电话都不打一个,甚至连桌上的咖啡跟面包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走了吗?

    我跟王静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还是挺了解她的,她这个人比较心细怎么可能忘记把面包跟咖啡收拾了呢?

    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王静真要出去旅游的话,肯定是不会连一个招呼都不跟我打。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过奇怪了。

    “走吧!回去。”

    要是三天不见王静的话,我就报警她失踪了。

    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毕竟王静这样出去旅游,毫无音信这太奇怪了。

    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翁海洋已经死了不。

    最终我打算离开公寓,回到公司里面去!

    刚走出门口,我的手机就响起了,来电显示上写着李悠然三个大字。

    这时候李悠然给我打电话过来,想必是有妻子的消息吧。

    “王强,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翁海洋确实唆使威胁黄秀珠侵静强公司的公款,已经发现翁海洋侵吞你们公司的款项。”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那真太好了。”

    我的心里一激动,只要把这个公告发出去,股票又可以涨一波了,想想心里就激动。

    沉住气后,我想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李悠然:“悠然,刘晓静呢?她现在什么一个状况,我能见她一面吗?”

    我现在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妻子。

    同时现在妻子怀孕了,我总不能让她一直呆在看所守里面吧。

    “暂时还不能为你安排,具体情况得等以后再通知你。”

    李悠然这么对我说。

    我听到李悠然的话后,微微皱眉:“悠然,她应该不是杀害翁海洋的凶手吧。”

    “这个目前还没调查清楚,刘晓静极其不配合警方,所以我们只能用她故意伤害多拘留她一段时间。”

    李悠然也显得挺无奈的:“其实我也觉得,刘晓静她不是凶手,她的态度极其不配合,翁海洋的死对她的打击好像挺大的。”

    李悠然这样的一说,我就不明白了。

    翁海洋的死,为什么会对妻子打击挺大的,难道妻子跟翁海洋真的有什么难以理清的关系吗?

    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一点都不能淡定下来。

    “至于什么原因,我也的不是很清楚,王强我要先去忙了,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我随时通知你。”

    李悠然这样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本来打算挂断我的电话,这时候李悠然又提醒了我一句:“因为刘晓静有身孕在身,可以取保候审。”

    “嗯好!”

    既然李悠然这么说,那么我就将妻子取保或审吧,想了一下我又对李悠然说了一句:“悠然,你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

    “能绑走查一个人的出入境记录吗?”

    一个出入境记录对于李悠然来说,一点都不难。

    “可以,你想查谁?”

    李悠然答应帮我查。

    “王静!”

    “你等我消息!”

    说着李悠然挂断电话,挂断电话后,我才跟眼前的张志强说道:“先回公司,带个律师,再去警察局。”

    “好!”

    李悠然给我提示说,妻子可以取保候审,我自然是要将她放出来。

    问问她究竟搞什么鬼。

    妻子在取保候审的状态下,那是不可以出国的。

    这一点我完全可以放心。

    不一会,我再次来到警察局里。

    律师去给妻子办了取保候审去了,我在警察局里面等着妻子。

    大约半个小时,妻子被取保候审了,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精神变得憔悴了许多,也不知道她在看所守里面究竟有没有受到伤害。

    看着妻子那微微挺起的肚子。

    还有憔悴的她,我走了过去,站到妻子的面前。

    妻子看到我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话,安静得很!

    仔细的看了一眼妻子的面容,她眼眶红红的,刚才肯定是哭过的。

    因为律师跟张志强在车上,我也不跟妻子扯这些事情。

    “先送我回酒店。”

    我对着开车的张志强说了一句。

    张志强很快就送我回到酒店里面!

    酒店房间里面,就剩下我跟妻子两人。

    “两天夜不归宿,最近你究竟在搞什么鬼?还有翁海洋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我看着妻子,其实我很发火,但想到妻子最近真心帮我,还叫人帮我把翁海洋的手骨都打折了。

    心里的那股火又熄灭了。

    可以看得出来,妻子很疲惫。

    “老公,我很累,能让我先休息下吗?”

    妻子的眼圈都黑了,她打了个哈欠,脸色不是很好看,一脸无精打采,似乎很久没有睡觉过一样。

    “累了,那你就先休息吧,等你休息好了,你最好给我个理由。”

    我盯着妻子。

    “嗯!”

    妻子从衣柜里面拿出衣服,她给自己洗了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