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37章 是福是祸
    很快就躺在床上,才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她就睡着了。

    这两天妻子究竟是干什么了?搞得那么累。

    前天晚上夜不归宿,昨天应该是被警方抓到警察局里面,压根就没有睡觉。

    我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妻子,有些时候我真想到妻子的脑子里面进去,看看她的脑子里面都装着什么。

    特别是我在海远市第一医院门口看到,妻子开着限量版的跑车从门口的公路疾驰而过。

    那场景到现在依旧在我的脑海中徘徊。

    我几乎可以确定,妻子的副驾驶座上有坐着个人,因为妻子开车的速度太快了,所以没有看到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既然翁海洋的案件已经告破,赃款也追回来了,我必须开个记者会,把这事情都说清楚。

    只有把消息放出去,静强公司的股价才会上去。

    打开股吧看了一下,股民们戏称翁海洋为三手哥。

    “三手哥发威了,这票竟然涨停了。”

    “三手哥给力……”

    等等一些股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翁海洋这个所谓的三手哥已经死了。

    我让秘书去安排了一下,晚上准备召开记者会。

    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根本就不可能在酒店里面一直陪着妻子。

    确定妻子已经熟睡了,我让张志强找了个女保镖,在酒店门口守着妻子,等妻子醒来再告诉我。

    回到公司,准备一下!

    秘书跟我说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准时召开记者会。

    这个我倒是很乐意。

    李悠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具体的内容是说,她没有查到关于王静的出入境记录。

    王静究竟去哪里了?

    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难道创始失败了,他们要对王静下手?

    现在我真想报警说王静始终了。

    就在我考虑的当时,我的手机又响起了,打电话过来的是王静。

    我立马就接了王静的电话:“你跑哪里去了?”

    听到我的声音那么焦急,王静回答我一句:“我在东莞,过两天回去。”

    “你跑东莞去干什么?”

    我有些好奇的问王静。

    她怎么会跑到东莞去?而且走得那么匆忙,甚至连咖啡还有面包都忘记收了,这让我觉得很是奇怪。

    “强,我过来这边做点事情,很快就回去了。”

    王静这样跟我说。

    并没有跟我说,她在东莞做什么事情。

    不管王静的肚子里面是否还有我的孩子,凭着我们的关系,我不能对她的安危不闻不问。

    “做什么事呢?怎么走得那么匆忙?甚至连告诉我都没有?”

    我的声音中带着那么一点的责怪。

    “强,也没什么事情啦,就是过来东莞透透气,看看海!”

    王静的声音中带着无奈。

    “去东莞看海?”

    傻子才会相信王静的话,她去东莞看海,会走得那么匆忙吗?

    我觉得王静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嗯,这段时间我经历得太多了,想要透透气!强公司就交给你了,这段时间我是不想回海远,想在东莞多待几天。”

    “也好!”

    既然王静不跟我说,那我总不能强迫她说。

    但有些事情,该解释的还是必须解释一下:“我拿了你的股权,成为静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你不会怪我吧?”

    其实我的心里是有想着,把股权还王静的。

    “强,其实静强公司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在谁的手中都一样!只要你不要忘记我们之前曾经共同努力过就行。”

    王静很轻松的说着:“我才不会怪你呢,假如你没有这样做的话,现在我们两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公司,肯定要落到创始的手中。”

    “嗯,你不责怪我的就好。”

    我叹了口气,王静还算是明事理:“要不我把股权还给你?”

    “强,不用啦!股权在你那边,还是在我这边都一样,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必须把咱们的公司搞强大起来,搞国际化,不能任由别人欺负了,假如哪天你能成为福布斯榜上的富豪,我会真心的替你高兴的。”

    福布斯榜,我也只是呵呵一笑,这对我来说简直太过遥远了。

    “嗯。”

    我还是回应了王静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短时间我是不会回去的。”

    王静给我这样的回答。

    说真的,我真非常好奇,王静究竟在东莞干什么。

    “那好吧!”

    “强,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王静似乎看出我的担忧,她这样对我说道。

    “嗯,翁海洋死了你知道吗?”

    我把翁海洋死了的消息告诉王静。

    电话那头的王静沉默了许久,翁海洋死了,她表现没有多大的惊讶,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甚至她连问翁海洋怎么死的都没有。

    沉寂了大约五六分钟左右,王静才问了这么一句:“他是怎么死的?”

    “被人抢击的死的。”

    我很平淡的回答王静。

    “报应啊!报应!!这是报应!”

    王静连续说了三个字,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情绪波动挺大的。

    确实那是翁海洋的报应。

    假如他没有雇凶杀黄秀珠,假如他没有策划这一起侵吞公款案,他就不会死了。

    现在我更多的认为,翁海洋的死跟创始集团幕后的那个老不死有很大的关系。

    李悠然说过,凶手行凶是近距离开枪的。

    证明翁海洋很信任那个人,或者翁海洋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的确是报应。”

    “强,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

    王静突然这么对我说。

    “什么事?”

    “能不能不追究秀珠她的责任,她也够不容易的了。”王静很是无奈的对我说道,接着又说道:“能请求轻判就尽量请求轻判。”

    我知道王静的心思。

    毕竟是她让黄秀珠当的财务总监,如果她不让黄秀珠当这个财务总监的话,黄秀珠就不会遭到抢击,从鬼门关走一遭。

    “嗯,这个我尽量。”

    既然王静这么说了,那我也不打算去追究黄秀珠的责任,她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我不追究责任,不代表警方不追究责任。

    犯罪了,就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现在能做的只能不要求重判,请求轻判!

    这对黄秀珠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好,谢谢你!强,我还有事情想要去忙,这段时间你就不用找我了,先这样。”

    王静说了两句,仓促的挂断了我的电话。

    也不知道王静这次去东莞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始终是想不通,希望下午三点的记者会能够准时的召开。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两点半了。

    秘书小刘已经为我准备发言稿。

    我仔细的过了一遍,不得不说秘书小刘的笔功非常深厚。

    写得出神入化,楚楚动人。

    下午收盘之后,我们静强公司就召开了记者会。

    我把事情前后准确详细的跟记者说。

    期间还有不少的记者,质问我说的真实性。

    “警方调查的结果都出来了。”

    我就说了这几个字。

    开完记者会后,我离开现场,打开股票这时候股票早就一片沸腾了!

    大家都相信明天一定涨停。

    这时候,我的心情有些松懈下来。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电话,让我的神经都绷紧了,创始也算是静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他们那边要派一个代表过来常驻公司。

    我看了一下创始传真过来的资料,过来静强公司的人,竟然是裴原!

    那个妻子的靠山裴原!

    我的内心一震,眉头一皱,我真没想到,创始这次竟然会派裴原过来常驻静强公司。

    以裴原的身份,他怎么甘心过来常驻我们静强公司呢?

    虽然我有些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看传真资料,这次过来的人肯定是裴原无疑了。

    这次他是要常驻静强公司。

    说实在的,现在我一点都不淡定。

    脑子里面,不由得想起妻子为了得到裴原的保护,是怎么样的讨好裴原,是怎么样的让裴原玩弄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有莫名的火没地儿发。

    那是一股无穷无尽的火。

    每当想到的时候,我的心就会特别的痛苦。

    明天裴原就来了,我正思考着,以后要怎么把裴原给搞死。

    也不知道妻子睡醒了没有,应该是还没有,如果妻子睡醒了,保镖会打电话通知我的。

    眼看着快要到下班时间了。

    这我脑子才想到,沈小安的事情得处理。

    先帮沈小安解决了,这个问题,让她好可以在公司安心的上班。

    我打了个电话给沈小安,让她来我办公室一趟。

    想着等下下班,跟她一起去把那些高利贷都还了。

    我的心里还是挺忐忑的,翁海洋死了这次裴原过来,来势汹汹!还不知道是福还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