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40章 绝对权力
    沈小安吃饭的时候也刚好抬起头来,她也不知道为啥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这当她看到这一幕,她的心态都快炸了。

    我看到沈小安拿着筷子的手正在颤抖着,抖得特厉害!

    沈小安站了起来,从电磁炉的锅里面舀出翻滚的汤放在碗里,正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渣男走了过去。

    我对张志强使了个眼神,让张志强跟在沈小安的身后,以往万一。

    沈小安走了过去,二话不说把那翻滚的汤朝着她的那个渣男男朋友还有那个女人泼了过去。

    我也跟着走了过去。

    “你疯了吗?”

    沈小安的那个渣男男朋友,痛苦的怒吼起来。

    反手过来想要给沈小安一巴掌。

    结果他的手被张志强给接住了。

    “没想到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却”

    沈小安愤怒的流出眼泪,她含泪看着眼前的渣男,现在她的心里估计已经失望透顶了。

    “你这个贱人,敢用汤泼我,看我不打死你。”

    被张志强抓住手的那个渣男,想要挣扎开,继续打沈小安:“好啊,你还带个小白脸过来。”

    说着挣扎要挣扎开张志强的控制。

    张志强怎么可能让他摆脱控制,直接一大嘴巴子的刮了过去。

    渣男被打蒙了。

    我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走了过去,也不顾旁人的目光抓住渣男的衣领:“我跟你说,她是我妹妹,你欺负了我妹妹就该死。”

    我也一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我跟张志强冲了上去,直接暴打了那个渣男一顿。

    沈小安看着似乎还不解气,她愤怒的走了过去,一脚揣在渣男的命根上。

    渣男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看到渣男痛苦的捂住他的裤裆,我们一行三人才离去。

    走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沈小安大声的哭了出来:“我真没想到他是那样的额一个人,哥”

    沈小安扑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虽然打了渣男,但沈小安那受伤的心灵依旧是留下了创伤。

    “以后不要再被那个渣男骗了。”

    我拍了拍沈小安的肩膀安慰她。

    “哥,谢谢你!我知道了。”

    沈小安显得很是痛苦,但她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坚定。

    送沈小安回家后,我还是不放心。

    我对着张志强吩咐了一句:“找个人去警告那个渣男,如果他敢再骚扰小安,就找他算账。”

    “嗯,老板我知道了,像那种渣男恐吓几次就行了。”

    “反正别杀人就行。”

    “好!”

    张志强答应了。

    在回到酒店的时候,我的手机响起了,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接了电话。

    是那个我安排在酒店的那个女保镖打过来的,她跟我说妻子醒了。

    “先回酒店一下。”

    吩咐了张志强一句,我们很快的就回到我所在的酒店。

    我刚回到酒店,妻子正站在酒店的门口跟那个保镖吵架。

    说什么保镖也不让妻子离开。

    之前我有吩咐过保镖,在我没有回来之前是不能让妻子离开的。

    “请你先回去,要么你给我们老板打个电话。”

    保镖就是不让妻子出去。

    “我肚子饿了,我出去吃个饭不行吗?”

    妻子反驳保镖一句。

    “请你先给老板打个电话。”

    保镖还是那句话。

    我走了过去,妻子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孕裙,手里提着白色的包,准备出门去。

    见到这一幕,我走了过去。

    看到我过来的事实,女保镖跟我打了个招呼:“老板!”

    “嗯!你可以先去休息。”

    “知道了,老板!”

    女保镖对我微微点头一笑,她就离开酒店。

    现在就剩下我跟妻子,张志强站在身后的不远处,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老公,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人软禁我?”

    妻子看着我有些不客气的对我说道。

    “我那是找人保护你,还有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

    我很是正经的对着妻子说道。

    “我饿。”

    我刚要问妻子,开的那限量版的跑车,还有前天晚上夜不归宿的问题。

    妻子却先跟我说她饿了。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

    我看了妻子一眼。

    “嗯好!老公这次我想吃红星大酒店的大闸蟹。”

    妻子很自然的挽着我的手。

    “走吧!”

    走出酒店过道的时候,我问了妻子一句:“前天晚上,你为什么夜不归宿,你去哪里了?”

    “老公,我能去哪里,那天你被翁海洋叫人给打了!我找人给你报仇呢。”

    妻子这样回应我。

    “找人给我报仇?那就可以夜不归宿?”

    我盯着妻子,片刻后说道:“别跟我找什么借口了,老实跟我说,前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回家?还有昨天早上我在海远第一医院看到你开的限量版跑车,副驾驶座上是谁?”

    妻子还没开口我继续说道:“前天晚上,你是不是跑去陪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所以才夜不归宿?”

    我这么说!

    妻子松开挽着我的手,用那种生气还有委屈的眼神看着我:“老公,你脑子里面装的什么呢?我就单纯的帮你找人报复翁海洋!那天晚上我没有回酒店,是在我朋友那边。”

    “在你朋友那边?那为什么手机要关机?为什么就不敢接我视频?还给我发信息?你手机会没电?”

    我继续质问。

    这次我打算刨根问底。

    看看妻子前天晚上为什么夜不归宿。

    “老公,你别问了行了吗?”

    妻子双手捂着头,显得很痛苦,接着说道:“我怕我说了你会生气。”

    听到妻子的这话,我的心里一颤。

    难道妻子前天晚上真是去陪别的男人

    我的脑子里面不由得想起,妻子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场景,那一幕幕让我的心里又急又痒又愤怒。

    我恨不得,现在就打妻子一巴掌,甚至把这个罪妻给打死在这里。

    “你说,前天晚上你究竟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夜不归宿?”

    我愤怒的看着妻子。

    见到我这么愤怒,妻子皱了皱眉:“那天晚上我去东莞了。”

    “去东莞?”

    我皱了皱眉头。

    “嗯!我去东莞求那个老不死的,让他不要带我出国。”

    妻子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色显得略显苍白。

    听到妻子的话,我越想越生气。

    妻子肯定是去东莞陪那个老不死的,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在海远的第一医院看到她开着限量版的跑车过去?

    “老公,我的心里真只爱你一个,你别胡思乱想好吗?我就是怕你生气,所以我才骗你的。”

    妻子痛苦的对着我说道,片刻后:“其实有些时候我也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时候,就比如帮你拿下王静手中的股份打败创始,甚至杀了翁海洋。”

    妻子的话一出来,我愣住。

    “翁海洋你杀的?”

    我被妻子的话给吓到了。

    我真不敢相信,妻子是杀人凶手。

    “不是!”

    妻子否认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说?翁海洋的死跟你有关系?”

    妻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记得李悠然跟我说,翁海洋死了,妻子挺伤悲的。

    难道她是装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说你杀了翁海洋?”

    我盯着妻子看,其实我的心里更是觉得,妻子不会杀翁海洋的。

    “我只不过添油加醋了而已,人又不是我杀的。”

    妻子嘟了嘟嘴。

    妻子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估计是她在那个老不死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导致老不死对翁海洋下杀心。

    “谁让翁海洋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叫人打你。”

    妻子这样说,我的火气小了许多。

    “你就不能跟那个老不死断绝关系?”

    我看着妻子,真心不想妻子这样下去了。

    妻子再这样继续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

    “老公,除非你能跟那个老不死的相互抗衡,否则的话我永无宁日。”

    妻子说的很现实:“老公,我早就想离开了,但我不敢!我怕连累到你还有我们的孩子跟爸妈。”

    我紧紧的捏着拳头,心里异常的难受。

    “我很了解那个老不死的,如果我离开的话,下场只有一个跟翁海洋一样,而且还是我们一家子。”

    我强忍怒气,这时候我已经紧紧的捏着拳头了。

    我的拳头都发出阵阵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