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64章 睚眦必报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那两个字,刘晓静最终还是按了接听。

    公司地下车库

    我让李旺开车直接去李永的家里,我觉得该去李永的家里了解一下情况,看看裴原是否有威胁过他们。

    这是李悠然上任后,发生的第二起命案!

    翁海洋的命案都没破,第二起命案随之而来,我相信李悠然的压力肯定挺大的。

    特别是翁海洋的那个命案影响实在恶劣!

    至于李永虽然我断定他的死跟裴原有很大的联系,但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幕后的黑手就是裴原。

    李旺开着车,带着我正前往李永的家里。

    刚坐上车的时候,我总觉得右眼皮一直跳,感觉到要出事的样子。

    也许是最近我的神经太过敏感吧!

    李旺开着刚出车库,我的手机就响起。

    打电话过来的是妻子。

    看到妻子给我打过来,我不怎么想接。

    看了一下楼顶我办公室的方向,我还是接了妻子的电话。

    “老公,你现在不要乘坐那辆车出去。”

    妻子这样跟我说道。

    “为什么?”

    我好奇的问了妻子一句。

    妻子并没有跟我说为什么,很是焦急的说了一句:“你不要乘那辆车!”

    妻子的声音很是急迫。

    再加上刚才我的右眼皮一直跳,我果断的选择了相信妻子,没有乘坐这辆车去,而是悄悄的下车。

    我下车后,带着帽子还有口罩。

    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让公司的司机把车开回公司。

    “究竟怎么一回事?”

    妻子不让我的乘坐这一辆车,因该是有她的道理。

    “老公,现在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你千万要相信我,不能做那辆车一定不能。”妻子很是焦急。

    “嗯!”

    “老公,注意安全。”

    最后妻子吩咐了我一句,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上了出租车,我让司机朝着李永家的方向开过去。

    想了一下,现在李永的家人应该的没有在家里吧,可能是在警察局,或者案发现场。

    “去市去河道。”

    “先生你说有人跳河身亡的那边吗?”

    的士司机问了一句。

    “嗯,就是那边,那个死者是我朋友,赶紧过去!”

    我对着司机说道。

    听到我的话后,司机沉默,片刻之后司机对我说道:“你那个朋友,为什么事想不开呢?”

    “想不开?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好奇的问了司机一句。

    “我朋友在开的士,昨天晚上路过市区那边,他跟我说有一个男人坐河道的护栏上,喝着啤酒,没想到今天就出这样的新闻,所以我才会这么觉得。”

    司机这么一说,我皱了皱眉。

    难不成李永自己想不开跳河自杀?

    这一点都不对,李永的家庭状况,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李永今年才三十出头,工作可观,工资还挺高的,家里有一漂亮的老婆,还有一儿一女。

    儿子今年上小学才八岁,女儿五岁上幼儿园。

    小日子过得挺舒服的,怎么可能就跳河自杀了?

    “现在的年轻人,抵挡不住压力,时不时就跳河自杀。”

    的士司机叹了一口气,他没有再继续说话。

    不一会,我跟李旺来到了案发现场,这里警戒线已经撤掉了!周围围着一群人在那边议论纷纷。

    更多的人是在那边讨论关于李永的死。

    警察早就已经处理好后面的事情已经收队了。

    本来还想着见一见李永的家属,现在应该要到殡仪馆才能见到他们。

    “真是可惜了,才三十出头,就这样跳河轻生了。”

    旁边的一个中年女人正在跟几个中年女人聊天。

    “昨晚我看到他坐在护栏上喝酒,可能是喝太多酒了,不小心掉下去吧。”

    另外一个中年妇女又这样说了句。

    “嗯,今天晚上估计开着这个人,我要买一点。”

    另外一个人,开始议论起买彩票。

    “先回公司吧。”

    既然没有找到人,那就先回公司去!等晚点再去找李永的家属吧。

    公司里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觉得要先回去,等晚上再问问李悠然关于李永的情况。

    我朝着护栏旁走了过去。

    一个老年人拦住了我,他用那种古怪的语气对我说道:“年轻人,你千万不要靠近过去!”

    我好奇的看着那个满头斑白的老人。

    这个老人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铁质项链,那项链的吊坠却是一个八卦。

    老人看起来因该是五六十岁左右,从外表看起来给人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

    “这边有一个水煞,等着找替身呢!你要过去小心被拉下去。”

    老人这样对我说道。

    听到老人的话后,我笑了笑!我压根就不相信这些东西。

    继续往前走了过去,刚走到护栏边,一阵阴风迎面扑来,让我感觉到阵阵冷意,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可能是我刚走到护栏边刮风了,再加上刚才那个老人说的话,让我的心里有些发毛。

    我还是赶紧往后退。

    虽然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刚才那一阵风过来,我的心里确实有些发毛。

    “年轻人,我看你最近的运道不怎么好。”

    白发老人,走到我的面前,看了一下我的脸这样对我说道。

    听到这个老年人的话后,我皱了皱眉头。

    我并不想跟这个老人说那么多。

    “我不信这些!别给我瞎扯淡。”

    我这么对着白发老人说道,我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这边。

    “年轻人,你就不能等我说完话吗?”

    我甚至连给白发老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走了上去。

    李旺则是跟在我的身边。

    “大哥,刚才那个老人是在桥上给人看命的,听说他挺准的。”

    刚坐上来,李旺就这样对我说道。

    “那只不过是一些江湖骗子罢了,真正的大师是不会出来抛头露脸的。”我这样跟李旺说道,接着说道:“算命,看命解运之类的,基本上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再说了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中!用得着去算吗?”

    不过想到刚才那个老人对我说的话。

    刚走到护栏旁边,就有一阵阴风过啦,到现在我都感觉到心里发毛。

    现在的确有很多东西都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特别是那种降头术!!

    “大哥,你说的没错,但有些事情就是很奇怪!他就是算得那么准,曾经有个人找他算命!那个老人说那个男人活不过四十岁,结果还没到四十岁那年,那个男人真的死了。”

    “瞧你说得这么玄乎!也许是巧合吧。”

    反正我现在是不信这些。

    又有可能算命的说那个人活不到四十岁,给那个那人很大的心理压力,结果在四十岁那年就意外死了也说不定。

    “以后别再跟我提这些。”

    我这样对着旁边的李旺说道。

    “嗯!大哥可是……”

    “好了,别说了!”

    我对着李旺再次说道。

    看来李旺是很相信这些。

    坐在车上,我的心里有些压抑。

    自从我娶了妻子到现在,一路上走过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跟妻子确实很幸福,后面慢慢的变成了这样。

    现在我还真想给妻子看看命。

    想了想,我苦涩一笑。

    的士正在往公司的方向开过去,正在半中途的时候,前面堵车了。

    “师傅,怎么堵车了?”

    这段路并没有红绿灯,平常的话挺通畅的!今天却堵车了。

    “前面一辆土方车撞在一辆私家车身上,那一辆私家车都被撞得变形了。”

    的士司机指着前面发生车祸的地方。

    我朝着那个地方看了过去,李旺也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当我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惊呆了!

    我跟李旺两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到现在我们两人都心有余悸。

    因为那一辆车正是刚才我让李旺从公司开出来的,本来打算开这辆车过去李永的家里,结果因为妻子给我打来电话,让我不要做那辆车出门。

    我就换了的士!

    没想到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

    “听说车上的司机都被撞成肉饼了。”的士司机说了一句,片刻后又说道:“这些土方车的司机真是的乱来,以后看到土方车要离它远点才是。”

    看着那被撞得扁扁的商务车,我心里有些慌。

    李旺坐在我的身边,并没有说话,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老板,我觉得肯定是有人想……”

    我给李旺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他不要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刚才妻子打电话通知我,她提前知道了,有人制造了这起车祸,对方目的就是为了杀了我。

    在我看来,这事情肯定是裴原做的。

    看来裴原并没有我所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简直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如果没有妻子给我打电话过来,说不定现在坐在车上被撞死的人就是我了。

    妻子怎么会知道,裴原要制造这起车祸,又怎么会提前通知我。

    我在考虑着要不爱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