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66章 共同犯罪
    “为什么?”

    我推开妻子,看着妻子!皱了皱眉头。

    “我要是裴原的话,肯定会设下陷阱等着你找人来报复,来个瓮中捉鳖。”妻子看着我这样对我说道。

    “你以为我会叫人去弄死他?”

    我看了眼前的妻子,片刻后淡定的说道:“现在还是古惑仔社会?随便喊打喊杀的吗?”

    “老公,我这不是担心你做傻事!”

    妻子嘟了嘟嘴,接着又看了我一眼:“你要是被裴原抓住把柄的话,他动用他的背景力量来整你的话,那你就麻烦了,我甚至怀疑裴原接下来会伪造你犯罪的证据。”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很是淡定,不管怎么样不能给自己任何的压力。

    妻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裴原极有可能会伪造我犯罪的证据来诬陷我,再者动用他的背景关系来把我整倒。

    “老公,裴原那个人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妻子再次提醒我。

    “既然都撕破脸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我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看着远方的蓝天白云吐了一口烟:“你希望我死还是希望裴原死?”

    说完我转身回头看着眼前的妻子。

    妻子同样也看着我,她用坚定的眼神告诉我,她巴不得现在裴原就马上死掉,还笑着跟我说道:“老公,你答应过我的要陪我一辈子的哦,我可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看着妻子那坚定的眼神,我的心情挺复杂的。

    因为我看到她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她穿着透明的纱裙坐在裴原的大腿上,她的双手还捣鼓着裴原那玩意。

    想到这里,我就莫名的感觉到恶心。

    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如果妻子说她是裴原的人,她愿意一辈子跟着裴原,我的心里就不会这么难受,可妻子却这样跟我说。

    着让我的心里非常难受。

    毕竟当时妻子是为了替我还高利贷,才走上这条路的。

    她一走到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头路。

    想到妻子跟早上打电话给我救了我一命,我的心情缓和了许多。

    “老公,有些时候,我感觉你好幼稚。”

    妻子突然来了一句:“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呢?还乱说话!!”

    她用那责怪的口吻对我说道。

    我真切的能感受到妻子对我的关心。

    就在妻子说完的这话的时候,我办公桌上的那个红色电话响起了,我走了过去接听了那个红色电话。

    “李永的家属来了?”

    “嗯,董事长你要不要见她们?”

    这时候李永的家属来公司干什么?他们不应该是在殡仪馆里面的吗?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先去见一见李永的家属。

    看看究竟是什么一个情况在说,再者李永的死因可疑。

    “嗯,见一见你去安排一下。”

    不管出于哪方面,我觉得还是要见一见李永的家属。

    刚挂断电话,我的手机就响起了。

    这是一条微信信息,打开手机微信看了一眼,是李悠然给我发过来的!

    “警方已经证实了,李永是自杀的!”

    李悠然只是给我发了这几个字。

    看到这些字,我真不敢相信!李永的死真的跟裴原没有关系吗?

    “他的死真的跟裴原没有关系?”

    说实在的,收到李悠然给我发来的这个消息,我的心里真的挺不舒服的,我回了一句李悠然。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永的死跟裴原有关系,我们看了附近的监控,李永确实是坐在河边喝酒调到河里面去,当时候他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李悠然再次给我发来这些文字。

    我坐在沙发上,抽了一口烟。

    现在我的心里真的挺纳闷的,李永出事后裴原就说李永卷款跑路,他是怎么知道李永会卷款跑路的?

    我还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我的心里还是觉得,李永的死跟裴原有关系。

    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妻子问了一句:“老婆,你在裴原身边那么久,你应该是知道李永的死跟裴原有关系没吧?”

    “老公,这个我真不知道,但我还是觉得,这应该是跟裴原有关系。”

    妻子这样对我说道,接着说道:“这是我的直觉,也不能直接证明什么。”

    “嗯!”

    如果李永的死真的跟裴原有关系,我可不能让李永白白的去死。

    “老公,你问这个干吗?”

    妻子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李永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如果他真是被人谋杀死的,那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杀死,而让凶手逍遥法外吧。”

    我这样对着妻子说道。

    “老公,你这是在针对裴原吧。”

    妻子一下子就看出我的心思。

    “不管是针对谁,李永跟我关系挺不错的,如果他真是自杀的,那我没话说但如果是有人害死他!我们就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我相信裴原手上的命案不止一条,而是很多条!

    都敢找大货车想来谋杀我的,手上没有几条命案是不会这么果断的。

    昨天晚上刚被我打了,送到派出所,今天一早出来就安排大货车想要谋杀我。

    “老婆,你有没有什么更多的线索,或者裴原犯罪的证据?”

    每次我这样问,妻子都在逃避我的话题。

    “老公,你问的这些我真的不知道。”

    妻子跟我说她不知道关于裴原的事情,从妻子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她在逃避这个问题。

    我相信她掌握了裴原很多犯罪的证据。

    可妻子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说?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说裴原是主犯妻子是从犯?又或者说妻子就是主犯,裴原是从犯?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妻子跟裴原相互捏着对方的把柄。

    之前妻子三番五次的阻拦我对付裴原,可能是因为怕裴原被抓了把她也供出来?

    所以我问妻子这么多,她都不肯跟我说。

    我双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就那样盯着妻子的眼神:“老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裴原一起做了什么犯罪的事情?裴原要是被抓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跟裴原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我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的眼睛。

    妻子每时每刻的都在逃避我的眼神,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那话,那这事情真的非常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