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 > 第673章 蓄意谋杀
    “老公,你究竟要干什么去?”

    见我不回答,妻子再次问我一句,她好像很想知道我去哪里的样子。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不想再理会妻子:“没事的话就先这样了。”

    “等等。”

    就在我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妻子赶紧说道。

    我站在原地拿着电话等待着妻子的回应,我倒要看看妻子想要说什么。

    “老公,裴原派去找你麻烦的那些人呢?”

    “被警察抓了。”

    我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随后又问了一句:“你问这个干什么?”

    “既然他们被抓了,那我就放心了。”

    妻子松懈了一口气。

    “没事的话,先这样晚上我是不回去。”

    挂断了妻子的电话后,我对着身边的张志强说道:“志强,这次黑猪他们受到我们的埋伏,你现在要是再回去裴原那边的话,估计他也不怎么可能相信你,甚至还有可能害你!所以你就不要再回裴原那边了。”

    “哥,现在裴原对我还没起疑心呢,我觉得我继续蛰伏在他的身边,找机会行动看能不能一举将裴原打倒。”

    张志强这样对我说道。

    “这已经不现实了,这次他的人遭到埋伏,肯定会怀疑你跟我一起联合起来搞他,所以他不会信任你,甚至有可能害你!听我的没错。”

    “哥,可是耗子的那事情已经快有眉目了!要是现在走还不前功尽弃。”

    张志强有些不愿意。

    “听我的没错,现在你继续留在那边裴原不信任你,那样很危险的,既然裴原不信任你想要再查下去,肯定是有困难的,至于耗子不用在裴原的身边我们也能找到他的弱点。”

    我看着张志强,接着说道:“那个耗子,不是经常裴原的钱吗?想办法制造他跟裴原的矛盾!”

    “哥,你这招真高明。”

    张志强笑了笑。

    “至于裴原那边你就不用再回去,还有要照顾好小安知道不?”

    “哥,小安那边你放一百个心好了。”

    市去某处大酒店总统套房里面。

    裴原躺在水床上,感受着来自水床的轻松按摩。

    他的旁边还躺着一个衣着不整的女郎,正在喂裴原葡萄。

    女郎的手轻轻的在裴原的身上来回滑动着。

    片刻后,女郎拿了一根鸡毛,从裴原的身上往下来回挠动。

    裴原闭着眼睛,很是享受这样的感觉。

    “大哥,来电话啦,大哥来电话啦。”

    这一阵铃声,把裴原从享受中拉回现实。

    女郎停住手中的动作,安静的坐在旁边等着裴原接听电话。

    “你说什么?蓄意谋杀罪?”

    从裴原的口中喷出这一句话来,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李那个女警察不是你的下属吗?你怎么就拿她没办法?”

    “裴公子真对不起,刚才局长找我谈话了,这次恐怕没办法帮你了。”

    “李宗,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协议!你要是完蛋了,可别牵扯到我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裴原这样对着电话说了一句。

    “裴公子,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下,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我还要请裴公子帮我多走动走动。”

    “嗯,那黑猪跟鸭子他们呢?”

    “裴公子,现在我只能尽量了,这个案子是局长亲自督办的,还说是要办成铁案!要怪只能怪黑猪他们之前做的坏事太多了,只能弃车保帅。”

    李宗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听到这话后,愤怒的把正坐在旁边给他剥葡萄皮的女郎踢下床去口爆粗话:“王强,你这是找死。”

    片刻后,裴原盯着前面的窗户:“又是那个李悠然是吧?我去上面走动走动,把她给办了。”

    “她是我们厅长的学生。”

    李宗说了这句话。

    裴原沉默了片刻:“那就想个办法弄她,我早就想弓虽女干她了,那个滋味肯定非常好。”

    “裴公子,你这是她可是苏毅的学生。”

    李宗心里挺无奈的,其实他是秉着,能不得罪李悠然就不得罪李悠然。

    毕竟李悠然的上面还有一个苏毅。

    如果没有考虑到这层关系的话,李悠然估计早就被处理了。

    “苏毅的学生又怎么样?她现在已经威胁到我们了,如果我们不处理她,最后她会处理我们的,她上任后第一个要案不是翁海洋被杀的案子吗?你催促她办案,或者给她时间办案,在规定的时间没办法破案,就给她处分。”

    裴原直接说道,片刻后又说道:“等她一个人单独的时候,我让人抓了她,我要把她关在黑屋子里面,整天搞她!让她成为我的奴隶,我要让她跪在我的脚下颤抖。”

    裴原说出了他心里的那个变态的想法。

    其实他的心里都有一个癖好,那就是能把那种刚正不阿,毫不屈从的女人搞到手,而且还是强行的搞到手。

    这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刺激最好玩的。

    对于那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他压根就看不上。

    想到这里,裴原用手抓住地板上那个女郎的头发,让那个女郎跪在她的面前不断的低头抬头。

    这个动作恰到好处,他的脑子里面幻想着李悠然已经跪在他的面前正在颤抖着。

    “你这个贱女人,敢坏我好事,我搞死你。”

    裴原一巴掌打在那个女郎的脸上。

    女郎痛苦的闷叫一声,她的脸上已经多出了五个红透了的巴掌印。

    “李悠然你这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裴原一把将女郎丢到床上去,狠狠的折磨一顿。

    他的动作太过残暴,搞得女郎都受不了。

    女郎惶恐的跪在地上,不断的求饶。

    裴原就是不放过她,口中还喊着李悠然这个贱人。

    可见他恨李悠然入骨。

    现在裴原直接把手机丢在地板上,不断的折磨女郎,直到他发泄完后,才重新躺回去床上。

    他那犀利的眼神就这样盯着前方,脑子里面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因为李悠然的关系,他现在也只能弃车保帅了。

    “阿龙,进来一下。”

    裴原叫了一句,阿龙就开门进来。

    “去通知黑猪跟鸭子他们,让他们无论如何要管住自己的嘴,还有我觉得王强他们有可能去找那个货车司机,这事情你得处理好。”

    “大哥,放心好了,我已经安排货车司机一家人出国了。”

    阿龙想了一下,片刻后对着裴原说道:“大哥,你有没有觉得这次黑猪他们出事,似乎有人预先埋伏在那边等他们的。”

    “你是说”

    裴原皱了皱眉头。

    “大哥,不错情报正是张志强提供给我们的。”

    阿龙说了句,接着又推断:“这次极有可能是张志强配合王强来搞我们,我就说那个张志强没那么容易投靠我们。”

    裴原的眼神中带着一股阴霾,除了阴霾外,更多的是杀机:“找几个人,把张志强做掉。”

    “大哥,我这就去做。”

    阿龙也是冷冷的说道。

    “我最痛恨的就是叛徒了。”

    “大哥,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你要是再处理不好,就别来找我了。”

    裴原冷冷的说道。

    “是大哥!”

    阿龙离开了裴原的房间,现在房间里面只剩下浑身是伤的女郎跟裴原两人。

    裴原的脸上依旧笼罩着一层阴霾:“王强,你真是找死。”

    在东莞的时候,裴原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要不是李悠然这个贱人,王强能这么得意?”

    裴原相当气愤,他的心里暗暗想着,既然是李悠然给王强撑腰,现在他要搞的对象就是那个极品美女警官李悠然。

    裴原接着又把那个浑身是伤的女郎当成是李悠然狠狠的蹂躏一番。

    搞得那个女郎痛苦的惨叫着。

    女郎惨叫声越大,裴原就越是感觉到舒服。

    可怜的女郎,被折磨得浑身无力,躺在地上痛苦的叫着。

    裴原甚至没有看那女郎一眼,他从桌上的行李袋里面,拿出两叠百元大钞丢在女郎的身上,随后也不管躺在地上的女郎离开了总统的套房。

    市去某处拳馆里面。

    我正在跟张志强继续练拳,不得不说张志强的格斗技巧比李旺的还要精辟许多。

    我跟他打得很带感。

    我会回到拳馆里面,第一是我并不想回到酒店里面去面对妻子,第二则是在这边等着接近慕容玄月的机会到来。

    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我自己都嫉恶如仇。

    竟然会想着,也给裴原也带一顶大绿帽。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我跟张志强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机会到来的消息。

    反倒是张志强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那个货车司机的全家一家人都出国去了。

    裴原怕我调查,所以把货车司机弄到国外去,这样我就找不到货车司机,就不能指正裴原谋杀。

    “这个裴原动作够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