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穿越小说 > 卿朝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催眠
    只要不断地给你加深,这件事发生了,这件事是有道理的。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再让你发现,身边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件事就是真的。

    无论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叫人相信。

    从来很少有意志力坚定的人,也从来很少有绝对都是自己思想的人。

    所以一个人的思想想法十分容易被人引导而控制,最可怕的,是你根本察觉不到。甚至误以为,就是自己选择接受了这种思想。

    而不是自己被煽动得动摇,再被人一点一点灌输进来这种想法观点。

    这是第一次说,所以底下的人不信。

    顾遥默不作声地继续看,果然见那道士已经是高深莫测地一晃拂尘,淡淡道:“先前来的不少人都来自贵州,可都晓得那铜仁知府,就是重活过来的祁阳长公主。你们不晓得也就罢了,可这死人复生之事可还少?有些人死了几日忽然活过来,更不知多少人称带着前世的记忆。这些事情听的虽然少,可你们总是都有听说的吧?”

    众人心中便有些动摇了,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有的。尤其是前者,没了呼吸心跳,但是几时辰几天后忽然恢复如初。虽然稀少,却还真是有的。

    天下之大,死而复生的事情,好像是真的极有可能存在。

    “你们乍一听不可能,其实不过是祁阳长公主的魂魄抢走了一个小娘子的身子,借尸还魂了。随后便扮成男儿装扮,参加科举考上了探花郎。”老道士仍旧是闲闲的模样,随后感慨一句,“祁阳公主何等的人,这些事情于她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

    顾遥知道自己不时就出出现在民间的说书先生口里,伴着一起的还有孟辞,不知不觉的便有些神化了。一个神化的人,做什么发生什么不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是读书,不过是参加科举,对一个神化的人,有什么难的。

    同理,死而复生也不算什么了。

    顾遥仿佛预计到千百年后的自己,若是还能留一个名字,约莫就是个神仙似的人了。

    其实说到这时,底下的人已经有了三四分相信了。老道士只需要不断地有意识强化这个事实,不多时便会有七八分相信。这七八分相信,会在以后的日子里转变为十分。

    一个老道士一点也不可怕,怕的是老道士这类人太多了。

    显然,这里面会有很大一部分人跟着学说书,然后继续传扬这样的一番话。

    相信的人多了,就是想扳回来都难。

    等到听完,顾遥觉得自己都要相信老道士那番有理有据的话了,她只好赶紧回家洗洗自己的耳朵。

    两人乘坐马车回去,一路上几乎不怎么说话。

    一到客栈,顾遥直接到了孟辞的房间。

    “聚众闹事,妄传不利言语,收押了?”此地隶属湖广,正好就是孟辞的地盘,顾遥便对孟辞道。

    孟辞皱眉摇摇头,“这一个镇子的,显然都相信这件事了。总之在这里,是动不得那道士的。”一旦动了老道士,就会惹起众怒。

    一旦惹起众怒,怕是其余地方的人只会以为朝廷心虚,越发相信此事。

    顾遥垂睫不说话,半天才道:“这些人是要拿着我的名号造反,还是直接造势叫阿梓来杀了我?”

    第二句话叫顾遥自己都是一抖,阿梓会杀她么?

    会吧,最好也是软禁。前世她没有什么影响力,所以软禁阿梓会心疼,但是也不大敢放出她来。

    如今被那道士把局面搅成这样,作为帝王,阿梓一定不会容忍她活着。

    ……阿梓大概不会相信她是真的活过来了,但是又害怕她活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顾遥觉得君王的心思,不算难猜。

    只要你也想着怎么不断权衡,怎么不断稳固自己的位置,怎么狠下心肠,那也就是君王的心思了。

    “约莫是前者,那些人会来找你。”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出坚定来。若真如此,那些人找过来时,必然是一个突破口。

    两人都默契地安静了一会,孟辞的声音低低响起来,“阿杳想当女帝么?”

    顾遥悚然一惊,道:“我如今根本不是杜家的血脉……”否则她重活回来之时,就该有这个念头了。

    但是孟辞的目光沉沉的,“这又有什么关系?古往今来,又哪个王朝不改姓?何况,今上的后宫中只碰皇后崔嬛,但崔嬛却无法生养。”

    后半句话叫顾遥一惊,道:“怎么会?!”崔嬛确实绝色,可阿梓作为君王,怎么能在子嗣上这样随意。既然孟辞晓得崔嬛无法生育,起码在勋贵圈子里是有些人知道的,宫里就更加不消说。

    但是稍微冷静下来,顾遥就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崔家虽然送出崔嬛拉拢皇室,可是几百年根底的崔家根本不可能想光鲜得烈火烹油到极致。

    崔嬛原本就有当世绝色之称,若是再诞下皇子,崔家是该何等热闹?

    但这样的热闹,对这样大的世家根本就是灭顶之灾。大世家只能低调,否则只能接受权贵和其余世家的交织打击。

    极有可能,崔嬛今宫之前,就被崔家人喂了绝育药。

    从来没有偶然的事情,只要肯细究。

    她沉默许久,才低声道:“我做不来这样的事情。”那是她父皇的心血,那是阿梓坐得兢兢业业的皇位。

    民间总是盛传祁阳公主如何如何,但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哪里出色过。

    孟辞便不再说话,道:“可还要去七里巷子看看?”

    再去也没什么意思,顾遥就摇摇头,算是拒绝了。

    顾遥自顾自撑着下巴发了一会愣,这才道:“先查这个道士吧,五天内要是没查出来什么,我们就直接把这个道士给斩草除根了吧。”眼珠子转了转,又添一句,“看样子不好斩草除根,我们还是现在就连自己想想怎么设局弄死那道士吧。”

    这个道士实在是个毒瘤,根本留不得。

    见顾遥这模样,孟辞也不由揉揉额角。阿杳这是说气话呢,一时间也就没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