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好色小姨 > 争权夺利
    欧阳家的议事大厅内,由长老会组织的一次特殊会议正在进行中。长老会会长欧阳无恐,也就是欧阳无敌二叔的长子,与当代欧阳掌门属于堂兄弟关系。

    为了平衡家族各分支的利益和微妙关系,长老会的组成一般都有各个支系的长子组成。当前,面临着家族下一任既定掌门人被仇杀,欧阳无敌又重病在床,随时嗝屁。在家族面临危局面前,长老会必须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也就是确认下一任的掌门继承人,哪怕欧阳无敌还活着。这是族规中授予长老会的权利,也是他们唯一有机会发挥权利的时候。

    有权利不用,过期作废。这些长老们,可巴不得多多使用这种权利呢。尤其是,当下所有人都盯着那个位子。

    欧阳无恐坐在会长位置上,扫了一圈众人,重重咳嗽一声。当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时,才沉声说道"各位胞兄,刚才你们都私下聊过了。现在都说说自己看法吧。"

    众人相视而望,一个个面色各异,却没有一个先开口说话的。他们都在等,等一个适合说话的机会。

    看到无人发言,欧阳无恐又接着说道"怎么都不说话?无悔,你说说看。"

    坐在欧阳无恐身旁的欧阳无悔,也是无字辈的老人了。在长老会也是位高权重,此人面容清瘦,留着小羊八角胡子,身穿红色的唐装,看似瘦弱的一个人,脾气却异常的火爆,这在整个家族都是出了名的。

    他面色清冷的环视一圈会议厅,然后沉声说道"现在无敌大哥还没有发话,咱们着这里讨论,是不是有点早了?"

    众人皆无言,会议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无悔,此言差矣。我们当前不是换掌门人,而是以备不妨只需……万一无敌大哥有个三长两短,诺大一个家族,由谁来掌舵呢?有准备,咱们还需要来培养,不是谁都能坐上这个位置的。"就在这时,坐在中间的一个叫欧阳无忧的胖老头打破了沉寂,冷声说道。

    "就算无敌大哥有个三长两短,不是还有长老会吗?你着急个屁啊?"坐在欧阳无悔对面的欧阳无法阴阳怪气的说道。说完,他看了看众人,接着说道"欧阳家族族规第五条,当掌门发生意外,并且无继承人时,由长老会暂且负责家族事务,培养新的掌门人。难道大家都忘了组训吗?"

    他话音落下,会议厅内众人又私下交谈着,发出一阵嗡嗡嗡的议论声。有的点头有的摇头。而坐在会长位置上的欧阳无恐,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的表情。

    做了这么多年会长,自己终于有契机能统领家族了,他能不高兴吗?只要今天通过欧阳无法的提议,长老会马上就会行使权力。到时候稍加运作,掌门人的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就算自己当不上,安排自己的儿子,岂不是很容易?

    想到这里,他和欧阳无法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还是无法兄弟一直支持我啊,等我上`位后,一定给他个副会长的位置坐。他心中已经暗暗拿定了注意。

    在众人的喧闹中,欧阳无敌的两个儿子,老二欧阳英科和欧阳英成两人交换着眼神,又和众长老中支持他们的长辈交换着各种眼神。

    作为目前最有可能继承掌门位置的欧阳英科,看到出现这样的局面,虽然有点沉不住气,但当看到欧阳无忧严厉的眼神时,快要到口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议会厅内众人心思各异,有能力争一争这个位置的,都在判断着局势。没有能力争的,则在分析究竟谁上台,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好处。

    利益和权利往往是绑定在一起的。在如此诱`惑下,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众人还在议论欧阳无法的提议,欧阳无忧则冷声一声,站起来说道"端的好主意啊。"他回头看了欧阳无恐一眼,接着说道"无恐会长是想当掌门吧?"

    听到他的话,会议厅内一片哗然。

    众人哪能不明白欧阳无恐他们的意图,可是这种事只能心里明白就行,可不能摆在桌面子上说明白了。这个欧阳无忧,可真是要撕破脸皮啊。

    欧阳无恐脸色一红,却又马上阴沉下去,眼中一抹冰冷杀意闪过。眯着眼睛盯着欧阳无忧,冷笑一声,说道"无忧,你什么意思?"

    "哼,你自个心中明白。"欧阳无忧一脸无惧的回应道。欧阳无恐仅仅是做了个会长位置,他可不怕呢。

    两人眼神对视之间,火花四溅。而欧阳英科脸上则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欧阳无悔看到场面有点失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火冒三丈的站了起来,冲着所有人咆哮道"吵什么吵?一个长老会会议,被你们这帮人弄的乌烟瘴气的。无敌大哥只是偶染风寒,你们就在这里炒个不休了。"

    他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啊。这小老头,别看他清瘦,爆发力可强了。

    一时间,众人都不敢说话了。

    欧阳无恐和欧阳无忧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冷哼一声,将眼神望向一旁。

    "就是,我爸爸只是身体暂时不舒服而已。"就在这时,欧阳英科弱弱的说了一句话。

    欧阳无悔回头瞪了欧阳英科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小子也不是好东西。"

    欧阳英科面色一红,讪讪的偏过头去,心中却是冷笑一声老东西,迟早有一天会收拾你的。

    一时间,众人又不说话了。

    此时局面有点复杂,谁都不敢贸然站出来表达自己意见了。

    欧阳家一处偏僻的房子内,欧阳英良抚着桌子上欧阳宇的骨灰盒,一行清泪凄然而下。他的妻子李师师则无神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怀中是自己一家三口的相册。她的手抚摸着儿子的相片,一脸的凄然和痛苦。

    不管外面争成什么样子,唯独他们俩,沉浸在丧子之痛中。

    半响,李师师像是拿定了什么主意似的,咬了咬嘴唇,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丈夫,语气已经变得异常冰冷,说道"英良,为什么我们不争一争?"

    听到妻子的话,欧阳英良的身体,突然剧烈颤抖一下。

    (看就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