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好色小姨 > 有人来访
    叮铃……

    外面门铃响起,林美心睡意朦胧的从被窝中爬起来,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不对啊?现在才三`点多,小凡那家伙不会猴急,逃课来找我吧?林美心心中想到。今天是发了短信,让他放学后来自己家的。可自己还在睡午觉呢。

    想到某事,她脸色忍不住红了一下。从被窝中爬起来,看着自己娇柔嫩滑的酮`体,却已经饥渴了好几年,心中微微叹息一声。

    林美心习惯裸`睡,揭开被子,那无暇的身体洁白的晃眼,那无法形容的美丽曲线,那薄如蝉翼又光滑如丝的肌肤,那若隐若现的女人最神秘`部位,那巍颤颤的山峦上迎风而立的红豆……

    如果此刻叶凡在场,一定会面色一红,大喊一声我受不了了,然后跳起来扑到林美心身上,魔爪先是握住她那挺硕的双`峰,然后分开她的双`腿,提着长枪就直朝着她的神秘之处冲刺而去。

    裸`睡的林美心,此时太迷人了。她双手轻轻地划过,心中也自恋的叹息了一声。这么娇柔的躯体,居然这几年都没有人采摘。不过一想起叶凡,她心中就是一阵娇羞连连。

    那家伙,太能干了,宝贝有超级大,弄的自己特别舒服。这几年的*闸门一下子就打开了。很少能体会到的那种巅峰高`潮,也在他的各种冲击抽`插下不停地享受到。

    尤其是,当两姐妹同时服侍他的那种萎靡场景,林美心心中就是一阵荡漾,脸上更是布满了红霞,下面居然都有点潮热。

    羞死人了,居然两姐妹一起服侍那个臭小子。林美心心中痒痒的,此时外面的门铃声又接着响起,她起身穿上睡衣。

    本来她想穿内`衣的,但一想到自己家基本上没有人来。要么是妹妹林美心,要么是叶凡那小子。干脆就不穿内`衣了,直接穿着睡衣出去。

    不过一出去她就后悔了,通过房间内的监控,她赫然看到了两位她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已经死去的欧阳宇的父母,自己还没有解除名分的公爹公婆。

    林美心心中咯噔一声,这对夫妻在她和欧阳宇结婚时见过一面,这些年除过有几次偶遇之外,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怎么突然登门拜访了呢?难道是为了自己和欧阳宇的事?

    可是欧阳宇都已经死了,他们还来干什么?

    林美心心中疑惑重重,但还是回身走进卧室,将内`衣内`裤穿上,这才披着睡衣匆匆去开了门。不管怎么说,欧阳宇已死,但是婚约还没有解除。在名义上,她还是欧阳家族的儿媳妇。

    打开门,林美心微微愣了一下,心中也在突突突跳着,但还是强忍着挤出一丝丝微笑,更多的却是痛苦。毕竟欧阳宇死掉没几天,自己这个合法的妻子,可不能在公爹公婆面前表现出一副快乐的样子吧?

    没看到欧阳英良和李师师两人面色非常难看吗?丧子之痛,恐怕在接下来地多少年,这对夫妻都要在这种煎熬和痛苦中度过吧。

    "爸爸,妈妈,你们来了。不好意思,刚在睡午觉。"林美心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低声说道,做出一副温顺的儿媳妇模样。

    "哦,打搅你了。"欧阳英良点点头。

    欧阳英良心中微微叹口气,自己的儿子自从娶了这个女人之后,就基本上没有来过。这个美丽的女人,其实过着活寡妇一样的煎熬生活。这些年来,欧阳家欠了这个女人很多,现在在自己儿子死后,为了自己能争一些东西,居然又来麻烦她……

    李师师则不一样了,话说婆媳都很难相处在一起。此时,她上下打量着林美心,同为女人,她岂能发现不了林美心脸上那一抹尚未消除的春`情潮`红。再看她穿着睡袍,恐怕不是睡午觉那么简单吧?

    发`春的浪蹄子,自己儿子才死几天?李师师心中很快就下了这个结论。她也曾经是临海市交际圈的名人,自然也听说过这个新生代中临海市交际圈的交际花林美心。

    她狐疑的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又马上将目光收了回来。她心中也明白,自己的儿子死了,恐怕林美心很快就会提出解除婚约,她也将不再是欧阳家的人。那么,不管她偷多少个男人,自己都没有资格管了。

    微微叹口气,在林美心的引领下,走进了大厅。

    两人坐了下来,看着林美心去忙着帮他们泡茶去,回头对望交换着眼神。这俩人已经心有灵犀,一个眼神便能读懂对方在说什么。

    李师师点了点头,欧阳英良摇了摇头。

    李师师皱了皱眉,欧阳英良叹了口气。

    这一切都是无声无息中完成,在林美心将茶水和干果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已经停止了交流。

    "你做吧。"李师师主动开口,反客为主的说道,声音中透着一股萧瑟冰凉,还有丝丝的无力。

    "恩。"林美心点点头,温顺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心中却在想着:今天这对夫妻来自己家,究竟是要做什么?

    "你,还好吗?"李师师突然语气一凝,却有点泪眼婆沙的问道。她仔细观察过林美心脸上的表情,没有意思痛苦,刚才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女人是最敏`感的动物,她早就看出来林美心对于欧阳宇死亡这件事情的反应很冷淡。

    林美心抬头看了李师师一眼,又低下头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婆婆这个问题。

    而就在他们交谈之时,在王艳的办公室内,叶凡和王艳的性`爱大战还在持续着。王艳这女人,今天性`欲太强了,被叶凡压在身下,挺起长枪在里面冲刺时,她还大声的喘气道:快点操`我啊,哦……我好舒服啊,快点弄死我吧……啊……啊……啊……

    场面是无比的淫`荡和放浪,王艳浑身瘫软在沙发上,双`腿大大的分开,叶凡在骑在她身上,挺着长枪,一下一下的冲刺着。在看小弟弟和小妹妹的苟合之处,则分泌`出好多透明的白色液体来。

    王艳觉得,再被自己这样操`弄下去,迟早要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