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好色小姨 > 【0312】隐蔽的仇恨
    深夜,临海市南龙帮帮主柳天南的庄园站的r/>

    当林龙的车开进去之后,跟在后面的车则全部停了下来。在快要靠近柳天南的别墅时,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林龙打开车门跳下去,看到齐叔便在别墅的大门口站着,冲他淡淡的笑了笑。

    "大小姐,老爷在里面等你呢。"林龙沉声说道。

    柳琴睁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此时,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她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也不看林龙一眼,径直朝父亲柳天南的房间r/>

    在经过齐叔身边时,柳琴停了一下,带着恭敬地说道:"齐叔好。"

    齐叔心柳琴他们三兄妹,几乎都是在齐叔的照看下长大的。但到目前为止,唯独对他还保持恭敬或者说尊敬的,只有柳琴。他微笑的点点头,说道:"进去吧,你父亲在里面等着呢。"

    柳琴心深深的吁了口气,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父亲的房间。

    看到柳琴走了进去,齐叔心声,然后朝林龙比划了一个手势。

    林龙暗自点头,然后又跳上车。随即,车子便再次驶离庄园。等他的车开出去之后,从庄园的另外一个大门口,陆陆续续的开出了三十多辆金杯车,缓缓地跟在了林龙的车后面。

    而林龙的车,则是开向了郊区的方向。

    走进房间父亲正坐在书桌前,手眯着眼睛躺在背靠椅子上。

    "爸爸……"柳琴站在书桌前,柔声说道。纵使心,此时在父亲面前的柳琴,依然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你来了……"柳天南睁开眼睛,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柳琴点了点头。

    "爸,究竟是怎么回事?"柳琴紧盯着柳天南的眼睛问道。此时,她愕然发现,父亲的头上,居然多了那么多白发。而且脸色也非常憔悴,似乎这一个夜晚,他心理已经疲惫到一个极限了。

    "没有怎么回事。"柳天南缓缓的摇摇头,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接着说道:"我只是想为你们的母亲报仇而已。"

    愕然听到这句话,柳琴如遭雷击,整个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的嘴巴张的老大,脑海,有点无助的看着柳天南。

    在柳琴的脑海都没有母亲这个概念。因为从小,父亲就告诉他,母亲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后来等他们大了一点,明白事理的时候,父亲又说母亲当年生了病不治身亡了。而那个时候,柳琴和柳青刚刚五岁多,柳俊却只有不到两岁的样子。

    五岁的她,很多事情已经没有任何记忆。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都来自于柳天南的诉述,以及家片集。

    她压根没想到,父亲柳天南却突然提起了母亲。似乎,母亲的死,与南龙帮和云家决裂有着莫大的关系。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究竟母亲是怎么死的?柳琴脑海扑捉到了什么信息。不过她依然不敢相信,只是脸色惨白的盯着父亲,死死的盯着,想要从他口

    柳天南安静的看了柳琴一眼,眼神的痛苦和悲哀。他开口了,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叙说一件已经过去的历史。

    在这段历史坐上云家家主之位的云洪生,强`奸了他的妻子。而那个时候,南龙帮只是临海市一个三流的小帮派,在临海市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势力。

    当时,柳天南与妻子已经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南龙帮也在他的带领下凶猛的发展着,可始终突破不了一些规则。在这种时候,云家的人找上了他,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柳天南原本以为南龙帮迎来了天大的机遇,谁成想这确实引狼入室。云洪生看上了他的妻子,并且在一次他出外办事的时候被强`奸。妻子抵死向抗,却又被恼羞成怒的云洪生一枪杀死。

    当时的柳天南,没有任何选择。要么是从此像狗一样跟着云洪生,要么是带着南龙帮所有的兄弟向云家复仇。他心根基不稳的南龙帮,根本就不是云家的对手。恐怕连仇都来不及报,就被云家给灭了。

    于是,在亲手将妻子下葬之后,他便找到了云洪生,当场跪在他的面前,求着云洪生给南龙帮一条生路。与此同时,一颗仇恨的种子,就深深的种植在了柳天南的心/>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强大的人脉、经济和各种关系的支持下,南龙帮飞速的发展成为了临海市第三大帮派,暗够恐怖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当年种下的仇恨种子,逐渐开始萌芽。

    恐怕云洪生心天南就是潜伏在他身边的一条狼,随时都准备咬人。所以,他才下定决心设了一个一石三鸟的局。

    柳天南静静地讲着,脸上没有涌现一丝波澜。

    但是听在柳琴耳道惊天劈雷一般。彻底劈开了她的心。她的身体忍不住的剧烈颤抖着,脸色也是惨白之际。听到柳天南说完时,她眼眶清泪流了下来,死死的咬着嘴唇,问道:"爸爸,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柳天南惨然的一笑,看着女儿颤抖的身躯说道:"这样的事,爸爸能说假话吗?"

    柳琴只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陡然知道了母亲死亡的真正原因,她的牙齿都在打颤,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咯吱作响。那种的仇恨和杀气就那么蔓延了出来,铁青的脸色上,是柳琴多少年来因缺少母亲而淤积的所有负面情绪。

    "我要杀了他……"柳琴一字一顿,那种似乎来自于地狱间内的空气,似乎都冷了许多。

    柳天南深深的看着柳琴,轻声说道:"这些年,我没办法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们三兄妹,也是因为我一直在忍着,一直在等着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说到这里,他将手在烟灰光杀气四溢的说道:"杀妻之仇,不共戴天。我要让他云洪生血债血偿……"

    在他们父女俩说话的同时,柳琴设在郊区的庄院不远处,一辆路虎车缓缓的在夜色注视着柳琴的车队整齐的开进了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