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好色小姨 > 【0321】血手人屠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下起雨来。

    香香他们一帮人回来之后试图联系了几次柳琴,却并没有得到回应。他们虽然隐隐觉得应该是有事情发生,但没有柳琴的明确指令,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原本的行动取消,而且也到了深夜,他们回来之后,便都回房睡觉去了。

    他们并不知道,在那夜色将他们包围了起来。包围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龙带来的南龙帮众人。

    身穿黑色披风,黑色皮衣的林龙微微眯着眼睛,犹如一只安静的豹子一样盯着前面。如果柳琴在庄园,他根本就不敢带人过来,可现在柳琴被帮主软禁了,只要今天消灭了庄园里的人,那柳琴根本就翻不起任何的大风大浪了。

    舔了舔嘴唇,一旁的小弟给他递了一根香烟过来。他接过来,小弟的打火机随即就靠了过来。

    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几口,让胸腔焦的味道。他需要这种刺激,来排斥体内的那一丝丝恐惧。那是来自对柳琴的恐惧和胆怯。

    眯着眼睛抽完一根烟,他猛的一把拉开车门跳下了车,右手把闪着寒意的东洋刀。

    夜色披风的林龙并不显眼。要不是月色照在东洋刀上发出微弱的光芒,根本就无法发现他的存在。他犹如一尊战神一般,风吹动着他的黑色披风。

    而随着他跳下车,后面几十辆车了下来。只见林龙拖着东洋刀往庄园走去,伸手的几百人也都跟了上去。

    谁都没有发现,在庄园的不远处停着一辆路虎。雨点滴在车上又坠落在地上,车内,一个手胖子,正瞧着林龙带着人冲向了庄园。

    一抹淡淡的笑容在胖子嘴角一闪而过,他咬了一口鸡肉,喃喃自语道:“奶奶的熊,老子都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手了,看来今天又要动手了。哎,命苦哇。”

    虽然如此,他也只是一边啃着鸡腿,一边看着林龙带着人冲进了庄园不着急,或者说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用胖子的话说,要不是看在那黑涩会的女人和小凡凡有一腿,我会来这里打架?

    一阵厮杀声,突然就打破了这宁静的夜晚。林龙一马当先,挥着东洋刀砍翻了刚刚从门口出来的两个人。尔后,他一脚踹开大门,几百号人拎着各式武器冲进了柳琴辛辛苦苦打造了三年的基地/>

    院落外面的喧闹早已经惊动了里面刚刚睡下的人。本来就是刀尖上添血的人,这些江湖汉子,马上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已经睡下,但是从起床到汇集到院子里,也没有花一分钟时间。

    院子里,香香、嫣嫣以及坤沙和坤龙四人面色铁青的站在最百多个手下已经全部集br/>

    “是林龙。”香香的语气,她将手起来朝着空。

    “哒哒哒哒……”清脆的枪响声在空突然朝空人都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股血性顿时就冒了起来。

    “杀……”香香打了一梭子子弹,然后无比清晰的下达命令到。说完,她和坤沙、坤龙三人已经带头往门口的方向冲去。哪里,林龙带来的人已经摧毁了一部分建筑,并且外围抵抗的手下,也已经被全部杀死。

    杀……

    随着一声杀字想起,胖子将鸡腿扔出窗外,嘴角勾起一道弧线,挂着一抹狞笑。,他猛地踩下油门,汽车如同一头咆哮的钢铁怪兽,瞬间冲向了前方。

    汽车启动的声音打破了雨夜的宁静,明亮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在庄园外面,林龙只留了四十多个人,防止庄园内的人逃出来。当他们猛然看到那辆从夜色虫冲出的路虎时,一下子有点懵了。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就看到从路虎的前排车窗黑洞洞的枪口。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下一刻,站在离路虎最近的一个还傻愣站在原地的人便应声倒地。一抹血雾从他的头山散开,就如同西瓜被般。

    点杀,爆头。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看着满地炸裂的血肉模糊,他们有点回不过神来。

    “砰……”

    第二声枪响,第三声枪响,伴随着的都是一个人被爆头倒地。

    他们终究只是混黑道的,哪里看到过这种血腥的场面。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迅速的在他们体内弥漫开来。犹如一个噩梦植入了脑海比惊恐的看着路虎车。

    六声枪响,六个人被点杀、爆头。随即,路虎车一个猛地扭转车身。轮胎在地上摩擦出一道黑色的影子,一声刺耳的声音想起,车头已经对准了庄园的门口。

    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从胖子开车,到点杀,再到调转车头,只用了四十几秒的时间。谁能想到,车内的胖子是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还在装着弹匣。

    “啊……”直到胖子的路虎停稳,那些被震惊了的人才反应了过来。其尖叫一声,本来想一拥而上,可是那黑洞洞的枪口,再一次弹出了窗户。

    就在那人想将所有人惊醒时,一颗子弹直接打进了他的口咙。

    尖叫声戛然而止,刚刚因为他的喊叫声而重新鼓起勇气的一帮人,双腿更是一软,勇气也随即不服从在。只是,他们还是觉得自己这边人多,心幸。

    胖子舔了舔嘴唇,嘴角还残留着一抹鸡肉的味道。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吝啬子弹的人,在战场上,他更有一个称号,叫血手人屠。只要他出手了,几乎就不会停下来。

    “砰……”

    手枪清脆的声音继续响起,又是接二连三的有人应声倒地,清一色的爆头。

    血腥的场面,恐怖的手段,终于击垮了所有人的信心。原本以为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们,这才明白,面对这样的虐杀,他们只是刚学会杀鸡的黑社会而已。

    雨,还在下着,甚至冲散了地上的血肉。只是,留在灵魂深处的恐惧,却远远没有消除。下一刻,重新装好了子弹的胖子,再一次将手枪从车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