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校园花心高手 > 校园护花高手-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大度的孩子
    她是一个母亲,如果在儿子受伤的情况下,她不来看望的话,色纳怕是会更恨她!

    现在事情已经暴露了,色纳会怎么惩罚她,怕是早有决定了!

    太子妃却不知道,纪泽铭在向色纳叙说的时候,并没有提起太子妃!

    “爱妃,别太伤心,男亚不会有事的!伤害男亚的人,我会查出来的!”出乎了太子妃的意料,色纳不但没有喝骂她心如蛇蝎,害人不成反而害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还劝慰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

    太子妃总是有心机的人,看到色纳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便也就顺势的偎在了色纳的怀里,抽抽噎噎的装起了慈母。

    纪泽铭在一旁看着,心里真真的是佩服了这个女人。

    纪泽铭再看看色纳,心里替这个男人感到悲哀,这家伙还是修罗族的太子呢,不但小老婆跟他玩心眼,这正房大老婆,也没替他省心了。

    太子妃哭倒是真的,毕竟男亚是她的儿子,若是男亚出了意外,她可就是没有了依靠。

    身为太子妃,却不是色纳最宠爱的女人,若不是有男亚这个唯一的儿子在,这个位置不知道早被哪个野心大的女人给抢了过去!

    色纳正安慰着自己的太子妃的染患,奉命搜寻的属下回来复偮了。

    “这几个人受了伤,被我们查到!”

    “带进来!”色纳一听抓到嫌疑犯了,当即就当令把嫌犯带上来。

    正在色纳怀里寻求安慰的太子妃,听到这番话,身子一下子僵了。她不知道,这所谓的张狂是不是自己的人?

    “爱妃,凶手一定严重,给男亚报仇!”色纳还以为太子妃是因为想到那嫌犯伤了男亚的原因,才让太子妃这么紧张的呢。

    “严重,一定要严重!”太子妃接口道。

    “殿下,把凶手一定要碎尸万段。”一旁碍于身份,不得当着太子妃的面寻求保护的雪洙和达姜的母亲,这时也愤愤的附和道。

    如果说男亚是男嗣,受到攻击还可以说得过去,可像雪洙和达姜这两个女孩子,怎么也被人给害成了这样?

    太子妃听了这两个女人的话,暗暗的瞪着她们。纪泽铭看到太子妃的神情,心里感觉非常好笑。

    害人不成反害已,说的就是太子妃这种人!

    没一会,两个人被绑着提了进来,当这两个人抬头看到虎着脸的色纳时,立马跪在地上,呯呯的磕着头。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看着其中的一人,太子妃两眼一翻,直接吓昏了过去。

    那个人是她派出去的人啊,现在被抓了,她是幕后者的事实是再也隐瞒不住了。

    果然,色纳连刑都未上,这二人就利利索索的把自己背后的主人给供了出来。

    听到了其中一个人说,他是太子妃的手下时,色纳慢慢的把目光转向了太子妃,这时的太子妃还昏着呢,并不知道色纳正以一种吃人的眼神看着她呢!

    雪洙和达姜的母亲,这两个女人听到这样的内幕后,两人识趣的不敢再哭啼了。

    这事闹大了,太子妃没傻吧?她怎么要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杀了呢?要知道,色纳现在可就男亚一个儿子,且不管将来还会不会有别的儿子,起码,作为嫡长子,男亚的地位,是轻易不会被人撼动的。

    太子妃竟然要把她儿子杀掉?要是换成是她们,她们捧着男亚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要他的命呢?

    这时,这两个女人也忘了想自己女儿的伤势了。实在是惊吓太大了。

    “你,你跟他是一伙的?”色纳深吸了几口气,目光凶狠的看向另一个人。

    “殿下,我,我是十四娘的人!”这人哪还敢胡说?人家连太子妃这种靠山都供了出来,尤其是太子妃还有当场!

    最重要的原因,有纪灵儿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已经放弃了要保护自己的主子。否则的话,以他们这种对主子忠心的属下,怎么会这样毫无遮掩的就把自己主子给卖了?

    这答案,让色纳又如受了一道雷击般。

    他这是怎么了?太子妃动手要杀纪泽铭,至于为什么要杀纪泽铭,这人却是不清楚。可十四娘那里却是很清楚,要杀的目标,不只是纪泽铭一个,是连同男亚姐弟三人都在内的。

    也就是说,十四娘的野心要比太子妃大多了,她要把这四个孩子一个不剩的全包圆了!

    色纳那张脸,好比是调色板,一会青一会红,再一会又是白,他没脸看向纪天宇了。在自己的太子府里,竟然让纪天宇的儿子,被自己的两个老婆齐齐下手,欲要置纪泽铭于死地!

    如果说纪泽铭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她们这么做也有情可原,可问题是,人家小孩子,什么也没干,无缘无故的就被两个女人派人袭杀!如果不是人家孩子手里有家长给的防身符箓,现在怕是早被自己的女人给杀死了!

    最让色纳感到愧疚的是,纪泽铭明明知道在杀的人中,是有太子妃的,可这孩子,却是没有说出来!这更让色纳感到无地自容。

    “天宇,你放心,这事情我定会禀公处理!”这么一直不看向纪天宇,也不是那么个事,色纳还是把头转向了纪天宇。

    “色纳,我真不知我儿子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我想,太子府并不适合我们,既然来看过你了,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我们一家三口就此告辞!”

    纪天宇没有刁难色纳,相反神情还是很自然的,但纪天宇说出的话,却不啻于一记大耳光,狠狠的扇在了色纳的脸上。

    纪天宇没有说什么埋怨的话,可色纳心里却不那么想,在自己的太子府上,连安全都没法子保障,他这个做主人,脸面可要往哪放。

    “天宇,你别恼,这事情我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色纳忙挽留着纪天宇。色纳不想因为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而毁了他和纪天宇之间的友情。

    “色纳,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