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校园花心高手 > 校园护花高手-第两千三百零三章 见面
    开玩笑,他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带,只带了纪天宇这个假冒的属下小跟班,若是在门口就被拦了下来,那他可真是亏大发了。再说了他一个人去见天幽地峡的那个当家老大,他可是一点底也没有。

    试想一下,手所有的属下都是顶级高手,就算是速成的,那也是非常吓人的一个数目。这样的人,他的实力能北得了吗?

    一个能把无数人拿来牺牲,乘胜,操控的人,心地会是善良的?苦竹是连想这种可能都不敢想。

    苦竹是绝对不会让纪天宇搁在外面的,他一个人,自认为不能应对得了那位神秘的大人。

    “苦竹冥王,他有资格能去见我家大人吗?”那人又是冷嗤一声,指着纪天宇,毫不留情的质问着苦竹。

    “我的属下有什么不能见你们大人的你不也是你们大人的属下吗?难道你也不能见我?真是岂有此理。”

    “苦竹冥王,您是真的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吧?你觉得自己能和我家大人相提并论?”那人对苦竹的态度也是非常不敬的,很明显,他对苦竹这个冥王,也没有多少敬意。

    苦竹虽然被冥皇当成弃子弃在仙界,并不打算收回去,可就算是如此,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这么轻视他!

    “苦竹冥王,您可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还妄想与大人相比较……呃?……苦竹冥王,你带着你的人进去吧!大人法外开恩,允许你们进去了。”

    那人正在讥讽着苦竹的不自量力,突然之间,他神情倏变,神情不郁的看着苦竹和纪天宇二人,最后不服气的把刚得到的消息传给苦竹。

    “哼!”不管这人是怎么一回事,别管他的态度如何,可起码他是同意让纪天宇随他一同进去了。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只要目的达到了,其他的都不是重点。

    苦竹带着纪天宇步入大殿,从外面看,大展恢宏的不像样子,走进来一看,大殿内更是大得出奇,让仅是一个正殿,就让纪天宇有种需要跋涉一番才能走过去的感觉。

    这他,妈,的还是大殿吗?这就是个室内广场,还是超大型的。看到这大殿的内部,纪天宇和苦竹也能理解,那个跑腿的报信人员,为什么会跑得那么急了?原来是速度太快,一时间刹不住车了!

    “跟我来!”苦竹和纪天宇举止四顾的当口,那个刚才拦着纪天宇的家伙也跟了进来,看到纪天宇和苦竹那一副看稀奇的模样,不屑的撇了撇嘴。

    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真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要见他们?见那苦竹冥王也就罢了,毕竟他还是有些用途的,可那个跟班的,为什么要让他也跟进来?

    苦竹跟在那人身后,速度急速的提了上来,看这速度,纪天宇也能明白,刚才那家伙一副抢骨头的模样是怎么回事了!

    纪天宇和苦竹二人,跟着那人把速度提到一个速度之后,集中的那人倏的停了下来,他这么一停,倒是把纪天宇和苦竹吓了一跳,当即也紧急刹车。

    好在二人反应够愉,否则的话,二人肯定要变成滚地葫芦。

    虽然没有真的变成滚地葫芦,可这突然紧急刹车,也让二人狼狈了一番。

    这时的二人,比起刚才那人来,还要狼狈上几分呢。

    “怎么突然停了下来?”苦竹脸色不郁,明明还没有到地方,这人好端端的停下来,是什么意思?想要给自己和纪天宇一个下马威?

    “苦竹冥王,到地方了,您不停下来,还想往哪去?”那人斜着眼睛瞟着苦竹,不屑之情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

    到地方了?纪天宇和苦竹向前看去,真的看到了前言有处正常大小的大殿摆设,其中坐着一人。

    纪天宇和苦竹对视了一眼,他们在行进的过程中,明明没有看到这里有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个人呢?

    虽然二人心里疑问,可他们也明白,这个问题,并不是现在能提出来的。那个坐在正中间的人,不用问也能猜得出来,那人定是天幽地峡的真正主人大人。

    “大人,苦竹冥王带到!”那人急忙向端坐在那里的那人行礼并回道。

    这时,那人语气,神态,无一不流露出由心底而发生的崇敬之意。

    苦竹和纪天宇听了那人的话后,忙运止向那个人看去。

    只见那人端坐在中央,仅是坐在那里的身体,就是一个身型魁梧之人。苦竹明目张胆的盯着那人看,纪天宇记得自已现在的身份是随从,他当然就不能像苦竹那产大咧咧的盯着人家的脸一直的看。

    苦竹看还说得过去,不管实力差距有多大,从大面上来看,苦竹与这位大人,也能拉到同一个层面。可纪天宇就不同了,他现在是随从,是跟班!

    哪有一个随从也可以这么不忌讳的盯着人瞧?

    纪天宇虽然不能明着盯着这位大人瞧,可他的神识却是可以。

    纪天宇自认自己的神识之力是极为强大的,即使是邪皇也没有强过他。这让他认为,在这仙界,再也没有谁的神识之力,会超过他了!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纪天宇并没有过分的小心,神识之力向着那位大人笼罩了过去。

    在苦竹和纪天宇明里暗里的打量着大人时,那位大人也在观察着他们二人。

    突然,大人身子一僵,警惕的坐直了身子,目光怀疑的看向苦竹和纪天宇。这时的苦竹依然大咧咧的看着大人,而纪天宇则是把谨守规矩的手下人,任由大人的神识笼罩在他的身上。

    纪天宇神色不变,可他却是知道,刚才他有多险,若不是他的危机意识灵敏,在大人的神识反扑过来前,就妥妥的把自己的神识收了回来,这一会功夫,已经被大人抓包了!

    大人的神识在苦竹和纪天宇的身上一遍一遍的搜寻着,查探着,可这二人,都是一副安之若素的姿态,大人竟是找不到刚才查探他的那个神识是谁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