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十章 吻到什么时候
    难道说男人就喜欢那种大美人吗?所以程希哥哥才……

    莫念念越想越生气,迈着的脚步也越来越大。

    季然无奈,哪里看不出来莫念念这小女人是有小情绪了?

    季然快步的拦住了莫念念,抓住了她的手说道。“谁让我是你的季叔叔呢!要是让你爸妈知道我遇见了你却让你遇到了危险,他们还不找我算账?”

    “反正也没人知道你在这艘船上,我爸妈才不会知道。”听到季然的话,莫念念更加伤心了。

    “你要是实在难受想哭,大不了我把肩膀借给你好了。”季然叹了口气,无奈的伸出手将莫念念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肩膀。

    莫念念下意识的啜泣出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念念才满脸羞涩尴尬的推开了季然别扭的说道。“离我远点,死变态,就想占我便宜。”

    “……”

    “唔~你干什么?”

    哭了一通,莫念念的心情本来好了不少,谁知道季然却突然低下了头,将她拥在怀中不说,还狠狠的印上了她的红唇。

    莫念念瞪大了双眼,听到有人在旁边经过,嘈杂的脚步声却带着一丝节奏。莫念念眼中闪过一道清明。

    又是那些混蛋!

    喂!你还要吻到什么时候?

    脚步声消失,莫念念眨巴着眼睛气恼的捶打着季然的 后背。该死的混蛋,亏得刚才还觉得他勉强算是一个好人了,那完全就是错觉!

    下一刻,季然若无其事的松开了莫念念的手,眼中却划过一道流光。这小女人,亲起来竟然还挺舒服的,他刚才甚至有一种错觉,这并非是为了避开那伙人的视线,而是真心的想要加深这个吻。

    本来以为自己又得遭受巴掌待遇,谁知道这一次莫念念却只是愤愤的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离开了。

    天知道莫念念这样子有多么的诱人,特别是那泛着色泽的红唇和脸上羞红的红晕,看起来只觉得充满了少女娇羞的魅惑,哪里还觉得这人是生气了?季然心中一凛,暗自将脑海中闪过的想法去掉,这才跟了上去。

    “你要去哪里?”

    “你刚才的做法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些女人一看就不知检点,嗑起要来,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了。谁知道去了以后半夜又会冒出什么男人出来?还是听我的,找储藏食物或者行李的房间休息一晚。”

    莫念念强硬的说着,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季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主动的接过莫念念手中的行李箱。

    寻找仓房的事情十分的顺利,夜色渐深,虽然走廊上还有不少人来人往,但是大多数不是喝多了,就是嗑多了,莫念念和季然堂而皇之的走过都没有引来别人的丝毫注意。

    看着莫念念麻利的爬到了仓房固定好了的架子上,随意的那张纸箱子便铺就了一张简易的临时用床,季然的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和诧异。

    这小女人倒是不像他想象当中的娇柔纤弱。看来老爷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季然下意识的勾起嘴角,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一刻,季然却脸色一僵,面色漆黑的背过了身子同样迅速的在对面的架子上铺了一张指向垫的床。

    莫念念一愣,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们这样相隔太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会跟容易遇到危险的。”

    可不是吗?就算是有突发情况,那么远,也提醒不到啊!

    谁知道季然却脸色更黑,咬牙说道。“我睡门边,你自便!”

    这个小女人刚才还说什么双飞,3p的,现在居然说要两个人睡近点。正常的男人都会想歪的好吗?

    这个小女人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得保护自己?

    季然抿唇,忍不住骂道,关我屁事!

    莫念念乖乖的爬到了架子上,整个仓库瞬间安静下来。漆黑的地方甚至于连一点光亮都捕捉不到。

    “季然,你是不是生气了?”

    许久,睡不着的莫念念侧过身子,隐约的能够感觉到自己面对着季然,莫念念忍不住小声的询问起来。

    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如此敏感,季然默不作声。

    “我今天的确有点儿失控。爸爸以前跟我讲那些警察故事的时候,都会说作为一名警察需要时刻保持冷静,要理智的处理任何可能遇到的突发事件,不仅……”

    没得到回应,莫念念只当季然已经睡着了。

    听到莫念念小声的絮叨着,季然嘴角勾起了一丝轻笑。

    谁会想到本来会在今天相亲的男女此时正躺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呢?

    “季然,我们做朋友吧!好朋友。”

    莫念念的声音越来越小,如果不是季然耳力敏感,再加上周围万籁寂静,恐怕未必能够听到这话。

    季然轻笑出声,同样侧过身子,面向莫念念,轻轻的应了一句。那就做朋友吧,好朋友。

    殊不知,日后的日子季然有多少次后悔这个决定。

    整整一天的时间了!从日落到日出,竟然还没有找到东西。华明玉的脸色十分阴沉,就连一旁的程希脸色也十分不好。

    “你们一个个房间都查过了?还是没有人?该死的,这混蛋到底在哪里?刘三儿那个老东西,竟然敢耍我们,好大的胆子!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拿走了东西,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华明玉阴沉着一张脸,妩媚的面容因此变得扭曲起来。

    而此时房间里面,除了程希和她们背后的两个黑衣人,剩下的五个人都颤抖着跪在华明玉的面前。

    “明玉姐,我们真的将房间都搜查过一遍了,而且也通知船上的经理让他留心,可是却没有找到人。我想,也许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啊!”

    看起来十分瘦弱的竹竿跪在地上,虽然颤抖却还是有条不紊的分析起来,谁知道华明玉却脸色一狠,十厘米长的细高跟毫不犹豫的踩在了他的手上。

    “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判断?”

    “不,不敢!”

    竹竿急忙的叫了起来,额角冒出丝丝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