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六章 一报还一报
    季然的到来让莫念念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有妈的孩子也没人爱的痛楚。从她回到家里之后,邵半梦就问过自己一句,怎么从医院里回来了。除此之外,问的全都是季然的情况!

    莫念念嘟着小嘴愤愤的看着季然,她要是真的让这家伙在自己家里面登堂入室,那还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冷不丁的听到邵半梦提起了季然的小叔。

    莫念念心中凛然,默默的竖起了耳朵。关于季然的小叔她只在奶奶的口中得知过,再多的就没有了。

    当然,按照莫念念对自家奶奶的理解,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说的肯定和事实离个七万八千里呢!

    察觉到莫念念不自知的举动,季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梦姨,小叔这些年过得一直都很不好。邵家悔婚的事情在当时闹的很大,那些人经常拿这种陈年老事来嘲笑小叔,小叔他什么事情都别在心里面,我看着也十分难受。你该知道的,这些年来,京城那边怎么可能会好。”

    “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一声不吭就走了,他也不会……”

    “妈,你伤心什么?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无法解释的。他喜欢你又不是你的错。”

    见邵半梦听了季然的话颇为伤感,莫念念忍不住叫了起来。这都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她都十八岁了!妈妈是为了爱情义无反顾的和爸爸在一起,为了这件事情,她有记忆以来,就从来都没有见过妈妈的家人。

    每年过年的时候,妈妈都躲在没人的角落里伤心流泪。又有谁想过这个?

    莫念念愤愤的瞪了一眼季然,示意他最好别乱说话。

    “念念,你别乱说话,季三哥的确是一个好人。我也不希望他一直都这样下去,我心里面看着也难受。”

    听到这话,季然嘴角却溢出一抹冷笑。

    “梦姨,你认为你说这话小叔就会开心了吗?不会,你这是在逼迫小叔,你明明知道从小到大,小叔对你永远都是惟命是从,向来不愿意让你为难。就连当初你跟着莫易文离开了京城,小叔也主动的站出来,说要放你离开。”

    什么?世界上竟然会有那么傻的男人?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差异,想要开口询问,可是却有默默的咽了回去,装模作样的拿起面前的杂志,小耳朵默默竖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邵半梦说道。“念念,天色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可是自己还不想休息!莫念念撇撇嘴,默默的挪动着屁股不愿意离开。好不容易可以知道妈妈当年的八卦,这可比探案有意思多了!

    更加重要的是,一想到季然今天晚上要住在自己的房间,莫念念已经下定决心,晚上要死死的盯着他了!

    季然嘴角溢出一抹轻笑,看着邵半梦说道。“过了那么多年,小叔一直都没有结婚。梦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可是,我又能怎么做?”

    邵半梦苦涩的说道。难道她要放弃现在的家庭回到京城和他在一起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从季然的口中得知她心目当中的大哥哥这些年来一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邵半梦心里面真的十分难受。

    莫念念眼睛一眯,假装不经意的一脚踢到了季然那受伤的腿上。

    季然!真是够了,他分明就是故意要让自己的妈妈伤心!他说这些难道真的有意义吗?莫念念越想越生气,这季然不仅仅是个讨厌的人,还是喜欢和自己家人过不去的混蛋!

    莫念念真的很奇怪,为什么爸爸妈妈会让这种男人做自己的未婚夫?难道是希望他把自己给甩了,来个一报还一报?

    莫念念抿唇,心里面异常不爽。凭什么?要甩也应该是我甩了他才是!不对!呸呸呸,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关系。

    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直接窝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只见刚才还乱糟糟的跟垃圾场似的房间此时干净整洁!如果不是因为季然这个混蛋的话,她怎么会被妈妈 逼迫整理房间?害的锦儿也跟着自己一起受罪。虽然如此,此时看着自己整洁的房间,莫念念个人还是十分满意的。

    莫念念微微歪过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哼!以为把我叫进房间我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吗?

    那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当即,莫念念便从一个收纳盒当中拿出了医用听诊器。

    这可是一个宝贝。自从买下这听诊器之后,家里面的大事小情全都逃不过她的耳朵,特别是爸爸有案子来的时候,她总是能够通过这听诊器得知一些重要线索!

    可以说,这听诊器可是她捉拿罪犯的大功臣呢!

    莫念念熟练的拿出听诊器直接印在了门上。

    客厅里的谈话便隐约传进了她的耳朵。

    “什么?你要我去京城?不,不行,我不能去京城。”

    邵半梦惊讶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难过和痛苦。

    她当年跟着莫易文离开,家里的父亲一气之下直接跟她断绝了关系。那么多年,她一直都期待着父亲可以原谅自己,可是十八年来,却没有看到自己家人的身影。

    难道,父亲就真的一点都不愿意原谅她吗?这些年来,就连季家……

    邵半梦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的回过神来,叹息着说道。

    “我当年就下定决心,如果父亲不原谅我的话,我就永远都不回去。”

    这终究是她不孝,她怎么还有脸回去见家人?

    看着邵半梦如此模样,季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和莫念念的婚事其实……”

    其实什么?莫念念竖起了耳朵靠近门边,可是声音却断断续续的挺不真切。莫念念心中一堵,这最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听到?这听诊器,要它何用?

    虽然如此,莫念念还是能够从季然的话中察觉一二。她和季然这种莫名其妙的婚事,也许就是她外公对她妈妈的一种妥协吧!

    莫念念不知道她外公是个怎么样的人,对这种从小没有见过,也从来都不在意一下自己母亲的人,莫念念没有丝毫感情。

    如今,她这奇怪的婚事竟然是她外公搞得鬼?简直就是太不把她莫念念放在眼里了!莫念念眼神一冷,表示坚决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第二天,实在是顶不住困意的莫念念躲在邵半梦的房间里面睡的十分舒爽。而邵半梦却早早的醒来为他们准备早餐。

    许是因为从季然的口中得知了很多关于娘家的事情,邵半梦的精神还算不错。

    可是这美好的清晨却被剧烈的敲门声给打破了。

    躺在房间里面的莫念念瞬间睁开眼睛,以飞一般的速度快速的冲了出去,在邵半梦伸出手准备开门的那一刻一把按住了大门。

    “不能开门。”

    “念念,外边是你奶奶和你姐姐,不开门怎么行?”

    邵半梦好笑的看着莫念念,摇了摇头,将她的手给拨开。

    可是莫念念却动也不动,脸色臭臭的说道。“就因为是她们,所以才更加不能开门。她们两个人,简直比监狱里的那些罪犯还难缠。”

    “胡说,谁教你这样说话的?一点礼貌都没有。”

    邵半梦皱起眉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莫念念。

    莫念念顿感无奈,心中郁闷不已。打开就打开,反正自己在这里,难道她们两个还能欺负得了她妈妈吗?

    莫念念松开手,眼睛微眯,十分警觉的看着面前的大门。

    “妈,兰心,你们怎么有空过来?”

    邵半梦打开大门,笑着问道。

    李成凤立马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这里是我儿子的地方,我难道还来不得了吗?”

    “当然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妈,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邵半梦急忙的摇了摇头,让开身子让李成凤和莫兰心走进来。

    扶着李成凤手臂的莫兰心立马说道。“那就是不欢迎我来了。梦姨,我好歹也是爸爸的女儿,你这样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兰心,我不是这个意思。只要你们高兴,就算是在这里住下,我也开心的。”

    邵半梦笑着说道,不想被她误会。

    可是莫念念却受不了了,一把将邵半梦给护在身后,笑着说道。“可不是吗?奶奶,姐姐,我们很欢迎你们来这里的。你们三天两头的来,我看那栋大房子也有些冷清,要不我们一家人干脆一起住的了,这样可不方便着呢!”

    听到这话,李成凤冷哼一声说道。“那栋房子是你爸爸买下来送给兰心的,谁也别想打主意!”

    莫念念更是冷笑连连,这李成凤说瞎话的本事,她可是从小佩服到大的!当初是谁板着一张脸,要求莫易文和邵半梦为莫兰心买下一栋三居室的?

    她爸爸是个孝顺的,母亲也不愿意做为难别人的事情,可是这老太婆却变本加厉,可怜她们一家三口还住在警局配下的警察宿舍!更加让莫念念难受的是,他们一家三口却还要为莫兰心的房子还贷款。